协助斯诺登藏匿 港难民家庭遭斯里兰卡调查

曾协助斯诺登的寻求庇护者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除了右边的凡妮莎·罗德尔(Vanessa Rodel)和女儿外,其他寻求庇护者都是从斯里兰卡来

美国国安局前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因揭发监听计划在2013年逃亡至香港,期间得到多名来自斯里兰卡的寻求庇护者(asylum seeker)的帮助。这几名难民周四(2月23日)召开记者会指,斯里兰卡军方警方去年曾派人到港调查他们,令他们担惊受怕。

其中一名难民Kellapatha Supun Thilina说:“当我听到有隶属(斯里兰卡)刑事侦查处(criminal investigation division)人员在这儿,当我听到他们找我时,我感到惊慌。我不知道我该做些甚么……不知道他们会对我做些甚么事。”

协助这几名难民的大律师田光誉(Robert Tibbo)指,不同消息来源指斯里兰卡刑事侦查处最少曾两次派员到香港进行调查。第一次于11月时发生,第二次则是在圣诞节后发生。

田光誉说,斯里兰卡刑事侦查处第二次主力调查这几名曾协助斯诺登的寻求庇护者的身份、及查找他们的住处等。

身份曝光

“斯里兰卡寻求庇护者群体很小……曾有多名斯里兰卡寻求庇护者在(香港)街头直接被刑事侦查处人员截住。刑事侦查处人员带着文件、相片,及显示身份证明。”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代表寻求庇护者的律师田光誉(Robert Ditto)

田光誉指,曾帮助斯诺登的寻求庇护者当中,去年10月刑事侦查处曾派员调查他们在故乡的家人。

去年9月7月,国际传媒报道这几名寻求庇护者如何帮助斯诺登,这些报道在斯里兰卡亦引起轰动。田光誉认为,这就是斯里兰卡政府在这时机开展调查的原因。

斯里兰卡警方发言人Priyantha Jayakody接受BBC僧伽罗语组查询时说:“我们没有在香港或其他国家进行难民个案的调查……这完全是谎话。”

跨境执法

香港民主党议员涂谨申表示,斯里兰卡警方派员到香港调查,做法不能接受。

“假如任何外国警方或政府官员希望通过合法途径在香港与任何证人会面、或访问任何人,有国际惯例可循。请联络香港特区政府、香港入境处、香港警方、国际刑警组织;我们也有完整的国际协定。”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指,他是被中国大陆人员强行带走

“除香港警方及政府官员,没有其他人可在香港执法。”

过去两年,香港发生过两宗疑似内地人员越境执法的事件:铜锣湾书店事件及富商肖建华失踪事件。田光誉表示担心这几名协助斯诺登的寻求庇护者安全,忧虑他们也有可能会被强行带走。

涂谨申和另一名立法会议员莫乃光说,会通知香港警方。

收留斯诺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斯诺登曾被多名寻求庇护者收留

斯诺登2013年从夏威夷飞到香港。斯诺登离开酒店后,律师安排他与多个难民家庭家中居住。他们大部份来自斯里兰卡,其中一对母女来自菲律宾,全部都留在香港超过10年。

他们两星期轮流收留斯诺登。他们都住在“劏房”,居住环境欠佳。

田光誉指,斯诺登仍非常关心他们,亦知道他们的情况。

斯诺登曾批评香港政府“歧视及打压”寻求庇护者。

寻求庇护者不能在香港工作,他们的生活费只能靠政府提供的人道资助,包括1500元的租金津贴及1200元的食物资助等。

根据政府提供的数据,截至2015年3月,香港共有9700多宗免遣返声请,当中有3%的声请人来自斯里兰卡。

难以安置

田光誉认为,假如申请成功,这几个曾帮助斯诺登的寻求庇护者都难以找到其他国家安置他们。

“美国几乎肯定不会接受这些家庭。其他国家害怕美国亦不会让他们定居。”

莫乃光说:“当斯诺登在香港的时候,他们向斯诺登伸出援手,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对这些家庭有所亏欠。”

“(这些家庭)协助(我们)注意监视、私隐、政府侵犯(权利)的议题。”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