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特朗普上台 中国如何理解“领导力”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更加活跃。

本周,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前往亚洲访问。与此同时,美国媒体报道称,总统特朗普将在下月初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

自特朗普当选后,外界普遍认为中国将会取代美国,在《巴黎气候协议》和全球治理问题上扮演更大的领导力角色。

那么,中国怎么看这一角色的转变?北京又将怎样发挥领导力?中国在全球治理中又在扮演什么角色?特朗普的多变和习近平的强势,会让中美关系出现怎样的变数?

BBC中文近期在北京采访了清华大学公共政策管理学院院长薛澜谈这些话题。他同时兼任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会长、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副会长,和国务院应急管理专家组成员等职。

图片版权 Tsinghua University
Image caption 清华大学公共政策管理学院院长薛澜

BBC中文:特朗普上台后,他明确表示美国要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这让人们关注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领导力角色。但历史上,中国对气候变化也是从持怀疑态度,一些甚至说这是美国遏制中国的手段。这个态度是怎样转变的?

薛澜:这其中有各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是这几年中国的环境问题更加突出,公众对环境问题也更加关心,因此政府对百姓的关切做出了回应。大面积雾霾引发的公众焦虑,对政府的影响很大。

在中国的领导力问题上,东方与西方对"领导力"的理解各有不同。中国目前领导力的发挥方式,和西方的理解也不完全相同。中国在过去这些年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已经在发挥重要和积极的作用。这其中最典型和突出的便是与美国达成的协议。

世界上两大排放大国达成这样的协议,标志性很强,而中国要达到目标也会在经济上有一定的牺牲。但中国认为这是作为一个大国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也是中国需要做的。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上台后,他明确表示美国要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这让人们关注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领导力角色。

这是通过示范来发挥领导力。第二点,中国在推动机制的建立上也十分积极。比如在诸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和联合国框架下的机制建立中,中国的专家也有很多参与。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机制的推动和实施,来更好地减排。

当然我们也要强调,在这个领域,不同国家应当承担不同的责任。本来这些原则发展中国家比较强调,但后来很多国家把这些原则放在一边。不过中国也并没有强迫,而是寻找不同的途径(来达成目标)。

BBC中文:但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上我们也看到,中国当时与发展中国家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中国被推到了台前,又怎样去说服其他发展中国家,让他们履行应对气候变化的责任?

薛澜:对中国来说,最好的说服方法是请他们来看中国的发展过程。中国政府现在花很大的力气,来解决环保的问题。这个投入是巨大的。

我们知道,"先污染后治理"的成本是非常高的。所以中国这样的经验或者教训,或许对发展中国家是最有示范意义的。中国不会通过国际的法律等强制(发展中国家)必须怎么做。这是中国历来反对的。

发挥"领导力"而不成为"领袖"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英文视频:中国去年在杭州举办了G20峰会。

BBC中文:所以中国也不愿意提在气候变化等议题上的“领导力”?

薛澜:关键是看谁定义的"领导力",这是核心。我们认为,中国既然在发挥推动作用,因此已经在发挥"领导力",而且中国也通过设立基金等,做了很多的工作。

换而言之,中国发挥了"领导力"(leadership),而不是在这个议题上通过发号施令成"领袖"(leader)。

BBC中文:从更大的层面上,现在中国学界一直关注"治理"(governance)。如今在特朗普"美国优先"的背景下,中国会在全球治理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薛澜:中国毫无疑问地会在全球治理上扮演更加活跃和积极的角色。首先是对现有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中国想成为改革的推动者,但并不想要颠覆现有的秩序。

目前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二战之后形成的治理格局已经不能适应现实。因此,中国希望推动改革,合理反映当前的现实。

BBC中文:既然中国要对二战后形成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进行改革,那其改革愿景又是什么呢?怎么来描述改革后的这套体系?

薛澜:我觉得在现有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中,我们并没有否定市场的作用,也没有否定大基本框架的需要。但若按照二战之后的原则确定的决策规则(办事),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新的规则应当反映当下。

比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投票权的改革上,若让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扮演相应的角色,那这套规则的变化就会得到反映,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若不改,到某个节点,(一些国家)会另起炉灶,用另一套规则。

中美关系会有跌宕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薛澜认为,中美关系近期会有跌宕。

BBC中文:特朗普上台后给中美关系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比如他曾威胁放弃“一个中国”原则等。您认为中美关系在未来两、三年的走势会怎样?

薛澜:若你看过去,不管是哪一届大选,新总统上台后中美关系肯定会有跌宕。这一次也不例外。而且恰恰是由于之前各界的预测,使得这样的跌宕被推迟了。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说,他虽然一开始说很多的"猛话",但他的政策还是相对比较谨慎的。他原来说的几件事情,没有轻易地去推行。

但这并不能说他完全改变了自己的观点。所以(中美关系)跌宕还是会有的,这个要做好思想准备,中美关系短期一两年内的波动会很正常。

BBC中文:朗普看似十分反对自由贸易,他刚上台就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那中美正在谈判的双边投资协定(BIT)会出现变数吗?

薛澜:我觉得并不是双方原来所有的合作都会被取消,BIT说不定是有机会的。说到底,两国都希望双方共赢。从特朗普的大政来说,BIT对他国内的增加就业等都是好事情,对保护美国在中国的投资也是好事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