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预赛胜韩国提振中国足球士气

贺龙体育中心的中国球迷 图片版权 Xinahua
Image caption 贺龙体育中心在周三成为红色海洋

进军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希望仍然不算大,但是这一场胜利却给全中国球迷带来了多年来最幸福的一夜。

在周三(3月23日)晚上的湖南长沙,凭借前锋于大宝在上半场“回头望月”式的头球破门,马切洛·里皮(Marcello Lippi)带领的球队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A组比赛中以1-0小胜韩国队,取得了他们在这一阶段比赛的首场胜利。

首次全取三分的中国队以六战积5分排在小组第五,距离直接出线的第二名差有5分的差距,而预选赛尚余四轮。

但是击败韩国后,贺龙体育场看台上沸腾的红色海洋以至长沙街头彻夜的歌声都透过电视或者社交媒体平台传向中国各地,它告诉人们,这场比赛的意义超过了理论上保持的进军俄罗斯的希望。

历史性的胜利

贺龙体育场这场以开国元勋命名的球场被视为中国足球队的“福地”——中国男足此前八次在这座球场进行的比赛战绩是四胜四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这是中国队7年来首次战胜韩国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于大宝(下)打破了中国队连续四场比赛的“入球荒”

但是中韩对决是另一回事:周三之前,中国男足在与韩国队的31次交锋中仅赢过一次——那是一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东亚杯四国邀请赛,高洪波率领的球队以3比0击败没有一名留欧国脚上阵的韩国队。

在那之前或之后,中国队对于“太极虎”而言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恐韩症”是多年前由酷爱自我剖析的中国足球媒体从业者创造的名词,用以形容在1980至1990年代牌面实力不输韩国的中国男足在各层面比赛上从未战胜过这个邻近对手的事实。

而韩国人对此似乎并不十分在意。90年代的韩国队主教练许丁茂在回应有关"恐韩症"的提问时,甚至曾劝喻中国媒体,无需“一直盯着我们”,因为在亚洲还有很多有实力的球队。

韩国人没有说错,在之后的多年间,日本、伊朗、沙特以至卡塔尔等亚洲球队均在实力和成绩上压倒中国。而韩国队则连续八次晋身世界杯决赛圈,中国队唯一的世界杯决赛圈经历是在2002年的韩国,当时以三战皆负、一球未进的战绩小组出局;韩国队则一路杀进四强。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韩国队球迷在长沙未能见证球队获胜

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于大宝在第35分钟接应王永珀的左路角球在人缝中将球顶进权淳泰把守的大门后举起双手庆祝,脸上却神色木讷,几秒钟之后才在队友的簇拥下放声呼叫。

“看得出来,在中国男足击败韩国队之后如何庆祝方面,我们真的是严重缺乏经验,”中央电视台的资深媒体人白岩松在赛后为中国媒体撰写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在中国队1(比)0击败韩国队之后,我们的庆祝显得是如此语无伦次和缺乏创意。”

但中国赢下这场比赛的方式并不含糊。中韩足球的实力差距多年来已成既定事实,但在韩国队头号前锋、英超热刺射手孙兴慜停赛,中国队必须全取三分才有出线希望的情况下,在中国队刚刚执教至第二场正式比赛的里皮将原本一直难以磨合成形的球队迅速调节至实战模式。

与以往中国队时常声称“以我为主”却无法组织成有效攻势不一样,中国队在对阵韩国的上半场以三名技术型球员辅助中锋于大宝的攻击阵型屡屡制造机会并成功取得领先。

下半场,里皮则在韩国队开始启动高位压迫的形势下采取防守反击战术,这种并不新鲜的打法被中国队的球员执行得卓有成效。冯潇霆、张琳芃和姜至鹏等人组成的防线守住了池东沅、寄诚庸以及下半时替补上阵的高中锋金信煜的攻势,其中冯潇霆给出亚洲一流中后卫的表现。

门将曾诚成为了本场最佳球员。他在下半场高接低挡扑救了寄诚庸、池东沅等人的攻门,其中第75分钟反应神速扑出奥格斯堡前锋池东沅的近距离头球攻门成为比赛关键。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国队不胜韩国的往绩被媒体称为“恐韩症”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37岁的队长郑智在赛后喜极而泣

韩国队中场球员黄喜灿在下半场将球蓄意踢向倒地的尹鸿博没有受到裁判判罚,但比赛末段的急躁显示了韩国队并不想接受这场失利。

37岁的队长郑智坚持了全场比赛。赛后他披上了国旗向现场球迷致意,现役中国球员当中没有人比他更能体会这场比赛的意义。

萨德?笨蛋,这是足球

政治介入到体育比赛当中并不是一件新鲜事,甚至可以说,体育比赛是和平时代少数几个可以合理奉行国家主义的场合。

中韩并未处于两国关系最好的时候,这场胜利对于中国民众来说无疑是在最好的时机到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当局一直致力将政治隔绝在体育赛事之外

两国之间的关系进入敏感时期,是因为韩国政府决定在美国的帮助下部署"萨德"反弹道导弹防御体系,并声称这是应对朝鲜核问题的必要举措,但这一决定引起北京的强烈不满。中国近期在消费和文化领域对韩国的产品作出了更多的限制。

包括《经济学人》在内的英国媒体在本月较早前曾指中国当局“煽动民众对韩国的敌对情绪”,并引述指“激进”的小报《环球时报》鼓励中国消费者成为“教训韩国的主力”。

但是,在体育领域,民族主义的情绪可能更多来自民间自发:中韩比赛后的第二天,在中国的社会媒体平台新浪微博上,“#韩国部署萨德#”的话题标签一度以超过5亿的阅读量排在前列。

而中国当局则一直致力将政治隔绝在体育之外——政治气氛较为敏感时,在体育比赛等大型活动中发生意外事件的机会可能反而更小。

在2015年底,中国男足与香港足球代表队之间的两场世界杯预选赛同样引发外界对政治敏感性的担忧,但是中国通过购票实名制、加强安检和调动大量安保人员等措施,令比赛得在没有特别事件状况下完成。

在长沙,有报导指中国调派了超过1万名安保人员以确保赛事的安全,而亚足联官方公布的贺龙体育场当晚入场人数为30950人。

赛前,长沙主场所属的湖南体育局向民众发布了“倡议书”,呼吁球迷“文明观赛”和“理性爱国”。

在另一方面,处在职业化上升进程当中的中超联赛也未见有受到中韩政治关系影响的迹象。

16支中超球队当中有四队的主教练是韩国人,并且有10名韩国球员在中超球队效力,包括周三代表韩国队上阵的中后卫张贤秀。

如果说韩国球员在今年的中超联赛吃了亏,可能更多是新赛制的原因:中国足协的新政将中超球队的外援上场人数减少至三名,同时不再设亚洲外援的名额,导致包括韩国球员在内的多名亚洲外援在欧洲和南美顶尖球员加盟的环境下失去了主力位置。

在体育领域的国家主义推动下,球迷的反韩情绪在这场比赛中或许存在,但中韩足球在实力上的差距使得中国球迷在赛前的期望其实不高,而这一场胜利更客观地避免了由此产生负面事件的可能。

里皮已体现名帅价值

如果说国家主义情绪也是这场比赛的关键因素之一,那是因为它可以帮助球员有更好的发挥。

作为一个外籍教练,里皮在赛前说这场比赛是为了“捍卫14亿人的尊严”,与其说他对中国人的民族情愫有感觉,不如说他认为这样的鼓动对赢得比赛有作用。

以维护尊严、敌视对手的心态进行比赛可以带来的作用,甚至不需要研究像若泽·穆里尼奥(Jose Mourinho)等名教练的执教方式。在亚洲区预选赛小组赛阶段,中国香港队两度逼平实力较强的中国队,除了运气之外,港队球员很好地利用了"种族歧视"海报事件所激发的情绪也是原因之一。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里皮曾表示要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中国队球员发挥不佳的原因

带领中国队打进韩日世界杯决赛圈的米卢蒂诺维奇(Bora Milutinovic)至今为中国足球人所津津乐道的其中一个元素就是他对球员比赛心态的调节能力。如今刚刚执教三场比赛(包括友谊赛对冰岛)的里皮也很快体现了世界名帅在这方面的过人之处。

在上任时,里皮曾提到中国球员在国家队一直发挥不出在俱乐部时的水平,而他的第一个任务是"以最短的时间找到当中的原因"。

在对阵卡塔尔、冰岛再到战胜韩国的比赛中,里皮指挥下的中国队已经出现了变化。

"里皮之前为我们灌输了勇敢的概念,"队长郑智在周三的比赛后对电视记者说,“今天我们一直给对方压力,才能获得主动,我们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国队球员在赛后向球迷致意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里皮在赛前说这场比赛是为了“捍卫14亿人的尊严”

另一方面,意大利人在团队团结度和战术执行力方面将中国队这些已经成为职业化既得利益者的球员迅速调节到了"正常"水平,在过去多年处在官僚体制管治下的中国足球领域,能长期有效做到这一点的人非常少见。

里皮上任时,他被认为将会全权主导国家队的管理甚至球员的奖金分配,这是中国足球队历届主帅都未曾有过的待遇。

他同时担任恒大足校顾问,意味着他的团队在未来会更广泛地参与目前中国最大的足球俱乐部的青训建设当中。

这些大动作的举措与中国希望全面改革足球体制的总体计划相一致,而如果这场战胜韩国的比赛能显示一些迹象的话,或许里皮的价值正在开始体现。

中国对里皮的期待比较清楚:在国家队成绩已经跌落谷底而且任内重大赛事不多的情况下,他需要为球队带来进步,同时为中国足球整体改革提供理念和方法,尤其是为青训体系带来良好改变。

周三的晚上,在一场国家队的比赛之后,中国球迷少有地全体不再失望、尖酸和悲观,这已经可以算是里皮上任之初的功劳。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