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选举2017:艺术家抗议“小圏子”选举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直播机:没有票的香港"宣传图片

3月26日,香港选出新特首,1194名选委决定七百万人未来五年的命运。对绝大部份的香港人来说,这个周日与平常周日几乎毫无分别:睡觉、饮茶、看新闻、欢聚天伦──一切与选票无关。一群艺术家在社交媒体发起行动,收集无票市民在选委投票时间的Facebook直播画面片段,抗议“小圈子”选举的荒谬。

“直播机:没有票的香港”由艺术团队“打气小队”发起。成员之一黄宇轩对BBC中文网说,这次抗议行动与一般示威行动形式不同,希望吸引更多香港人参与。“我们3月初已开始讨论希望做点事情,因为(我们)觉得气氛很无力。我们想发起参与门槛低一点的行动,亦希望重新强调小圈子选举(的问题)。”

图片版权 Add Oil Team
Image caption “打气小队”以1194选委人数为创作起点

“打气小队”策划的抗议行动由1194这数字为起点。“用1194除380万选民,只得0.03%的人可以进去投票……我们想把(市民)被排除在外化为映像。”参与行动人士直播时,加上#1194only的标签,团队成员能收集这些片段,他们会再将这些片段集合成一条影片。

五年前的特首选举,在黄宇轩脑中挥之不去。“2012年令我太深刻了。我在场外示威,选举好像只用15分钟就完成。”

雨伞运动后的无力感

香港在2014年经历长达79天的“雨伞运动”后,未能从中央及香港政府争取任何有关政治改革的让步,社会运动陷入低潮。“打气小队”曾在“雨伞运动”期间发起“打气机”,从世界各地收集加油打气的留言,再用投影机投射在政府总部外墙。社会上弥漫的无力感,他们感受尤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雨伞运动”后,香港社会运动沈寂不少

黄宇轩说:“原意是做一些门槛很低、很简单的东西,我们去帮你用一个平台,去合并成一个有力量的、美丽的示威行动。现在大家越来越觉得做甚么也没用,我们想示范你做很少东西,我们有机会做到有意思的影片出来去抗议。”

“雨伞运动”后,香港社会不再认为传统抗议形式──包括联署、集会、游行等──有用、能够带来社会改变,而六四纪念集会、七一游行人数都在下降。黄宇轩说:“在这个环境下,艺术与创意很重要。现行的方法大家都好像不接受……大家似乎都再没有兴趣做一些一成不变的东西,所以我们才想试新东西。”

不再只是旁观者

图片版权 Add Oil Team
Image caption “打气小队”在“雨伞运动”期间,把世界各地的打气讯息投影在政总外墙

黄宇轩说,“参与性艺术”(participatory art)行动有很多不确定性,事前也不能预计有多少人参与、参与者会发回甚么片段,但这正是它有趣的地方。

“我们希望参与者不再只是一名观众,他们有参与其中。他们会记得这个作品,我们也会记得他们的参与。”

社交媒体直播是新兴事物,黄宇轩在筹备过程中也发现不少人从未试过进行直播。选举完结后,“打气小队”一共收集500多条影片,不少参与者也许为行动献上第一次。

选举后重新出发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林郑月娥以777票胜出特首选举

今次特首选举,大部份泛民选委已明言支持前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泛民阵营在特首选举支持建制派候选人是破天荒之举。不少舆论都围绕三名候选人──前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曾俊华及退休法官胡国兴──的优劣,而选举制度本身的缺憾关注不多。 

黄宇轩说无意批评有关候选人的热烈讨论。“(选举)总会有一人胜出,你想何人胜出亦是一种意愿。你除了想某君赢之外,继续强调选举只得很少人参与其实没有矛盾,但现时我们自己(内部)首先在争吵。”

下任特首是谁,今日已经揭盅。“在选举完结后,我们要重拾打仗的状态。我们要想如何争取重启政改、长远而言香港民主化应该怎样走。”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