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709律师案——境外资金 缓刑玄机

李和平是中国知名的维权律师。在2015年"709大抓捕"案中,李和平同北京锋鋭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周世锋、律师王全璋等,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批捕。 图片版权 Badiucao
Image caption 李和平是中国知名的维权律师。在2015年"709大抓捕"案中,李和平同北京锋鋭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周世锋、律师王全璋等,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批捕。

2015年7月开始的对大陆维权律师的抓捕,即709事件,最近又有变化。其中引人关注的律师李和平颠覆国家政权案,天津法院公开宣判,判处李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虽然是公开宣判,但法院以李和平案涉及国家秘密为由,此前进行的是不公开审理。

围绕此案有很多争议。判处缓刑后,当局没有立即放人,而是通知一直在狱外抗争呼吁的李妻,去天津接人团聚,被李妻拒绝,要求先放人回家再说。因为此前发生过同案的其他人被取保释放,但本人和家属被一起隔绝,无法和外界接触发声,公众无从得知当事人被长期羁押期间发生了什么,以及控辩双方的交易情况。

另外关于判决书指控的李和平"利用境外资金,插手炒作热点案件",网上也议论纷纷。有人贴出中国最高法院出版的《刑事审判参考》第101集,上面赫然刊登一文,说最高法院申请到英国外交部的"人权与民主"项目资助,开展两年的"非法证据排除制度"研究,并于2013年、2014年两次组织法官访问团去英国考察,发布报告。

利用境外资金从事法律研究和活动,在过去30年的司法实践中已是常态。从最高法院申请的英国资助项目,到美国福特基金在全国许多高校的运作,看不出李和平同瑞慈基金合作推动反酷刑与前述行为有何区别,违反了哪条法律规定。更有意思的是,有律师指出曾在辽源市公安局办案时,在大厅展示牌发现该局竟然也与瑞慈基金合作过,项目就是反酷刑。

此案最大的争议还在最后判决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李和平已被羁押近两年,再有一年多,就满3年刑期。现在虽被释放,但还有四年的缓刑考验,随时可能以违规收监。此前另一案的著名律师浦志强,也是在罪名一再变更后,最后以煽动民族仇恨、寻衅滋事罪被判处3年刑期,缓刑3年。当时他已经被羁押近两年。

这些缓刑说他们无罪吧,不可能,已被羁押很长时间,如果无罪释放,涉及到警方的责任、申请赔偿等,很麻烦。重判吧,有难度,要依法条,有证据,应对舆论压力。最后判缓刑释放,还是有罪,已经坐的牢有效,但现在人出来了,以后态度好,不对抗,也不再执行。

这是带有政治影响的案子,其他纯粹的刑事案、经济案,当事人在被长期羁押后,既不容许取保候审,也不无罪释放,就是判处缓刑后再放人,让你没法申诉追责。比如著名的天津街头摆气球射击摊的大妈,长期羁押后,一审被以非法持枪判刑3年半。惊动舆论后,二审维持有罪,但改判刑3年、缓刑3年,当庭释放。

缓刑的目的在于:一是确定被告人有罪;二是基于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社会危害程度并考虑特别预防之目的,有条件地不执行刑罚。但在司法实践中,缓刑制度已被出于各种目的而滥用,存在许多问题。比如:判决前长期的强制羁押,成为控方摧毁辩方和家属意志的有力武器;将缓刑作为诉辩交易放人筹码的做法,严重侵害了司法的公平公正;缓刑掩盖了案件存在的事实和证据瑕疵,模糊有罪与无罪的界限;以缓刑放人做诱惑,迫使被告认罪、态度好、不上诉,被迫丧失理应享有的辩护权。

缓刑的立法出发点是好的,是司法宽严并重,既体现法律威严,又对罪行较轻、危害不大的嫌疑人的一种惩戒与悔改机制。但在中国先行羁押的现状下,缓刑制度却释放出巨大的破坏力,侵蚀着诉讼法确立的辩护权、平等对抗和司法公平原则,维护着司法机关彼此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共同利益。许多缓刑后面,都玄机重重。对此上海执业律师洪流撰文,认为缓刑更像是一块五彩斑斓的遮羞布,将一些法庭上见不得人的东西漂亮地掩盖起来。

(注:上述文章不代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立场和观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