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凈瑜:国际求援是我唯一的寻夫正途

李凈瑜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李凈瑜的丈夫李明哲赴中国广东音讯全无,中方声称他"危及国家安全"遭调查。

台湾非政府组织(NGO)员工李明哲失踪超过40天,至今音讯全无。太太李凈瑜无法前往北京寻夫,但仍坚定"循正道"求援救夫。

4月底某日,我在新北市的办公室见到一身黑衣的李凈瑜,他的丈夫李明哲,3月19日赴中国广州后随即下落不明,至今音讯全无,中国官方称李明哲"涉及国家安危",正在调查中。

4月10日,李凈瑜一度准备从台北出发前往北京时,临时被通知台胞证遭到取消,前往北京寻夫的计划因而中断。我先问到,在此之后至今,状况有什么变化时,李凈瑜苦笑回答:"我所知道的跟你们都是同步的"。

而在日前的国台办记者会上,发言人马晓光对于李明哲的近况依旧简单响应"状况良好、健康无虞,全案调查中"。对此,李凈瑜则说,在见到李明哲本人前,她是不会相信任何说辞。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李凈瑜向BBC中文网展示的史料中,当时外媒的一举一动都被台湾当局纪录。

李凈瑜也表示,李明哲一直都有高血压的问题,常常会飙到200,他也无法想象李明哲在被拘押期间受到了什么审问。研究白色恐怖的李凈瑜,深知"非人道逼供"的可怕,过去曾是她研究的专业,如今,却成了可能在她面前发生的事。

"热血"李明哲

李明哲与李凈瑜相识于大学时期,两人是学长学妹关系。李凈瑜形容丈夫李明哲,是个热血而急公好义的人,喜好历史与思维辩论,"其实他人真的蛮吵的,而我都是埋首在我的数据文件中",李凈瑜边回忆边苦笑。

对于中国大陆的认识,李凈瑜自认了解不及丈夫,原因在于李明哲的背景。李明哲是台湾社会定义的"外省第二代",父亲来自安徽、母亲来自山东,从小李明哲就在"国民党教育与大中华思维下"成长。

然而,进入大学后的李明哲,受到自由思潮启发,也开始去探索更多历史的不同方面,甚至因此跟家庭曾有过政治倾向上的不同。

李凈瑜形容李明哲,是个喜欢对历史角度有不同诠释的人,好比"新清史"等,去论证袁世凯、汪精卫等人在历史上的不同定位。

近几年来,李明哲先透过QQ软件,与中国大陆当地的人结交朋友,大部分都是当地对国家充满热情的人士。李明哲透过微信等软件,去回答许多人的疑问,包括何谓台湾"转型正义",以及民主化的脚步等。

也因为父母来自中国大陆,李明哲自然也会关心中国大陆的民运发展,起初李凈瑜没特别研究。她说,直到李明哲失踪后,她去看丈夫的计算机数据,才发现中国人权其实很"恶化"。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李凈瑜拿出一份在李明哲计算机中看到的"公益基金管理制度",表示他丈夫曾对此有些许帮忙。

施明德的影响

夫妻两人大学毕业后,也在民权运动上成为同路人,李凈瑜2002年进入民权运动人士施明德的办公室,协助研究白色恐怖史料,李明哲则进入民进党工作。

2006年,当施明德发起罢免民进党陈水扁总统"倒扁运动",夫妻俩意外成为"对敌"。李凈瑜说,我还记得我们当天上班"分开行动",结束后他骑脚踏车去景福门(倒扁活动现场)接我的样子。

施明德本人也给了李凈瑜很大影响。1979年时,美丽岛杂志社在高雄中正路举办"世界人权纪念日演讲"时,遭到当时的警备总司令部强力镇压,随后施明德、姚嘉文、陈菊等14人被依"涉嫌叛乱"逮捕。

当时在国际媒体的强力声援下,国民党政府最后决定将审判公开用电视直播,李凈瑜表示,这场审判让政治犯能跟台湾社会说明自己的理念,无疑是台湾历史上的"政治大课",也造就台湾往后成为民主生命厚度、与舆论丰沛的国家。

李凈瑜跟我展示当时史料,当时国民党政府的监控缜密,只要外国媒体在台湾用电报发稿,不论时间、哪间饭店、咖啡厅,还有收件地点,当时全被巨细靡遗记录、中午发稿、下午国民党政府就立刻翻译成中文送交军事单位审查。

也因此,诉诸国际舆论,希望国际媒体与学者重视李明哲案件,成为最后李凈瑜推断出来的"经验法则"。

我问李凈瑜,就印象来说,中国大陆政府因为外国媒体声援而放人的例子似乎不多时,李凈瑜叹了口气说:"如果我们对我们所怀抱的人权价值理想,都是用悲观作为出发点,那我们是无法成就任何事情的"。

李净瑜解释,台湾过去有过白色恐怖,世界上很多国家有过极权统治。极权统治就是要人民害怕,不敢去触碰红线,最后遇到不公也默不作声。但只要用正道营救,持续保持乐观,就不会灰心。她说,这不是营救李明哲"个体",在此同时有更多人权工作者也在奋斗,我们要让他们知道,他们都不是孤单的。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李明哲是从澳门入境广东珠海后失踪。

公益基金触怒?

李凈瑜跟我表示,他们夫妻俩平时有定期寄书,变卖捐助"公益基金"给中国大陆其他受到当局调查而至今下落不明人士的家属。而中国大陆各地都有这样的公益基金制度,这也是她最近才从李明哲计算机翻出来后才知道的。

李凈瑜表示,他跟丈夫李明哲会定期买一些书,寄给希望理解台湾局势的大陆人,多半是散文集,或是一些不同史观的书籍。在当地的志工收到书后,会拿去转卖,转卖的钱就捐助给当地维权人士的家属接济生活用。

李凈瑜说:"这只是我跟我先生的棉薄之力,因为很多人被冠上所谓的异议分子就此被打压",但现在她更难想象,连她先生台湾人都被扣押了,那其他的中国大陆志工们是否会遭遇到更严重后果?

这些默默支持维权人士家属的人,才是他们夫妻认为没有被关注的一群,他们不像是陈光诚、不是刘晓波,有这么多人声援,他们也许只是关心拆迁不公、地方环境受污染等小议题,但是就被不明原因"处理掉"

李凈瑜说:"我们只是NGO团体的小小分子,实践我们信仰的价值,杯水车薪地想替许多中国苦难人士提供协助。我问到,妳现在讲述的这些公益基金制度,是否会被中方认为是犯罪,甚至他们抓是一群"不只妳丈夫一人"?

李凈瑜则坚定回答,这样的制度中国各地都有上千个,而且在任何一个角落,帮助人都不是罪。她说:"中国迄今就是不给我一个答案,只说危害国家安全,但无论是何事,或是这样的人道支持,它都不应该成为李明哲被失踪的罪名"。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李凈瑜表示,她不会接受两岸掮客私下交易将人带回来,换作是李明哲也不会接受。

不接受私下妥协

之前,也有所谓的"两岸掮客"李俊敏,拿着所谓李明哲的信件来给他。李凈瑜描述,当时李俊敏不断打给她,但是她平常不接陌生来电,直到后来接到李俊敏的讯息,并提及她婆婆的名字下,让她选择跟李俊敏单独见面。

然而,李俊敏一见面,就拿出一封李明哲信件。李凈瑜拆开后,看见那是李明哲字迹,但内容"跟马晓光说的一模一样,"我人很好、健康无虞、配合当局接受调查"。从事白色恐怖研究的李凈瑜,一看就知道是假的,"那里面没有跟我先生的任何一丝私人连结",她说。

李凈瑜回忆起当下的震撼时说,为何这位李俊敏只说他是"台湾立委赖士葆的助理",然后他就可以拿着代表中国官方,拿着信件跑来跟我说"如果你怎样、你先生就不会怎么样",她回忆起当下只觉得"很离谱"。

叹了一口气,李凈瑜说,她知道台湾身为小国的困难以及两岸的困境,但是这样的状态跟选择是完全扭曲了。就算李明哲最后被"私了"平安回来,中方还是会给他随便安个罪名,然后被部分媒体指责"犯罪了才会被抓"。

讲道激动处,李凈瑜眼泛泪光说:"台湾的沟通机制停摆,任由一个中国掮客,拿着中国官方信件给我,叫我不要去北京。如果我接受李俊敏条件,那我置台湾人尊严于何顾,我置人道价值于何顾?"

她也反对部分媒体喜欢称她"非典型家属",她说她只是知道李明哲要的是什么,认为现在这样做才是符合丈夫的思维。假弱她贪图丈夫安危,一时软弱,那她也不配成为"李明哲太太",说到这里李凈瑜情绪激动。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对于救人的难度,李凈瑜表示,如果都是用悲观做出发点,那就无法成就任何的事情。

乐观相信转折

李凈瑜跟我说,她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当然也会陷入情绪,甚至胡思乱想,但是她依然相信乐观地持续走正道营救,才是唯一的方法。

当我问到,会不会觉得"救人"跟"尊严"都要顾到是很困难的事时,李凈瑜叹了口气说:"亲爱的,我知道很多人都想问这问题"。

她还是重复:"如果我们对于我们所怀抱的人权价值,都是用悲观做出发点,那我们都无法成就任何的事情了,我们当然知道这是危险的,但是人权工作都是开始于没有希望的地方,却被终止在最危险的地方"。

李凈瑜也希望台湾政府,虽然有两岸停顿的难处,但或许可以经由第三国交涉等方法,去侧面协助。

而李凈瑜在关键时刻的理性与冷静,也让她在下决定时更客观,让她至今没有被许多片面意见左右。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