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一带一路”塑造未来国际权力与财富分配模式

习近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美国政治学家托马斯·劳尔森(Thomas D.Lairson)和大卫·斯基德莫尔(David Skidmore)在他们合著的一本政治经济学著作中非常明确地指出,国际政治的本质是寻求权力与财富的斗争。尽管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给人类社会带来了诸多好处,例如自由开放的市场、高效的资源配置、快速的技术扩散等,大大提高了人类生活水平,但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在这场席卷全球每一个角落的历史进程中,各个国家和民族的获益并不均衡,既有发达国家进一步固化了它们在权力和财富领域的结构性优势。

所以,近代以来,尽管绝大多数国家纵向相比都获得了某种程度的发展,但横向来看真正从欠发达国地位成功跻身发达国家行列的案例并不多。

中国政府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形式上是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民族搭建一个合作共赢的平台,但本质上是提出一种新的发展路径,推动现有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向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

中国改革开放近四十年,已经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就,但距离成为一个发达国家依然有很大差距。如果继续沿着现有的模式前进,很难再获得真正的发展,只不过是在数量上的简单增加。事实上,全世界都几乎面临类似的挑战,经济增长乏力、贫富分化严重、社会动荡加剧等。正如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所指出的,"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针对这些挑战,中国的回应是从历史中汲取智慧并寻找答案,"一带一路"倡议应运而生。

伟大的倡议能够成功不仅在于道德上的优势,更重要的是现实可行性。"一带一路"倡议的沿线国家多是地缘政治上的高风险国家,这也是长期以来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进程之所以差别对待的原因之一,同样也是部分西方国家诟病"一带一路"倡议最主要的理由。但是,一味规避风险无疑还将继续原有的全球化路径,进一步固化"核心"与"边缘"之间的金字塔结构。所以,"一带一路"建设必须迎着风险而上,这是传统权力逻辑的诉求,也是今天财富逻辑的诉求。

Image caption "一带一路"基于古丝绸之路而设计,希望推进中国经济走向世界。

技术进步已经为经济发展模式的革命性突破奠定了基础。这种新的发展模式正在颠覆传统的"经济交换"观念,越来越多地以提供"低于成本"乃至"免费"商品和服务为特征。例如华为公司在国外铺设光缆和建设基站看重的并不是商品本身的盈利,而是标准和后续的服务。同样道理,近年来中国很多城市出现的各种颜色的便民共享单车,其使用费用也接近于零。用户在使用商品和服务的同时,积累起天文数字般的数据,一个个个体衣食住行等生活轨迹和消费习惯的数据积累,成为智能精准广告和金融服务的基础,甚至能够真实反映某个地区乃至国家经济运行情况。这些数据所蕴含的知识和金融财富远远超过商品和服务本身的成本。不断扩展、全面交互的物联网,为新技术应用提供了几乎无限的消费潜力。在这一轮技术革命中,掌握标准和数据才是创造财富的关键,而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交换。

所以,"一带一路"建设不是简单地输出落后产能——这在当今"非殖民化"的时代事实上也根本不可能做到,更不是"赔本卖吆喝"当国际慈善家。

相反,"一带一路"倡议有着最为先进与新颖的商业逻辑。这种商业逻辑不再是单纯的资本输出和商品交换,而是依托基础设施建设为快速蓬勃发展的新型经济奠定基础,打破地缘政治上高风险国家中普遍存在的贫穷与动荡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如果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比作一个支点,那么中国千亿资本的投入将吸引整合更多的国际资本,以杠杆的形式撬动广大被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进程所遗忘和忽视的市场,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动力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打造更加扁平与民主的全球权力与财富分配结构。因此,"一带一路"建设意味着未来数万亿美元甚至更多的商业前景。在这一过程中,零和博弈将让位于合作共赢,各方都能够分享经济繁荣所带来的福利。

所以,习近平所强调的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并不是简单的道德导向,而是现代商业逻辑的本质要求。"一带一路"是推动这一伟大变革的原动力。那么,对此还有什么疑虑呢?目前亚投行已经有77个正式成员国,包括多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例如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美国新政府也一改上届政府拒绝参与的态度,对此次"一带一路"峰会派出了由总统特别助理、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波廷杰率领的高级别代表团。我们有理由相信,"一带一路"建设必将成为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和文明之路,造福世界,造福人民。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因为它充满了各种希望和可能。

(注:上述文章不代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立场和观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