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金融发展机遇

中国经济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具体到"一带一路"建设的落地,钱从哪里来?钱该怎样用?投资是否安全?这些问题很自然地映入人们脑海中。毫无疑问,"一带一路"建设十分依赖金融支持,但"一带一路"建设对于金融本身又意味着什么呢?这其中蕴含的机遇不应被忽视。

"一带一路"倡议所涵盖的65个国家主要以发展中国家为主。经济发展水平有限,且发展程度参差不齐。投资者所面临的安全性和盈利性问题突出,如国家风险、法律风险、宗教和文化冲突带来的安全隐患。同时,区域内大量的市场仍处于培育阶段,投资是否具有持续盈利能力等问题不容回避。

困难并不在暗处,中国敢于提出"一带一路"建设的倡议,体现出面对全球"再平衡"的中国智慧。近三年来的实践也表明,"一带一路"建设已经显示出多元共享、发展导向、基建先行和包容发展的四个鲜明特点。这些特点符合历史潮流的发展,意味着倡议能够避免颠覆性的系统性风险,同时,说明这一进程蕴含的历史机遇远大于挑战。

"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金融参与,可从四个方面来看:夯实金融基础设施、开发性金融有力支持、传统商业金融的扩展以及数字普惠金融的深度辐射。从实践来看,金融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既是对这一战略的支持,更是金融业自身发展的历史机遇。

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是记录、清算、结算货币交易和其他金融交易的一系列安排。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建设主要集中于支付基础设施的发展。支付基础设施的发展是不断提高效率、降低风险、进而降低货币交易成本的过程。"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支付基础设施建设,是开发性金融机构、商业银行、企业"走出去"的前提和基础。

截至2016年末,中国已与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多个国家央行签署了一般贸易本币结算协定,与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家央行签订了边贸本币结算协定。截至2016年6月30日,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已拓展到20个,其中7个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人民币跨境贸易和投资使用加速拓展,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超过2.63万亿元。中国人民银行与其他央行货币合作深化,截至2016年8月15日,人民银行已经和境外35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或者其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其中21个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总额度已超过了3.12万亿。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也已经陆续实现了11种货币的直接交易。搭建"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人民币金融基础设施,就是修建金融高速公路,为区域内国家获得更多的金融服务提供基础性条件。

开发性金融助力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宝贵经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亦可大展拳脚。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开发性金融对于关键项目的落地发挥着重要的支撑作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到2016年底,国家开发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累积发放超过1600亿美元,余额超过1100亿美元,占全行国际业务余额的30%以上。2014年至2016年末,中国进出口银行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项目近70个,带动了300多亿美元的投资,其中超过70%集中在公路、铁路、机场、水运等交通领域。并且这两家金融机构都通过设立多个双边或多边合作基金的模式参与相关项目投资。

除开发性银行机构外,专项基金和多边金融机构也是开发性金融的重要提供方。丝路基金、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2015和2016年两年的投资项目合计27个。其中基础设施项目数占比超85%,已投项目主要集中在清洁能源、交通、输电线路等基础设施领域。根据目前已签订的谅解备忘录,这三大机构未来投资领域仍将以清洁能源、道路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为主。

中国内地商业银行也从三个方面积极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

一是加快开设分支机构,优化海外机构布局。截至2016年末,约22家中资银行开设了1353家海外分支机构,覆盖全球63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一级机构达229家。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共9家中资银行在26个国家设立了62家一级分支机构,比2015年增加了3家分支机构,银行"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

二是创新服务、制度和管理机制,拓展业务范围和低成本资金来源。商业银行通过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跨境基础设施投资以及跨境投行业务来积极拓宽整体跨境业务水平。2016年,仅中国工商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放贷款规模达235亿美元,同比增长35.8%。

三是加强双边及多边合作,防范跨境业务风险。通过项目融资业务合作、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与政府合作等方式寻求利益共享,分散风险。

Image caption "一带一路"基于古丝绸之路而设计,希望推进中国经济走向世界。

传统金融视角之外的另一片新天地,是移动互联时代数字普惠金融的浪潮。金融科技的发展,令金融中介的支付中介、信用中介、规模经济和缓解信息不对称等功能受到极大冲击。移动互联在中国的迅速发展,让中国在金融科技领域具有十分明显的后发优势。中国也因此出现了一批突出的世界级新技术企业。这些企业与中国的发展相辅相成,使得中国逐渐具备了向周边国家、乃至全球输出技术及软实力的能力。

比如,蚂蚁金服以数字技术为驱动力,不仅解决金融服务的"毛细血管"问题,提高融资效率和贷款可获得性,还提高了低收入居民家庭财产收入,并形成了对传统征信体系的有效补充,让消费者权益通过商业模式得到充分保障,构建出基于信用体系的数字普惠金融生态。

在不断的探索实践中,我国数字普惠金融的生态日趋成熟,并形成了可资借鉴和复制的模式。与此同时,相关互联网企业也积累起了足够强大的、可供输出的技术能力。凭借这些技术能力,可以将中国数字普惠金融的成功经验在"一带一路"的国家中进行推广,带动这些地区的经济增长,有效地改善民生福利,真正实现共建、共享。

上述金融实践表明,金融支持对于"一带一路"建设不仅是贡献,也是金融业自身发展的重大机遇。但面对机遇,中国还需清醒认识到,只有管理好风险的机遇才是真正的机遇。这给中国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参与主体的激励约束机制必须相容,参与者必须是真正的市场主体,要按市场规律来办事;在推进金融走出去时,必须注重行动和能力的匹配,允许适当超前,但必须注重金融出海的步调与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及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之间基本协调;金融"出海"的根基依旧在中国,金融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离不开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的"一带一路"建设同样也会对中国金融改革形成更大的推动力。

(注:上述文章不代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立场和观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