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中国“软实力”与西方“换位思考”

航拍中国在美济礁填海(资料图片)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国为了加强自己的主权申索,已经在南海扩大岛礁,修建人工岛,并且在人工岛上修建军用飞机跑道和其他建筑。

中国试图干预澳大利亚政治,以及中国扩大了对美国盟国影响的话题受到西方媒体关注。澳洲媒体费尔法克斯和时事节目"四角"发表调查报导说,澳洲情报部门官员认为,中国是对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务进行渗透最多的国家。

美国前情报官员,澳洲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做访问教授的克拉珀接受澳洲广播公司采访时把中共在澳洲的做法同俄罗斯试图干预美国政治相提并论,并说美国和澳洲的政治制度基础可能面临威胁。

澳洲昆士兰大学政治系教授邱垂亮说,中共不认同澳洲的自由民主国家制度,还想取代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因此用各种力量来影响澳洲的政界、商界、学术界等各个阶层。

不过伦敦国王大学的亚太专家凯利·布朗教授则认为澳洲对于中国担忧看法背后的原因很复杂。他说,多年来一直有中国在澳洲政界和学界施加影响的传闻,特别是自2010年后中国成了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后,更助长这种看法。

布朗教授说,澳洲是个白人为主,由欧洲人在亚太地区建立的民族国家,因此澳洲本土一直存在某种对外的恐惧。但也不排除澳洲对中国的担忧背后有新的特别的情况。

他认为,虽然不能说最近关于中国在澳洲影响的报道是捕风捉影,但在更广的范围看,澳洲对于自己的国家认同及其作用感到不安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即澳洲的政治价值和政治制度和周边地区截然不同,而周边地区和国家最近又成为澳洲投资,贸易,移民和留学生的来源。

布朗还指出特朗普上台为美国政治带来了分裂,而美国又是澳洲最大的安全伙伴。美国更国际化的自由派和本土化的保守派的分裂,也令澳洲感到了更多的不确定。而对澳洲来说,在距离上更近的中国加剧了澳洲的地理上的孤立感和脆弱感。

对美盟友的影响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对于中国的军事和政治威胁的看法的背后是中国经济、军事高速崛起(图为中国自己制造的航空母舰船体下水)

澳大利亚的"时代报"在系列报道中国实力增长和软实力时说,中共正进行秘密活动影响澳大利亚。报道说,美国的注意力正集中在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的指称,中国在海外扩大影响力也应该引起美国的关注。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扩大,中国外交在西方国家眼中也显得越来越咄咄逼人。美国决策者也越来越担心中国扩大了对美国的传统盟友的影响力。

特别是最近韩国总统决定中止部署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萨德"的时候,中国影响力就特别受到了关注。美国和韩国官员近年来虽然已经就部署防御朝鲜导弹的"萨德"达成了协议,但中国担心萨德会削弱中国的核威慑能力,因此要求立即停止部署萨德,并且动用经济手段对韩国施加压力。

面对来自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压力,韩国作出了屈服,新总统文在寅下令中止部署"萨德",并且表示有必要对部属"萨德"进行环境评估。

文在寅的决定引起美国担心。美国国会参院少数党党鞭迪克•杜宾说他担心文在寅似乎认为同中国合作对付朝鲜比同美国合作更可靠。在美国看来,如果文在寅认为在对付韩国最大的威胁朝鲜的过程中,中国成了韩国更可靠的伙伴,那么韩国就偏离了传统的韩美合作关系。

除了文在寅,美国决策者还对亚太地区其他领导人感到不放心。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去年好几个月都在谴责奥巴马政府,呼吁同美国"切割"。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泰德·约赫说,"中国将变得强势,中国想让其他国家听从中国",他同意杜宾的看法,即韩国新总统试图取悦中国。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持这种观点。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议员梅多斯说,他认为中国在上述两个地区扩大影响并没有抵消美国的作用,他对迪克•杜宾的世界末日式的分析感到怀疑。

中国实力增长

墨尔本莫纳什大学的台湾问题专家布鲁斯•雅各布斯认为,中国试图影响国外政治不仅限于澳洲。他举例说中国驻智利大使试图影响在智利大学的孔子学院,要他们支持中国的官方政策。另外在美国中国通过特朗普的女婿和顾问库什纳发展关系,试图影响美国政治。

大量西方报道关注中国在亚太的扩展态势,许多观察家认为中国对韩国和菲律宾的影响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有深远影响。中国战斗机去年数百次进入日本控制的空域,试图加强对东海的控制。如果中国在东海和南海有争议水域实施控制,那么就会遏制世界上最重要的航道,并控制重要的水下油气资源。

对于中国的军事和政治威胁的看法的背后是中国经济、军事高速崛起,以及关于中国网络间谍活动以及在东海和南海有争议海域加强控制的报道。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如果中国在东海和南海有争议水域实施控制,那么就会遏制世界上最重要的航道,并控制重要的水下油气资源(中国新型潜艇在南海)

中国专家认为西方的"中国威胁""中国恐惧"的舆论背后的目的是孤立中国、遏制中国。同时也有专家认为,中国经济实力扩大的同时,不能过急、过激地进行战略调整,否则会令西方国家和中国周边国家感到不安,造成负面影响。

也有人检讨认为中国在发展过程中文宣和传播攻势乏力,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缺乏应有的话语权。

伦敦国王大学的布朗教授对于中国威胁提出了某种"换位思考"的说法。他说澳洲必须要面对中国影响扩大的现实,不可能回避这个问题。他说其实中国在同美国打交道的时候也遇到同样的两难处境。

他认为中国实力在增长,同时中国也意识到自身的重要性。中国对澳洲大量投资,成为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些不可避免地要附带某些政治代价。毕竟不能期望中国执行完全利他主义的政策,因此也不能期望中国在投资和贸易过程中完全不施加某些影响。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