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处女膜重建手术在突尼斯蓬勃发展?

People sit on a bench facing the sea in Hammamet 图片版权 AFP

在突尼斯,女性被期待在结婚时仍是处女之身,这使得处女膜重建手术生意蒸蒸日上。

化名雅斯曼(Yasmine)的女子看起来很紧张。她一边咬指甲,一边不停地检查自己的手机。

“我认为这是种欺骗,我真的很担心,”她说。

我们在突尼斯一间私人诊所五楼的妇科,在粉红色的等候室里,其他女人耐心地等候看诊。

雅斯曼暗示我她将做处女膜重建手术,这是一个简短的手术,号称可以经由手术回复成处女状态。

她的婚礼预计在两个月后举行,现年28岁的她担心丈夫会发现她不是处女。

她来诊所试图扭转过去,但她仍担心在未来某一个时刻真相会被知道。

“我可能会在某一天与丈夫的谈话中无意间背叛自己,或是我的丈夫可能会……产生怀疑。”她说。

压力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突尼斯女性处在不同的压力之下

当地新闻报道,有些年轻女子在结婚之后很快就离婚,因为她们的丈夫怀疑她们不是处女。

雅斯曼出生在一个开明的家庭,并且有几年的时间居住在国外。她担心她的未婚夫在知道她过去的性史之后会取消婚礼。

“我曾经和一个男子有过一段,在那时候,我想象不到这会为我在社会中带来多大的压力以及后果。”

“所以现在我很害怕,如果向我未婚夫坦白,我很确定我们就结不成婚了。”

雅斯曼将付大约400美元做手术,手术约30分钟。她从几个月前开始存钱,家人和丈夫都不知道。

为雅斯曼做手术的是一名妇科医生,化名雷契(Rachid)。他平均一周会做两次处女模重建手术。

雷契表示,他的病人来做手术的原因,99%是因为害怕如果不是处女,会使她们的家族蒙羞。

许多像雅斯曼的女子寻找方法来掩饰自己不是处女。

但处女膜可能因为其他理由破裂,像是使用棉条,所以一些女人会担心被错误指控有婚前性行为。

“妇科医生做处女膜重建手术,这没什么特别的,”雷契说。“但在这里,有一些医生拒绝做这种手术,我个人会做,因为我不同意人们将处女认为是一件神圣的事。”

“这真的很让我恼火,这是用宗教原因来掩饰的男性主宰社会的观念。我会发动一场战争全力以赴对抗它”

“虚伪”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妇科医生雷契认为,突尼斯是个男性主宰的社会

突尼斯被视为北非女权运动的领袖,但宗教和传统仍规定年轻女性要在结婚之前保持处女。

突尼斯法律也有规定,在发现女方不是处女的情况下可以离婚。

社会学家沙米亚‧艾洛米(Samia Elloumi)说:“突尼斯社会是个公开的社会,我们变得越来越虚伪。”

“社会上有一种保守主义在主宰,我们很难去评断它,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现代社会。但当谈到女人的性和自由,现代性少之又少。”

在一所大学内,我遇到了西克罕(Hichem)。29岁的他是学生,将在明年结婚。我问他是否在意他的未婚妻是不是处女。

“对我来说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他说。

“如果我在婚礼之后发现她不是处女,我将不会再相信她。我会将之视为背叛。我不相信处女膜重建手术,我不相信它会有用。”

坐在他旁边的是另一名学生罗德汉姆(Radhouam),他说突尼斯的传统对女人太严厉了。

“对我来说,这完全是虚假的。年轻男人可以在婚前有性行为,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责备同样这么做的年轻女人?”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