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 有何不同? 有何期待?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首次在美国佛州会面后,双方宣布建立"外交安全对话" 、"全面经济对话" 、"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等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

中美首轮外交安全对话(U.S.-China Diplomatic and Security Dialogue, D&SD)将于当地时间6月21日在美国首府华盛顿特区举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将在国务院接待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和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展开一整天的工作对谈。

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华府首度接待两位高级别中国外交与国防官员。

"中美外交安全对话" 是什么?

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介绍,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首次在美国佛州会面后,双方宣布建立"外交安全对话" 、"全面经济对话" 、"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等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希望延续首次"特习会"的积极势头,加深中美两国沟通。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今年4月,特朗普和习近平及双方官员在佛罗里达度假地海湖庄园(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进行了面对面会谈。

"外交安全对话"首先在华府展开,其他三个对话小组则将在接下来几个月进行。

奥巴马时代曾从2009开始,进行过八轮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China-U.S.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简称S&ED),每年轮流在北京或华盛顿举行,"对话"通常为期三天。

董云裳说,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范围较广、涉及更多部门、更多会议,但逐渐被过多的仪式阻碍对话的深度,因次特朗普政府改以外交安全对话模式,希望"提高对话质量"、缩小每次对话试图解决问题的数量、并获得中国关键决策者的参与。

"中美外交安全对话" 谈什么?

美国国务院在外交安全对话开始前两天的记者会反复强调,此次与中方对话的"最高要务"是"朝鲜问题"。

董云裳说,此次对话希望与中方确认在针对朝鲜核导弹威胁的共同合作方式、全面落实各项联合国安理会的对朝制裁、并且敦促中国发挥其作为朝鲜最大的贸易伙伴的杠杆作用,与世界一起对平壤施压,促使朝鲜放弃发展弹道导弹与核子项目,返回谈判桌。

董云裳表示,不会期望两国能透过一次对话解决所有分歧,但希望为美国人民达到一些建设成果。"如果我们没有感受到(中国在朝鲜问题合作的意愿),会让人不禁怀疑中国是否希望与美国发展建设性及积极的关系"

除了朝鲜议题,中美双方还会针对南海、海洋问题、合作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强化两国军事互信等进行交流。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每次中美对话都有设定好的议程与官方希望聚焦的重点,但往往因为各种时事热点议题抢了版面。

在美国国防部主管亚太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办公室担任资深顾问的海戴维20日也强调,亚太地区最迫切且危险的威胁是朝鲜,美国防部长也认为在朝鲜半岛无核化议题上,中美有共同利益,希望透过此次对话缩小两国在国防议题上分歧,强化中美军事稳定关系。

对话的各种可能"意外"焦点?

尽管每次中美对话都有设定好的议程与官方希望聚焦的重点,但往往因为各种时事热点议题抢了版面。

在外交安全对话开始的前两天晚上,在朝鲜旅游时被捕、刚回到俄亥俄州不到一周的22岁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死亡,让外界更加担忧另外3名仍被朝鲜拘留的美国公民安危。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2016年3月,瓦姆比尔被判因颠覆国家罪入狱15年。去年年初,他在朝鲜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声泪俱下地承认自己试图偷窃酒店内的一幅宣传标语。

多次被问及这些困在朝鲜的美国人质问题是否会纳入中美对话内容?如何期待中国在其中发挥作用?美国国务院似乎不希望外界将此视为与中国的"交易"链接。董云裳仅语带保留说,她不该臆测中国的干预是否让结果有所不同,朝鲜人质事件也不是外交安全对话的关键问题。

此外,在巴拿马与中华民国断交、与中国建交之后,两岸的紧张情势及台湾问题也预料成为中美对话主题之一。

董云裳说,就像每一次和中国代表团讨论一样,她预期,中方将提出有关台湾的主题,美方将清楚表达"反对任何一方改变现状",强调美方期望见到两岸双方能继续沟通对话,以避免任何升高紧张的举动,且美国仍信守"一中政策"及在"台湾关系法"下履行对台承诺。

"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对话

尽管美国国务院及国防部官员试图让中美对话保有"美国外交"风格,但各种细节仍能反映出"特朗普时代"的新风格。

首先,奥巴马时代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总在几周前就开放报名、有详细的媒体登记讯息、会议流程、记者会讯息等;但此次中美外交安全对话直到会议开始的前一天,都尚未有会议细节或采访讯息公布,也未开放记者证申请,董云裳仅表示会在会后提供成果清单。

其次,特朗普上任至今近5个月,各部会仍有许多高阶官员未找到合适人选,造成美方代表有多位都仍是"代理"身分。

最后,是特朗普的推特— 他经常在推特上发表与国务院、国防部声明相冲突的言论。比如4月11日发布推文称,"我向中国国家主席解释,如果他们能解决朝鲜问题,他们与美国的贸易会好得多!"

这让国务院不得不跳出来解释,中美贸易问题与朝鲜问题没有直接关系。

就在6月20日傍晚,国务院刚发布完记者会,肯定中国在对朝鲜问题上做的努力,期望明日外交安全对话进一步的对话;特朗普又发推,"我十分感谢习主席和中国在对朝制裁方面给予的帮助,但并不奏效。但至少,我知道中国尝试过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