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我不是北京手中的木偶”

Hong Kong leader-elect Carrie Lam attends a news conference in Beijing, China, 11 April 2017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林郑月娥表示,“一国两制”模式和以前一样坚定。

林郑月娥(Carrie Lam)认为天堂会有自己的位置。

“因为我一直做好事,”她说。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表情严肃。

事实上,在香港候任特首办公室进行的这场采访中,这位60岁的职业公务员一直很严肃。她只是偶尔露出一点点紧张的笑容,把目光转向一扇门,并且抱怨我们的问题不公平。

然而,林郑月娥至少能够直接面对我们的提问。这场采访甚至是在她还未正式就任香港特首之前进行的。她的"前任"梁振英(CY Leung)当政5年期间从来没有接受过BBC的采访。

林郑月娥女士是一位天主教徒。或许是一种责任感驱使她寻求担任香港的最高公职。这当然不是取决于她受大众欢迎的程度,在竞选时她的公众民调支持率持续低于对手,有意见指责她脱离民众。

林郑月娥最终在一个由亲北京势力和商界人士控制的选举委员会中得到777票,成功当选第五届香港特首。我问她,在只得到0.1%的公众投票支持的情况下,她怎么能获得授权领导香港?

“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数字问题。关键在于合法性,”她回答说。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新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代表谁的声音?

“你们都知道,选举委员会代表着更多的选民,代表了香港社会各界人士。”

但选举委员会这个机构本身就是香港的痛处。2014年,香港爆发了大规模民主抗议,示威者要求直接选举领导人,而不是由一个代表性的委员会预先筛选候选人。

这场被称作"雨伞运动"的抗议活动让香港市中心在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处于瘫痪。但这场运动并没有打动北京。林郑月娥和20年里她的前任一样,都面对着充当北京当局手中木偶的指责。

“我知道印象很重要,”她说,“但是,这种认为我只是一个木偶、靠亲北京势力赢得选举的说法完全忽略了我在过去36年里为香港人民做的事。”

然而,在这场半个小时的采访完成后,我不得不得出结论——林郑月娥一直在努力避免说任何让北京感到不满的话。

7月1日,她将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面前宣誓,并开始为两位主人服务:香港人民和北京当局。

有人说这两位主人很难达成和解。但曾经作为现任特首梁振英副手的林郑月娥至少有过相关的工作经历。通过这次采访,我认为她的技巧之一是回避。

比如,在谈到“港独”话题时,林郑月娥称这种呼声不能得到"自由言论"法则的保护。

“我们将遵守法治,”她说。

除此之外她没有多说任何话。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4年爆发的“雨伞运动”让香港市中心在接近三个月时间里陷于瘫痪。

这也难怪,“港独”确实是一个受到争议的问题。在"雨伞运动"失败之后,一些年轻的香港“本土派”宣称,如果中国政府不允许香港实行民主,唯一的出路就是争取更多的自治权、自决权甚至独立。

北京无法容忍这种观点。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其它地方,导致的将会是长期监禁。尽管香港拥有自治和言论自由方面的保证,中国高层官员还是将讨论港独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林郑月娥拒绝介入这场纷争,只是回应说,“我认为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必须以整体眼光来看待'一国两制'。没有'一国'这个大背景,'两制'有何效力呢?”

对于另一个敏感话题——2015年一些香港书商遭到大陆警方所谓“绑架”一事,她同样保持谨慎。对于公众的担心,林郑月娥说,自己的工作是在香港和北京之间充当桥梁。

“如果有人担心北京对香港本应享有自治权的事务进行不适当的干涉,香港特首将不得不对这些焦虑作出反应,并代表人民发声。”

英国政府称铜锣湾书商事件“严重违背”香港回归的有关约定。然而,林郑月娥拒绝对这个问题进行回应。

另一个问题是,是否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一种干涉行为,证明大陆当局在香港施行大陆法律?

林郑月娥对这些关于威胁香港生活方式的描述感到了不耐烦。最后一任英国港督彭定康(Lord Pattern)曾说北京不停地收紧对香港咽喉的遏制。但候任特首告诉我,“一国两制”现在“和以前一样坚定”,而且法治“比97之前更好”。

回归20年后,香港的司法仍以非常独立的方式运行。

林郑月娥仅仅承认了一方面不足。

“我是一个诚实直接的人,我承认近年来存在一种疏远的感觉。一些人,尤其是年轻人,感觉没有和政府以及国家建立适当的联系。在联系年轻人方面,我们需要做得更多。”

距离林郑月娥女士正式就任香港新一届特首只剩10天,和此相关的一些抗议活动也在筹划之中。她或许会很快感受到这种疏远的程度和规模。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