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肝癌晚期获保外就医带出人权疑问

刘晓波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刘晓波已经连续被监禁九年

周二(6月27日)围绕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政治口水战又开始了。

美国敦促中国,给予病重的刘晓波人身自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则强硬回应,任何国家都无权“就中国内政指手画脚”。

在被问到中国当局是否允许刘晓波前往美国接受治疗时,陆慷回应说,“中国是法治国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其它国家,“应尊重中国司法独立和司法主权”,不得利用任何所谓的个案干涉中国内政。

陆慷还强调,中国政府对中国公民的出入境一向依法管理。

而对于已经确诊肝癌晚期的刘晓波本人情况,外界所知甚少。

周一晚间,一段发布在社交网站上的视频显示,刘晓波妻子刘霞称,刘晓波“不能做手术、不能做电疗及化疗”。视频中可以见到,刘霞在哭泣。

有网友公布的一张网站截图显示: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刊发的一则消息透露,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经委派八名知名肿瘤专家组织救治小组为刘晓波制定了治疗方案,“刘晓波正在按医疗方案接受治疗。”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有网友找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网站上发出的这则通知。

如果辽宁监狱管理局网站的这则消息属实,这算是中国官方对刘晓波病情仅有的一次确认。

监狱

刘晓波是一名诗人以及人权倡导者,被中国视为异见分子。

他在2008年组织发表呼吁结束中国一党专政的《零八宪章》,在2009年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他入狱一年后,被评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但至今未能领奖。

本周一,他被确诊患有晚期肝癌,获准保外就医,从监狱被转送至辽宁沈阳一家医院。这一消息引发多方反响,其中有很多是同样被北京视为异见者的组织和人士。他们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并准许他出国就医。

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一名发言人亦呼吁,停止对刘晓波妻子刘霞的软禁——她自2010年以来一直被当局监视居住。

人权

对于像刘晓波这样一位国际知名的人权异见人士的消息,中国官方媒体一直以来避而不提。多年以来,被封锁了消息的中国民众对他所知甚少,尽管国际间不断有人呼吁中国当局无条件释放他。

按照正常的逻辑,刘晓波这样一介书生在监狱服刑即便没有任何优待,至少也应该享有其他囚犯应有的人道待遇。

中国在2016年9月公布的《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的新进展》白皮书中宣称,监狱、看守所“为在押人员建立医疗档案,配备驻监狱、看守所医生并每日在监室巡诊,对需要出监狱、看守所就医的在押人员及时送当地医院治疗。”

另外“监狱对患病服刑人员及时诊治,依法保障服刑人员的生命权、健康权。”

中国当局这样的宣称与刘晓波病重至癌症晚期才获准保外就医形成的反差太大。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在得悉刘晓波的病情后发表声明说:2010 年,刘晓波获得诺⾙尔和平奖时,监狱传出他患上B 型肝炎。七 年后的5 ⽉23 ⽇,外界竟才得知刘晓波已确诊肝癌末期。

“换句话说,狱⽅在这七年间要不没有为刘晓波进⾏任何治疗或定期检查,要不就是有意隐瞒病情,以致刘晓波错过医治的最佳时机。”

香港支联会的声明强烈抗议“中共草菅⼈命,并要求彻查刘晓波病因,追究故意拖延治疗的责任。”

很难想象中国当局会满足支联会的这一要求。

在奥斯陆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对刘晓波获得保外就医周一也曾发表声明:"对刘晓波出狱感到高兴,但同时极其遗憾的是他病重至此中国当局才同意他离开监狱。"


为改变而斗争-BBC驻北京记者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

中国的大多数人从未听说过刘晓波,因为这里关于他的讨论都被审查。他被释放的消息过了一个月才公布,你就知道此事的敏感程度。

目前也显示,他被转送到医院,不等于他的朋友和家人能够去探望。

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及其周围的残酷镇压过后,刘晓波被开车送到澳大利亚大使馆门前,而一名澳大利亚外交官说,他必须选择,是走还是留。

他决定不走,他相信自己从内部尝试争取改变可能会更有效。想要带来一个非常不一样的中国,这个愿望令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各方声援

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在周二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应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以及他的妻子,准予他们自行选择如何获得治疗。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周二在香港中联办附近示威,抗议中共对待刘晓波的方式。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抗议者在香港中联办门前示威,呼吁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在声明中表示,中国政府错误监禁刘晓波,而且只在他病重才释放他,罪责已经“进一步加深”。

刘晓波曾参与1989年的政治运动,并在天安门事件发生前呼吁学生离开广场,避免与军队冲突,被认为是挽救了一些人的性命。

“八九民运”的另一个积极参与者王丹联同另外14人于周一联署发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以“基本的人道主义精神”,让刘晓波到海外就医。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周二在香港中联办附近示威,抗议中共对待刘晓波的方式。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当局只允许刘霞对丈夫刘晓波进行短暂的间歇性探访(图为刘霞与律师莫少平乘车离开法院的资料照片)。

空椅子

诺贝尔奖委员会曾形容刘晓波是中国人权斗争当中“最杰出的象征”。

他从未亲身前往或由别人代领奖项,而颁奖当日,他的奖状被放在了一张空的椅子上。

中国政府对于被中国当局列为罪犯的刘晓波获奖甚为愤怒,这一度令中国与挪威的外交关系进入冰冻期。至2016年12月,两国关系才重新进入正常化状态。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