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华症?澳大利亚中国问题专家发生争执

bob carr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鲍勃·卡尔(右)曾经担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2014年成为悉尼技术大学的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所(ACRI)的所长

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一所大学智库负责人写信给大学副校长投诉一名以批评北京著称的学者对他机构的批评。该智库成立得益于一名中国富商的捐赠。

鲍勃·卡尔曾经担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2014年成为悉尼技术大学的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所(ACRI)的所长。本月鲍勃·卡尔写信给该大学另外一名研究人员,著名的反共批评人士冯崇义,批评冯崇义的一个公开声明。冯崇义在声明中说他受到该机构的排斥。

在信中鲍勃·卡尔告诉冯崇义他已经致信大学副校长,让他关注冯崇义的言论,并指出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所并没有冯崇义努力参与的记录。

澳洲广播电台和费尔法克斯媒体本月报道了由中国富豪捐赠180万澳元成立的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所成为澳洲安全情报组织调查的对象后,澳-中关系研究所就受到关注。

澳洲安全情报组织调查澳-中关系研究所是因为他们怀疑中国利用政治捐款试图在澳大利亚施加影响。

捐赠人是华裔商人、亿万富翁、房地产开发商黄向墨,他本人没有对此作出任何评论。黄向墨之前曾经否认自己有任何过错。澳洲安全情报组织说他们不对个人或行动具体细节作任何评论。

澳洲广播公司/费尔法克斯媒体的报道受到到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强烈的批评,因为该报道引发对北京的担忧,许多人担心北京则敏感政策问题上以及对付批评方面影响公众舆论的能力不断增强。

澳-中关系研究所在给路透社作出的声明中说,黄向墨并不参与该机构预算的策略方向,研究或其它项目。"研究所遵守悉尼技术大学关于学术完整,独立和透明的有关政策和程序。"

澳-中关系研究所说,鲍勃·卡尔已经致信该大学副校长,更正有关记录,即冯崇义说他试图同该研究所打交道。

"冯崇义从来没有同澳-中关系研究所接触过,他也没有提交以任何身份参与合作研究或活动的任何建议。"

冯崇义在该大学教授通讯方面的课程,他说在2014年澳-中关系研究所成立时他申请了里面的一个职务。

反共批评者

但是路透社得到的一份电邮显示,澳-中关系研究所在同悉尼技术大学协商后,拒绝了冯崇义申请学术主任职务的申请。

冯崇义对鲍勃·卡尔的信件作出回应,他说他提交了申请,并在2014年7月见到鲍勃·卡尔时表达了"有兴趣同澳-中关系研究所在我的专业领域合作工作"

图片版权 ABC
Image caption 北京强调拥有澳洲永居权的冯崇义身为中国公民,有责任配合调查。

"我不知道他们(校方)会做什么,"冯崇义在他在悉尼技术大学一间很小的办公室对路透社记者说。"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处分行动。我处于弱势。我不在自己的专业研究领域,所以我人微言轻。我所处的地位很不利。"

悉尼技术大学一名发言人说,该大学不会对"内部事务作评论,只能重申我们支持允许不同意见的学术活动,这是我们坚定地支持学术上言论自由努力的一部分。"

维省斯威本科技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菲茨杰拉德说,鲍勃·卡尔对冯崇义的信件说明了澳大利亚大学受到越来越多的压力,他们希望避免那种认为他们的研究受到中国资金的影响的看法。

他说,对大学来说,名誉至关重要。

冯崇义在他之前担任悉尼技术大学的中国研究负责人,以及后来担任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时发表了十多篇文章批评中共的人权记录。

今年早些时候冯崇义在中国做调研时受到了当局的盘问,并被阻止离境,他被延误了一周。中国官员说那是为了"保护国家安全"。

在那个时候鲍勃·卡尔也在中国。鲍勃·卡尔说他还替冯崇义陈请。不过冯崇义告诉路透社记者说,他认为他获释是由于媒体报道形成了国际社会的压力。

“中国恐惧症

6月中旬,澳洲媒体费尔法克斯和时事节目"四角"发表调查报导说,澳洲情报部门官员认为,中国是对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务进行渗透最多的国家。中国试图干预澳大利亚政治,以及中国扩大了对美国盟国影响的话题受到西方媒体关注。

美国前情报官员,澳洲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做访问教授的克拉珀接受澳洲广播公司采访时把中共在澳洲的做法同俄罗斯试图干预美国政治相提并论,并说美国和澳洲的政治制度基础可能面临威胁。

澳洲昆士兰大学政治系教授邱垂亮说,中共不认同澳洲的自由民主国家制度,还想取代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因此用各种力量来影响澳洲的政界、商界、学术界等各个阶层。

不过伦敦国王大学的亚太专家凯利·布朗教授则认为澳洲对于中国担忧看法背后的原因很复杂。他说,多年来一直有中国在澳洲政界和学界施加影响的传闻,特别是自2010年后中国成了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后,更助长这种看法。

布朗教授说,澳洲是个白人为主,由欧洲人在亚太地区建立的民族国家,因此澳洲本土一直存在某种对外的恐惧。但也不排除澳洲对中国的担忧背后有新的特别的情况。

他认为,虽然不能说最近关于中国在澳洲影响的报道是捕风捉影,但在更广的范围看,澳洲对于自己的国家认同及其作用感到不安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即澳洲的政治价值和政治制度和周边地区截然不同,而周边地区和国家最近又成为澳洲投资,贸易,移民和留学生的来源。

布朗还指出特朗普上台为美国政治带来了分裂,而美国又是澳洲最大的安全伙伴。美国更国际化的自由派和本土化的保守派的分裂,也令澳洲感到了更多的不确定。而对澳洲来说,在距离上更近的中国加剧了澳洲的地理上的孤立感和脆弱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