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风光上任的林郑月娥 悄悄下台的洪秀柱

洪秀柱向党部同仁辞行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国民党首任女党魁洪秀柱,在6月底正式卸下党主席职务。

香港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于7月1日在隆重的仪式声中,正式宣布就职,成为香港首任的女性行政长官。晚上维港庆祝烟火,不仅灿烂辉煌,更多次出现“20”、“HK”与“中国”等字样,似乎宣告这位女特首的风光到来。

而另一头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也在6月30日正式卸下党主席职务,从7月1日起由林政则代理。台湾媒体对其做了报导,但整体的能见度仍不大。

自2016年3月30日以来,洪秀柱任国民党主席1年3个月,这个百年老党的首位正式女主席,也于这时间卸任。曾几何时,洪秀柱也是挟着高人气上任,一度被认为是挽救国民党政治前途的新星。

根据国民党的新闻稿,洪秀柱感谢这一年多以来一起奋斗的伙伴,不仅丰富她的人生,纵使过程刻骨铭心,但仍永难忘怀。历经一年后的5月20日,洪秀柱在新一任的党魁竞选中,以19%票数大输给了党内“本土派”,59%的吴敦义。

香港主权移交20年

虽然选举大输,然而洪秀柱却相信,吴敦义未来会把党务处理得宜。然而,国民党在洪秀柱的卸任后,还有许多问题要处理,包含国民党年轻世代的培养重用,洪秀柱任期内虽然有起步,但总体比例仍是较低。

其他如党派整合部分,外省背景较偏急统派的洪秀时当选时,一度外界认为本土派会不满,如今本土派再拿回局势,各山头的沟通协调也刻不容缓。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洪秀柱曾与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见面,共同反台独。

同样深受“习”爱

香港的林郑月娥相当受到北京赏识,被认为是钦点人选。虽然当初的选举中,另一位候选人曾俊华较受民间欢迎,但是林郑仍然在最后一刻被北京给扶正顺利选上,林郑却也曾提及“她不是北京的傀儡”。

而在洪秀柱方面,当年风光上任的洪,被台湾各界普遍认为是历来“最亲北京”的党主席。一来在于她的外省第二代背景,从不讳言两岸将“终极统一”,二来是她也身体力行,短短15个月中访问中国两次。

当2016年10月底洪秀柱访问中国大陆时,曾经前往南京中山陵,向国民党总理孙文献花致意,随后也再飞往北京,在人民大会堂与习近平见面。两边共同声明反对台独,一起握手,习近平“公道自在人心”的话语,仍历历在目。

当时一系列行程,国民党也不定时用脸书直播,创造了不小的关注度。在接受BBC中文网专访时,发言人王鸿薇表示洪秀柱对这新科技与提议。林郑月娥也在参选时与就任后,都设了Facebook专页,两边都想吸引新世代。

然而,就如同林郑月娥被讽刺为“魁儡”,洪秀柱当年赴北京,也被讽刺为“进京赶考”。台湾外界认为,纵使洪秀柱对中国有更友好的论述,习近平也大方展现对洪的信任。如今在两岸立场上较中间立场的吴敦义当选,预估北京的态度会重新转为保守。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洪秀柱卸任前,最后与国民党的党工一起茶叙聊天。

亲北京都能获得支持?

“小辣椒”洪秀柱从政以来连任多届立委,最后也官至立法院副院长。2016年总统大选,当时洪秀柱更率先跳出来代表国民党参选,并提出“一中同表”,希望两岸共同创造高于“九二共识”的论述,让双方最终能签订“和平协定”。

然而,他这样的言论不仅受到对手民进党批评,就连国民党党内也有不少反对声浪。“两岸和平协定”更被许多政治家批评等同“引清兵入关的投降协议”,最后洪秀柱撤回了原先的一中同表论。

由于当时洪秀柱与民进党的蔡英文民调差距甚多,最后国民党不得不在正式选举登记前“临时换将”,改派新北市长朱立伦递补参选,“换柱风波”也让国民党内裂痕扩大,最后2016年总统大选,国民党遭逢空前惨败。

就在总统大败选之际,朱立伦辞去党魁,剩下一年多的任期,国民党内的男性大老皆表示观望,无意递补参选。洪秀柱又在此时出马,最后击败3位对手成为首任正式女党魁。

只是在历经一年多“改革”后,洪秀柱还是有许多未完成的目标,就必须接受败选而让出。也有人说,洪秀柱从当时的“一中同表”论起,就已经失去许多国民党中间派的票,太过亲北京造成国民党许多“不可逆”后果。

和平协定将幻灭

随着洪秀柱卸任,她以前独创的“一中同表”或是签署“和平协定”等都将一起告终,国民党将重回既有的“一中各表”论述继续赢回台湾民心。但就短期来看,目前国民党的支持率仍旧偏低,尚无法乐观。

而同样是相当亲北京的林郑月娥,纵使得到北京高度肯定,但是香港官方与民间的撕裂加深已经不可避免。香港人无法用选票淘汰亲北京势力,只能默默在未来持续抗衡中港官方,彼此信任恐降至冰点。

洪秀柱卸任前再表示:“既然党认为我不适合,何必留恋?”,但强调一定会持续做党的终身志工。对比林郑月娥的风光上任,成为香港首位女特首,同时间卸任的首位国民党女主席洪秀柱,身影似乎略为落寞,仍有壮志未酬之感。

也许这正也凸显了台港两地政治制度的大不同,一个选择高度亲北京,最后风光上任;另一位选择高度亲北京,最后仍无法连任,只能悄悄下台。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