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解严30年:专访邵玉铭──代蒋经国宣布解严的人

邵玉铭主持台湾解严记者会 图片版权 SHAO YU MING

三十年前7月14日傍晚,台湾时任新闻局长邵玉铭缓步踏进新闻局记者室。超过二百名中外记者已经到场,静候政府宣布消息。

“奉总统令,宣告台湾地区,自76年(1987年)7月15日零时起解严。”

尔后30年间,台湾组织政党参政不再是犯罪、各式书籍与思想得以流通,1996年起正式直选总统。2000年与2016年皆顺利完成政党轮替,新一代的年轻人享有民主、自由与人权,并认为这是生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台湾解严满30年之际,邵玉铭回忆起当时的处境,还是有些不可思议。邵玉铭回忆:“当时13日我接到总统府副秘书长电话,要我14日下午六时宣布解严,我一度不敢相信。”

虽然解严一事先前政府早已定案,但就常理而言,这种重大决策都要由总统宣布,留美多年的邵玉铭,也知道白宫都是这样处理,随后他婉拒,认为还是总统蒋经国亲自宣布较好。

然而过不久,副秘书长来电又说“总统说你宣布就可以了”。就这样,邵玉铭成了末代戒严时期,同时也成为解严后首任新闻局长。他补充,他宣布解严时讲了句“奉总统令”,是他自己加的。 

顺势而为

但邵玉铭也说,台湾的解严过程绝不仓促,而是在世界大势下有条理地决定,当年的戒严令不外乎是为了反共反渗透。然而从70年代中期后,世界局势发生变化,中华民国被迫退出联合国,各国纷纷转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当初的“匪权”被扶正,中华民国的长年威权统治与自主性被质疑。

图片版权 NMTH
Image caption 台湾解严前,党外运动已经形成,《美丽岛》杂志和成员是重要的力量。翻摄自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常设展(由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协助提供)

就在这时,党外的民主运动也蓬勃发展,各种要求解严的声浪不断,后来党外办杂志、报纸蓬勃,政府抓不胜抓,尤其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国际审判,更是让台湾人权受到世界注目。随后,蒋经国就审慎思考解严的可能。

1983年回台教书的邵玉铭,先前在美国待了20年,他回忆在美国时,美国学者都把中华民国称作"right-wing military dictatorship",意即“右翼军事独裁政权”。


分析:如今中国与戒严时期的台湾有可比性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所长,长年研究民主化发展的李酉潭对BBC中文表示,很多人会觉得中国目前处在台湾30年前的解严前状态,经济快速成长,但这是不对想法。

李酉潭说明,台湾过去虽然是威权体制,但还是有县市长跟立委增额选举,党外有地下杂志跟地下电台。但在中国完全不准出现,已经到了极权体制巅峰。中国共产党就是以“万世执政”作为依归,没有想把权力赋予人民的意思。

但李酉潭也认为,随着科技日新月异,自由浪潮还是会持续拍打中国,“自由不是浪而是像风一样了,中国再紧缩言论管制它还是有空隙钻进去”,未来十年内的中国政局变化值得关注。


直到回台湾后,邵玉铭才发现戒严真的早不合时宜。再加上当时戒严的管制已经比50、60年代还要宽松,县市长跟增额立委都可以正常选举,实质的军事戒严也名存实亡。

甚至到1986年民进党自行宣布成立时,蒋经国也没指示警总(警备总部)抓人。他回忆当时蒋经国在国民党中常会的发言“时代在变、潮流在变、环境在变”,进入新闻局任职后,邵玉铭即被蒋经国要求研究解严时机。

一人说了算

回顾当时台湾解严相对顺利,没有遇到太多阻碍,邵玉铭认为当时蒋经国的权威没人敢挑战这点很重要,他说“中华民国开国以来两人说了话算数,就是蒋介石与蒋经国”。

邵玉铭提到当年蒋经国的想法是:“大家反抗政府,那就开放你们参政,大家一起堂堂正正进入国会议事。”

他表示,当时蒋经国身为一代强人,外面也有强大反对党在成形,人民与政府间都有共识,才顺势让台湾解严,而且没有发生任何动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蒋经国宣布解严,是台湾历史的转捩点

邵玉铭形容,当时解严就是“顺势而为”,蒋经国来台湾将近40年里,早就非常了解台湾民情,当然也深知台湾民众对于公民权益的追求。甚至蒋经国曾跟的当时国民党秘书长李焕说过:“台湾老百姓已经很好、很善良了,否则再这样(指戒严)下去他们要革命了。”

加上当时许多留美留欧教书菁英,纷纷回国效力,他们长年吸收国外的民主思想,早就已经有经验跟学养,解严已经是个整体氛围下“一定要去做的事”。也因此当蒋经国决定解严,官方也都在等待他拍板定案后,放手去拟定一连串地党禁、报禁开放。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台湾解严后,踏上民主之路。1996年是台湾第一次全民直选总统

再来是当时蒋经国开放解严时,也从没有插手管制,让当时的新闻局长邵玉铭大胆全都开放,“蒋经国很尊重我们的学识,因此我比照欧美国家,全都开放报禁、出版,甚至帮流行音乐办了金曲奖,都是我在美国生活的经验。”

而面对解严三十周年,邵玉铭回想起来还是很光荣:“曾有纽约时报的记者问我,解严成功了吗?我回答,放眼全世界,我们解严没有造成国家动乱、军队政变,并且实施民主改革,投出自己的总统,这个答案我想不用说。”

当然,他也开玩笑说:“常有人骂我们立法院会打架闹事,但这也是他们可以闹得最大极限了,我们不像中国或是韩国,他们是曾经把坦克车开上街去。”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