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出售《壹周刊》员工忧易主后编采方针受影响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

香港壹传媒周一(7月17日)宣布,拟将旗下《壹周刊》等多本杂志出售予香港商人黄浩,作价5亿港元,其中3.2亿元支付壹传媒,1.8亿元注入杂志业务。交易细节尚在磋商中,但预计交易会在九月底完成。

除了《壹周刊》外,壹传媒还会出售《忽然1周》、《FACE》(包括前身《壹本便利》)、《ME!》及《Next+One》的香港及台湾的业务。

员工工告中,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嘉声说:“在过去数年,我们看到了新闻媒体从纸媒转型到数码化的演变。这是一个无法抗拒的潮流。”

“今次决定出售旗下杂志,是整个转型计划一个重要部分,亦显示了整个转型工程已基本完成。”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黎智英也出售《壹周刊》等多本杂志的台湾业务

《壹周刊》于1990年创刊,在香港与台湾都深具影响力。香港的《壹周刊》曾深入报道多宗轰动性的新闻,包括曾绑架李泽巨的“大富豪”张子强的新闻、专访已故华懋主席龚如心、首位华人诺贝尔文学奬得主高行健等等。

另一方面,《壹周刊》亦引进“狗仔队”,也有不少人认为该刊带起了八卦新闻的风潮。

黎智英曾声言不会卖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外界关注黎智英以后会否出售《苹果日报》

《壹周刊》卖盘消息传出后,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未有公开回应。

早前已不时传出黎智英有意出售旗下刊物,然而他一直否认有此意愿。2013年黎智英接受电台访问时回应传闻说:“我卖了一我一世变契弟(广东话骂人的说话),我怎么会愿意做?我现在又不是没有钱。”

另外,他于去年二月亦在自己专栏写道:“外面传我卖壹传媒绘声绘影。是的,几位大人物试图找我谈买卖的事,我都拒绝了,没有跟任何人谈过,以后也不会。香港传媒需要有不同的声音,卖了我给人闹死。钱不是大晒的,给我多多钱我都不会做契弟。”

行政总裁张嘉声于周一的员工大会转述,黎智英对卖盘感到“伤感”。“见证壹仔(《壹周刊》)创造香港历史、辉煌成绩,但到最后要转手,算是完成一个使命。”

至于黎智英早前有关卖盘的言论,张嘉声说黎智英指的是壹传媒,并非《壹周刊》。

纸媒寒冬、政治打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智能电话、互联网改变大众阅读新闻的习惯

近年来,壹传媒业绩录得亏损。根据6月发布的业绩,壹传媒于2016/2017年财政年度,录得3.94亿元的亏蚀。

面对总收益下降,壹传媒指:“此乃主要源于本集团印刷刊物在香港及台湾的广告收益大幅下跌。”

“读者逐渐习惯阅读免费网上媒体而放弃印刷刊物亦有密切关系,以致本集团刊物的发行收入下跌。”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汇丰银行于2013年停止在壹传媒下广告,银行指是商业决定

壹传媒旗下传媒立场反建制、反北京,政治立场疑似令其遭受打压。壹传媒高管马克‧西蒙(Mark Simon)于2014年接受《纽约时报》报道,汇丰银行及渣打银行受中国政府影响,自2013年结束与壹传媒的长期合作关系。

当时,两家银行都指这只是商业决定。

行政总裁张嘉声于周一说:“如果没有政治打压,壹传媒今日(的规模)会比TVB(无线电视)更大,好可惜我们面对广告杯葛,致面对财困。”

黄浩是谁?

图片版权 Facebook
Image caption 如果交易顺利完成,黄浩将成为《壹周刊》新东主

黄浩是一名在香港知名的商人。由于他的妻子是一位女明星,早前有关他的报道常于娱乐、社交版面出现。

至于黄浩的背景及资金来源,外间并不知道详情。黄浩早前从事饮食生意,至2013年以两亿元收购《都市日报》,开始涉猎传媒业。两年前,黄浩创办《E周刊》。

黄浩七月初以四亿元出售《都市日报》等业务,买家是一家香港金融公司。

黄浩对收购壹传媒的兴趣有迹可寻。《壹周刊》早前报道指,2014年黄浩自行注册“苹果日报集团”、“壹传媒集团”、“苹果娱乐”等三间公司。当时黄浩未有详细回应举动背后意义为何,只说是“商业秘密”。

外界担心,黄浩资金来源不明,或会影响《壹周刊》的编采方针。

黄浩周一接受“香港01”访问时表示,在澳洲留学时已有留意《壹周刊》,指杂志敢言大胆,如他钟爱的超级英雄类似。

他说:“对我来说,壹仔(壹周刊)是非卖品。”

“你问问《都市日报》的前员工,这四年我给他们完全的编采自主。”

黄浩接受《苹果日报》访问时说,会尽量保持《壹周刊》的风格。

员工反应

《壹周刊》卖盘消息传出后,员工抨击股东及领导层的决定,更有人质疑为何不结束《壹周刊》。

《壹周刊》副社长兼总编辑黄丽裳出席员工大会上曾饮泣,情绪激动。《苹果日报》报道,她曾在高层会议激动拍枱,并形容出售《壹周刊》的决定犹如“卖员工到妓寨”。

黄丽裳表示,她在交易完成后会离开《壹周刊》。

壹传媒工会发表声明:“与《壹周刊》分离,如同痛失手足。”

“本会忧虑相关同事饭碗不保之余,也对该刊能否维持敢言作风有极大保留。本会同时谴责集团管理层漠视员工,营运方针朝令夕改、黑箱封闭,尤其在出售旗下媒体以至外判等重大决策上,欠全体员工一个明确交代。”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