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国博客:异见分子“超级低俗屠夫”吴淦颠覆国家政权案开审

Picture of Chinese blogger Wu Gan, also known by his pseudonym Super Vulgar Butcher 图片版权 You Jingyou
Image caption 吴淦的抗议方式常常是有意羞辱他的抗争对象

“超级低俗屠夫”这个名字,或许听起来不像属于一个为人权抗争的男子。

但它却是恰当的。

这个把自己包装为“屠夫”的人把他的屠刀伸向了腐败和不公,进行毫不妥协、有时候甚至是粗鄙无礼的抗争,这令他成为中国最广为人知的异见者和政府的敌人。

但是这个星期,他突破常规、花样多端的抗争和社会倡议方式,有了一个正式的结尾。

被关押超过两年之后,吴淦(他的本名)在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讯,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

44岁的吴淦此前就预见到了这一命运。他录了一段视频,在当中他指明了,谁应该是他的代表律师,并解释说,支持他做出这一切的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这个国家变得更美好。”

“超级低俗屠夫”似乎确实喜欢挑战一些常常是最悲哀、最无望的事业。

他曾介入了一宗强奸受害者杀死施暴者的案件,施暴者是一名中共党员,被受害人用水果刀捅死。

他也曾为四个声称被错误裁定为谋杀的男子争取公义。

当然,与体制对抗从来都不太会令你受到中国当局的欢迎。

但是,真正激怒他们的,是“屠夫”不按常理出牌的方式。

他通过网上的倡议聚集公众意见,为了向地方官员施压而组织抗议活动甚至是艺术表演,做的常常是一些恶俗的嘲弄,就是为了羞辱对方。

有一次,他通过修图软件将猪头拼接到了三名河南省官员的脸上,将图片发布到社交媒体,配上文字号召通缉“三头肥猪”。

他将一名女性官员的脸部照片贴到了一个裸体的假人模型上,并声称他想要每天在网上直播自己和她睡觉。

在今天来看,所有这些都会显得出格,因为中国政府在近年一直收紧言论自由的空间。

可是,吴淦从大约十年前就开始他的社会活动了,当时未被管束的互联网世界给活动人士提供了至少是有限的机会,去组织倡议。

而虽然他所使用的方式看起来如此极端,在一个99.9%的犯罪审讯最终都会定罪的体系里,直接采取行动常常还是不得已的最后解决手段。

图片版权 You Jingyou
Image caption 吴淦在一段视频中说,他想要令中国更美好

为了前述的那一宗流产的官司,四名被告的律师已经在法院旁听了超过两个星期,试图令那家在江西省的法院复核案件的资料。

吴淦以他一贯的招牌作风,在法院门外架起了两道巨型横幅。

其中一条横幅展示了一张审判长的照片,脸上被画上了希特勒式的胡子,下面加了一封虚构的法官命令,写出了他索要多少钱的贿款。

另一条横幅上,同一张照片被贴在了一个墓碑上。

“屠夫”就站在了两条幅中间,叛逆地竖起了中指。

虽然下作,但是一直以来,这样做的目的是引起公众对一件事情的注意。

在这一点,他可以说,自己取得过一些难得并且令人关注的成功。

那个强奸案的受害者邓玉娇,最终未被判刑。

而那四个被误判的男子最终也推翻了判决——这在中国是非常不多见的。不过,在四个人被释放的时候,吴淦已经入狱。

事实上,2015年当局展开对律师和活动人士的打击,目的很大程度上是要终止再有人利用抗议和施压来左右法庭判决。

而作为这种策略的老手,“屠夫”是其中一个首先被关押的。

这个星期,他的庭审令他成为其中一个最后受审的人。

他的朋友们相信,案件拖这么久,几乎可以肯定是因为他拒绝低头,不像其他人那样在国营电视台上认罪。

图片版权 Hu Jia
Image caption 中国活动人士胡佳发布了这张照片,当中他身穿一件呼吁释放吴淦的T恤

法院的简短声明说,吴淦已经认识到自己的行为违犯了法律,但是由于庭审是闭门进行,这一说法无法独立核实。

裁决和判刑将会在之后的某个日期宣布。

但是,通过开审前写下并由其中一名律师放出的一份开庭前声明,我们知道吴淦自己对于审讯的看法。

该声明一如既往地秉承“超级低俗屠夫”大胆而不妥协的风格,而他现在几乎肯定将会被判长时间的监禁。

“在‘伟光正’的残暴统治下,不被‘犯罪’都不好意思,”吴淦在声明中写道。

他说他的这场审判是“程序过场”,并且声称自己在关押期间受到酷刑对待——这些都是再熟悉不过的说法。吴淦还表示,他永远不会后悔。

“再不‘犯罪’我们都老了。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