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高兴、我也不满意的台湾司法改革

台湾的人民对司法制度普遍缺乏信任也不相信司法的运作。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湾的人民对司法制度普遍缺乏信任也不相信司法的运作。

由台湾总统蔡英文担任召集人的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在炮声隆隆之中落幕,而各界似乎对其过程感到相当失望。

号称召集了民间人士、学者、官员以及法务人士参加的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原先令外界深抱期待,希望能够将现行法律当中"不合时宜"、"不符人民期待"的法条去除,以"跟上时代潮流"的新法条取而代之。

甚至有与会者向蔡英文总统明确表示,会议的情况令人感到失望,看不到蔡英文"改革"的决心,与会的官员也被批评是为现行制度"辩护"、没有听取其他意见的诚意。

"不保障受害人"

台湾的司法制度常年受到批评,主要是被认为诉讼程序冗长、被害人的权益不受保障、被告的权益却相对地受到了法律的保障,而对儿童和未成年者的法律保护未充分讨论,更导致受害儿童与未成年者的家属感到不满,认为无法发挥恫吓作用的现行法律如何能够遏阻近年来经常发生的幼童随机被杀的案件。

例如,根据台湾的法律,虽然是所谓的三审三级制,但是最高法院经常将案件退回下级法院重审,导致受害人或家属必须多次出庭,却不一定能够得到最后判决。

此外,许多法官裁判量刑刑度偏低,无法发挥或者起到惩罚的作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横行两岸的电信诈骗集团。诈骗集团的台湾籍嫌犯在台湾法院判刑之后,由于服刑过半很可能就可以取得假释,出狱之后就"重操旧业"。

另外通常在庭审之前还有一段时间,这些嫌犯居然还继续行骗,而即便被警方侦破之后,就算被拘押起诉,也有很大的机会可以被法官裁定交保候传。

这令中国司法当局非常不满,加深了后来坚定将以中国境内人民为诈骗对象的海外电信诈骗集团送至中国受审的决心。

奇招还是怪招?

台湾司法改革的另​​外一个重点就是人民的参与,这一点与民间对司法不信任非常有关系,但是却纠结在到底是导入"参审制"还是"陪审制",一部分觉得目前民间缺乏法律知识,所以参审足以达到"透明"的目的。

另一派则是认为,台湾应该以美国的"陪审制"为师,由人民决定被告是否有罪,结果互不相让之下,主管司法的司法院提议设立"国民法官",所谓国民法官就是有点类似英国制度、也就是港英政府时期曾经施行的"太平绅士",这又引起一阵哗然。

这次司法改革会议当中,许多的矛头是向着法官而来,台湾民间对司法的信任程度据称是和新闻记者同样居于"低信任度",而法官则被看成是造成问题的主要原因,当年国民党大老林洋港担任司法院院长的时候,曾经为司法制度辩护说司法制度有如"皇后的贞操"是不容怀疑的。

但是如今司法制度却被戏称是"出轨的皇后",而法官手握裁量权,以自我心证做出裁决却没有制衡,评鉴制度又有漏洞、则是为法律界所诟病,所以蔡英文政府推动司法改革的原因之一是法官的判决要"贴近民意"也就是所谓的"接地气"。

"恐龙法官"

偏偏就在司法改革国是会议落幕之后没几天,就传出有法官以被告家中有数百箱的蜜蜂需要照顾,基于"爱护生命"所以同意一名因为藏有毒品和枪支的被告交保、以免发生蜜蜂死亡之"憾事",让舆论感到不以为然,网民则把法官形容是"爱蜂法官"。

不少评论就认为这坐实了台湾的法官是司法改革主要对象的说法,并且说把不能做出"贴近民意"的法官形容是"恐龙法官"是其来有自,但是也有法律界人士出面缓颊说法官审理案件太多,超出了负荷,虽然有法官的操守受到质疑、有些法官的裁决不能为社会接受,但是无需大修目前的司法制度。

至于推动司法改革的未来是否看好?部分法界人士认为,其实就算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取得共识,但是接下来还要经过立法院修法,先要通过政党协商、还有担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是否能够推动占立法院多数席位的民进党党籍立法委员支持现在尚未得知,万一不行,这次大张旗鼓举行的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岂不就流为一场"吵吵闹闹"的"大拜拜"?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