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歌法》草案在香港惹争议 忧削言论示威自由

国际足联世界杯外围赛主场香港球迷举起“嘘”字样标语(17/11/2015)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2015年香港球迷在世界杯外围赛上嘘中国国歌,导致香港足总被罚。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国歌法》草案,定明如果在公共场合恶意修改国歌歌词,或侮辱国歌,可能会被扣留15天或被追究刑事责任。

有关法律通过后,将在全国实施,香港和澳门也必须按程序把《国歌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

消息传出后惹来香港各界热议,建制派欢迎《国歌法》,认为球迷嘘国歌、或是在升旗礼示威,应该受到罚款或更严重的惩处,反对派则担忧《国歌法》会削弱香港的言论及示威自由。

嘘国歌应惩罚?

早前分析指,《国歌法》是针对港独势力,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相信有关法律并非针对香港。

她呼吁社会不要就一件“理所当然”、“不属香港自治范围之内”的法律,有“过敏反应”。

她称《国歌法》类似《国旗法》及《国徽法》,透过基本法18条,以本地立法方式,纳入附件三,并指过往《国旗法》及《国徽法》执法方面没有出现问题。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目前只有国旗、国徽的立法。

对于香港过往出现球迷嘘国歌及示威人士在升旗礼演奏国歌时示威,身兼法律学者的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对BBC中文表示,香港日后通过《国歌法》后,相信这些行为也不能够接受,并会按程度决定罚则。

“一时意气的可能是罚款,有心制造民族仇狠,扰乱公众秩序,为了起哄,刑罚便可能更重。”

她认为,近年有人嘘国歌、在国际活动公然侮辱国歌,令中国也觉得有需要制定《国歌法》,让外界有一个清晰的标准。

她不担心这项法例会影响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亦受限制,涉及到一些国家主权问题、公共利益、公共道德,国家的尊严是应该受保护。”

图片版权 CNS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国歌法》草案二审稿要点:

  • 在公共场合,恶意修改国歌歌词,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国歌的,由公安机关处以警告或者十五日以下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 奏唱国歌时,在场人员应当肃立,举止庄重,不得有不尊重国歌的行为
  • 中小学应当将国歌作为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组织学生学唱国歌,教育学生了解国歌的历史和精神内涵
  • 国歌不得用于或者变相用于商标、商业广告,不得在私人丧事活动等不适宜的场合使用,不得作为公共场所的背景音乐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多次有示威者在升旗礼奏国歌时举行抗议。

“完全荒谬”

香港众志创党成员黎汶洛由学民思潮起,已和黄之锋多次参与示威活动,例如2014年曾在金紫荆广场的升旗礼,举起示威手势

前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因“冲击公民广场”案被判囚六个月。

黎汶洛对BBC中文表示,今后的行动会继续,不会理会是否在奏国歌时需要保持严肃站立,认为如果奏国歌时不能示威,便不能够行使示威、集会等基本公民权利。

他直斥建制派指奏国歌时示威要被罚的说法“完全荒谬”,强调这些示威活动本意并非“煽动仇恨”。

“我觉得国歌只是一个象征意义,如果我们看歌词内容,我们是要去对抗不公义,受压迫时去反抗,如果是跟这个意思,应该采取行动回应社会不公义的事。”他说。

他担心国歌法是国民教育的“分拆上市”。

“今天你能为国歌立法,下次会否有中共编写的教材,又立法要强制在各大中小学实行呢?”

本身是执业大律师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对BBC中文说,《国歌法》的条文,“不像《国旗法》、《国徽法》那样具体”,或会影响到表达、言论、示威自由。

她以立法会议员宣誓风波为例,刘小丽因以慢速宣读誓言,被视为没有作出真诚的宣誓而丧失议员资格,质疑是否存在一套客观的标准,去衡量是否庄重地尊重国歌,会变得以主观身分去衡量。

对于建制派议员提出球迷嘘国歌、在升旗礼示威将被视作违法要被惩处,陈淑庄认为这是把《国歌法》“无限上纲上线”,令《国歌法》成为“以言入罪”的工具,作“思想、言论上的检控”。

人大常委最快在10月会议上,审议把《国歌法》列入香港及澳门的基本法附件三,如果香港政府透过“本地立法”方式放入附件三,法案需要得到过半议员支持下经过三读程序下才能通过。

刑事惩罚“不常见”

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助理教授斯图尔特·哈格里夫斯(Stuart Hargreaves)对BBC中文说,规管行为的国歌法在世界各地较不常见。“印度及俄罗斯都有类似法律,不过大部分国家只是采用行为守则,未有包含刑事惩罚。”

他认为,国歌法在执行上将会遇到困难。“在人群中,有些人恰当地唱国歌、有些人并不这样做,控告及证明某些人违反法律,将会极富挑战性。”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北京这时推行国歌法,属顺势而为。“我不排除因为香港形势……令(共产党)用一张大网控制形势,在全国产生效果。”

他指出,“有这么多惩罚性的措施,又在小学生开始做……我绝对不相信你立了国家法或这么多行政措施的保证,能够保证老百姓的爱国感情。”

“你用行政及法律手段──即是说洗脑与威权──来巩固执政者的地位,你又如何服人及有爱国的效果?”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身兼中国全国政协委员的于海已连续十年就《国歌法》立法提案。

《义勇军进行曲》曾如何“受辱”?

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军乐团前团长于海连续10年要求成立国歌法。他5月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说,社会上对国歌不尊重、亵渎甚至侮辱的现象非常多,认为必须要立法保护。

也有中国媒体提出,国歌歌谱不统一,造成不同版本的国歌。

不论是民间恶搞,还是外事访问时摆乌龙,与国歌有关的尴尬情况的确曾多次发生。

另外,香港人近年对国歌的态度,亦成为中港矛盾的重要指标。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4年出访委内瑞拉
  • 委内瑞拉奏中国国歌狂走音——2014年7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外访委内瑞拉。委内斯拉在加拉加斯机场举行欢迎仪式时,乐队一直走音,场面非常尴尬。这段视频在网络世界疯传,不少网民更说片段让他们忍俊不禁。
  • 国歌被恶搞成“救市之歌”——两年前,中国A股股市狂泻,中央政府推出多项救市措施。有网民恶搞《义勇军进行曲》歌词,讽刺救市措施无效。
  • 香港球迷嘘国歌——近年中港矛盾升温,足球赛事亦成为爆发点。近年中国队与香港队的足球大战中,香港球迷亦狂嘘国歌,举起“香港不是中国”的标语。香港足球总会更曾因球迷嘘国歌而被罚款。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