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陕西到台湾 一个同性恋艺术家的内心挣扎

西亚蝶作品 图片版权 Xiyadie
Image caption 生长在陕西乡村的西亚蝶,用剪纸艺术表现自己对同性恋身份的纠结与挣扎。

台北当代艺术馆正在展出的亚洲当代艺术同志议题展中,有一位来自中国乡村艺术家的作品。他用传统的剪纸艺术,宣泄自己被压抑的情感。BBC记者萧霭君要为您讲述的故事,始于艺术家们对自身的困惑与否定,而台北的这个艺术展,反映的是亚洲社会在观念上对同性恋题材艺术作品的转变。

温馨提示:部分图片过于暴露,可能令读者感到不安。

西亚蝶的作品第一次在中国大陆一个私人美术馆展出时,警方派人来查封。他们没收了其他艺术家们描绘性爱的作品,但却留下了他的。

54岁的西亚蝶回忆起那段往事时,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他们说我的作品不错"。

警察们如果看得仔细一点,应该能看出来,西亚蝶的作品实际上是同性恋题材中最为大胆的,透露出中国同性恋者饱受困扰的心理状态。

如今,在台北当代艺术馆,50多幅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作品,正在亚洲当代艺术同志议题展中展出。这也被认为是亚洲第一个以LGBTQ(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性困惑者)为主题的公开艺术展。

西亚蝶的作品乍一看属于传统的中国乡村剪纸艺术——红砖院落、花鸟虫鱼。但是仔细再看,其中有一幅画的是他被同性爱欲所折磨,将自己的阴茎用针线缝上。

另外一幅画上,他的妻子抱着儿子在家中,而他与一名男子在外面性交,他脸上的表情既痛苦又幸福。

西亚蝶说,"当年在村里,如果你敢出柜,会被全家痛骂,没法再住下去。"

"我是很想跟我爱的男人在一起,但是我害怕。我以为自己有病,我很痛苦,但又很幸福。于是我就开始用剪纸表现自己的生活。"

台北的这个同志议题展,旨在记载和展示像西亚蝶这样的华人艺术家们的艺术灵感和成就。

图片版权 Shiy De-jinn/National Taiwan Museum of Fine Arts
Image caption 展览包括台湾已故画家席德进的作品,他经常画年轻的男性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

艺术作品的创作年份跨越数十年,作者来自台湾、中国大陆、香港、新加坡、美国和加拿大,探索表现的是他们的人性欲望、身份认同和现实困境。

协办本次艺术展的骄阳基金会的创办人Patrick Sun说,同性恋艺术作品在西方很普遍,但是在亚洲,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艺术作品都少了很多。

"在亚洲,我们最难的是找到老一辈的艺术家,因为那个年代的人们不愿意公开同性恋身份。他们不愿意被人打上烙印瞧不起。"

本次艺术展的策展人胡朝圣说,与老一辈的艺术家比较含蓄的方式不同,现代的亚洲艺术家们更直接面对同性恋问题。"他们更愿意自由表达自己。"

展览作品之一是一幅照片,拍摄的是同性恋者居家的情景——一名男性赤身裸体躺在沙发上,旁边是他的两个朋友。另外还有一个艺术家拍摄了自己的裸体系列照片。

图片版权 Tzeng Yi-hsin
Image caption 曾怡馨的这幅摄影作品上,有台湾彩虹旗

这些艺术家们无论年轻还是年长,都有过孤独和痛苦的经历。

新加坡艺术家王文清的作品探索的是同性恋者对家庭的向往。其中一幅作品是两个男性拥抱一个小男孩。

他说:"这就像说,我们和普通人一样,我们也希望有家庭,我们也有悲伤、痛苦。

图片版权 Jimmy Ong/Moca
Image caption 王文清的画作表达对家庭的向往

王文清的作品从来没有在新加坡公共场所展出过。在新加坡,同性恋属于非法。

台湾当代艺术馆馆长潘小雪说,她不怕,还专门设立区域供批判者发表不满抗议。

台湾被认为是亚洲对同性恋最为接纳宽容的地方,今年五月,台湾最高法院在亚洲率先裁决同性婚姻应该合法化。

潘小雪说,艺术馆有责任表现同性恋人群。"看过展览中的作品,我很难过。他们的内心生活是非常孤独和无助的。"

"我真的希望每个人都能看到同性恋艺术家的情感,这样他们就能更加理解,而不是仅仅听到支持和反对观点的辩论。"

图片版权 Wang Liang-yin
Image caption 展览还包括台湾艺术家王亮尹的画作。

西亚蝶所走的人生艺术道路相当漫长。

他生长在中国陕西一个传统的小乡村,年幼时就被同性吸引,曾经在家中的苹果园与儿时班上的一个男同学有过短暂的浪漫经历。

但他觉得一定是自己有问题,一直压抑着这份感情。

出于各方压力,他娶妻生子。但是对那位男同学的爱以及后来对另一个男人的感情让他痛苦不堪,与此同时,他对妻子也感到愧疚。错综复杂的感情,让他决定为了抚养孩子继续维持婚姻关系。

不幸的是,儿子患了重病。在多年照顾孩子、内心挣扎的过程中,他开始用剪纸记载自己的人生和情感。

西亚蝶说,"我们所有人都痛苦。我和妻子在一起时,想的是我的爱人,却不敢去找他。"

"我的妻子也很痛苦。她也不容易,她为我们的婚姻付出了一生。我觉得对不起她。我在纸上剪的有我,也有她。"

最终,西亚蝶决定离开村庄去北京。他去看医生时,他的艺术作品才为人所知。而这位医生恰巧也是个同志。

"我问医生,他有什么药能让我不再想念我爱的那个人。这个医生说,你不需要改变自己。你很健康。最后我向母亲公开了自己。"

"医生说,北京有个同志艺术展。你为什么不去展示自己的作品?"

同志圈里的人们这才看到了他的作品,都说:"天啊!你真勇敢。你是个真正的同性恋艺术家。"

他们说服了西亚蝶将作品公布到网络上,并保证不公开他的真实身份。西亚蝶只是他的化名。

自那以后,他的剪纸作品被海外美术馆展出和收藏。去年,中国还用他的作品发行了邮票,算是对同性恋认同的一大进步。

通过卖剪纸作品,他还清了儿子去世前欠下的医药费。现在他仍然是有妇之夫,但是他向妻子公开承认了一切,现在正在与一个男性交往。

"我年青的时候很纠结,一直想要改变自己。最后,我没有改变成,因为自然规律改变不了。那种美永远都不可能被我杀死。"

"我希望自己的艺术能让所有人高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