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台湾能给外国人更友善的交通环境吗?

一位日本记者在台湾因交通意外过世,引发民众对政策的讨论。台湾的交通安全是否仍有改善空间?
Image caption 一位日本记者在台湾因交通意外过世,引发民众对政策的讨论。台湾的交通安全是否仍有改善空间?

9月17日,《西日本新闻》台北支局长中川博之,在深夜徒步穿越马路时不慎被计程车撞上,伤重不治身亡。

计程车驾驶声称,当时以为撞到"小动物",经过下车查看才发现是人,这起事件也在网路上引发讨论。许多网友表示,台湾汽车交通对行人的友善度,还有很大改善空间。

台湾为何车祸多?

根据《台湾交通安全协会》统计,台湾每年有超过3000人死于交通事故,死亡率是日本的3.6倍、英国的4.7倍。尤其在18岁,台湾法定可以考汽机车驾照的年纪,死亡率却比其他年龄层高出许多。

台湾交通安全协会理事,曾任职交通产业10余年的林志学向BBC中文网表示,台湾的交通意外多,很大的主因是考取驾照的门槛相当低,他说:"术科训练薄弱、学科教育几乎有背就过",驾照比很多国都好考领。

而台湾的城市专栏作家,研究交通设施规划的邱秉瑜则说,一般可能会认为这次意外,日本记者违规穿越在先,就是有错。但其实从背后来探讨,台湾在交通号志的设置上,确实有其缺失。

图片版权 Web
Image caption 《西日本新闻》在其网站上公布了记者的死讯。

右倾的国家政策

邱秉瑜解释,台湾交通部法规"道路交通标志标线号志设置规则"中,明记台湾斑马线的设置地点,只能在十字路口,而不能在设置在道路中段作为调节行人流量用,这个条文间接让交通意外风险增高。

邱秉瑜认为,记者中川博之的"穿越"行为应该是发生在中型的街廓面,应该有机会设置斑马线,但政府选择给行车者更好的空间,因此舍弃了斑马线的设置。很多行人会冒险穿越马路,固然不守规则是一回事,但背后的空间设计与对行人的友善度,需要有更多思考改善空间。

计程车当下速度是否过快,也让邱秉瑜对此怀疑:"计程车司机以为撞到的是小动物,但人的身高跟小动物差太多",他判断司机可能速度过快,快到司机瞬间无法判定眼前行走的物体,不然就是长时间工作,太累所导致。

林志学也说,这事件最根本的问题也在台湾政府在交通政策上太过“右倾”,重视车辆而忽视了行人利益。就以日本记者车祸身亡的地点中山北路来说,就是台北市相当繁华的闹区,自然也有很多计程车在当地讨生活,为了要做生意,都是开快车抢客,政府却无法有效遏止这样的风气。

当政府不是为全民服务,而是为大型利益集团与商业利益服务时,就会让行人的利益被压缩到最低,连带地让外国来工作的人或是观光客会无法适应。林志学感叹,交通政策"右倾"的结果,就是看到事故持续发生,但当要修法改革时,又会碰到相关产业的阻力,造成交通恶象难改,政策飘忽不定。

短期无法立即改善?

在过往,也有许多中国大陆客来台时,因为交通意外身亡。根据台湾观光局统计,2008年正式开放中国观光客以来,超过500位中国观光客死伤,其中游览车事故超过300人。 2016年更发生在高速公路上"火烧车",造成26人不幸罹难。

对于如何整治台湾的交通,林志学则是持悲观态度:"我们都是等到别国抗议,如日本、中国透过外交压力谴责,我们才会去正视交通安全"。但他认为,台湾由内的改革是很低的,只能由外透过公民教育,让大家自我意识交通安全的重要,才会在路驾时懂得尊重行人。

林志学补充,台湾政府必须了解,要靠吸引外国人观光,一个友善且安全的交通空间是多么重要。但无论是国民党或是民进党政府执政,掌管交通的"右翼"核心官僚依旧是根深蒂固,不会随政权转移。每当发生重大交通事件,就可以看到制度面在整体应变上依旧有待加强。

邱秉瑜则建议,台湾是该抛弃交通"以车为本"的思维,台湾的道路交通一向是给车子的速度效益最大化,但对比世界各大先进城市的交通工具平均行驶速度,汽车都是远远偏低的。

当一座城市道路上的停等线过少,自然就会让更多人选择汽机车,加上台湾考照容易,吊销驾照难,政府不愿跟车商与商业利益上发生冲突,最后就是行人屈就。邱秉瑜说,回归"以人为本"的交通政策,也许就会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遗憾。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