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十九大后 中国外交部角色值得关注

中国外交部 图片版权 CHINESE MOFA

中国外交在19大之后的走向无疑是国际社会关注的重中之重。当年邓小平留下的"韬光养晦,永不当头"的外交大战略已经在国内越发遭到质疑。不少人认为这已经不合时宜,中国现在的经济体量大到无论中国如何"韬光养晦"都无法避开国际社会的关注,而且现今的世界经济局势和邓小平提出"韬光养晦"时比起来对中国非常有利,继续执行几十年前留下的策略明显过时。因此,对于不少人来说,在中国复兴的大背景下,习时代执行"奋发有为"的外交大战略更合时宜。

十九大后,中国的外交很可能进一步向"奋发有为"的新常态靠拢,这意味着中国会进一步调整外交基调,以更加积极主动的外交姿态处理国际事务 。在大部分西方学界和媒体看来,这意味着一个更加强硬的中国,但也意味着中国会进一步承担国际责任,参与全球治理,这对于国际社会无疑是积极的,在美国全球领导力备受质疑的时代,世界乐意见到一个更加愿意承担责任的中国。比如在事关人类未来的全球变暖议题上,没有中国的参与,就没没有全球气候治理。

外交部的角色

在这个大环境下,一个强有力的外交部门对于崛起的中国非常有必要,外交部的弱势一直备受诟病,外交部长和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都只是普通的中央委员,连政治局委员都不是,在国内政治地位排序在25位以后,从机构设置上来说就根本无法统筹协调中国的外交。相比之下,美国主管外交的国务卿政治地位在美国可以排前5 (如果总统意外死亡,是第四顺位继承人),英国外交大臣也是前3,内阁排序仅次于首相和财政大臣。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一直都在,但中国以前没什么实力,全球事务上可谓是不相关的局外人,但现在中国在全球事务上的地位举足轻重,一举一动都对国际局势有影响,这样的机构设置只会继续给国际社会发送混乱的信号,导致对中国外交的误解。之前处理南海问题时,外交部根本无法协调地方政府,军区将领,开采石油能源的国企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行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这让不懂中国政治的西方媒体和政界看不清究竟谁代表了政府的立场,亦或者是都代表了政府的立场,这也给一些提倡"中国威胁论"的人提供了机会,随便引用几句国内某些军方将领(或者隶属军事学院的学者)的强硬发言,嫁接成中国官方立场,在国际舞台宣讲- 白宫前任首席策略师班农也是在中文世界随便找了几句强硬观点,就四处兜售他的中美经济战的观点。缺乏内部协调只会给这种人提供更多的机会,增加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误解。因此,十九大后能否建立一个更加强有力的外交部门值得关注。

类似地的问题在一带一路中也很明显,各个地方政府争抢一带一路政策红利,一时间各大省份都是"带" "路"中心,都是"桥头堡",洛阳西安重庆都号称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更是满天飞,"茶起点"" 瓷起点"新提法也层出不穷,地方媒体极力造势不说,各省市还资助鼓励举办各种国际学术政策研讨会在国际上发声,导致一带一路的国际传播非常混乱,这让本来就难以理解中国政治,难以理解"何为一带" " 何为一路"的老外更加困惑。毋庸置疑,现在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感兴趣是因为里面的商机,但如果搞了半天还是只剩下钱,没有任何附加产品那也没什么意义了,一阵风的东西来的快走的也快。十九大后,一带一路一定会进一步推进,能否有所改变值得关注。

打通内政和外交?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亚投行的创立获得了国际关注。

以上一带一路的问题也涉及到一个内政外交对立性的问题。英国华威大学的肖恩·布莱斯林(Shaun Breslin)教授在北京有一次很有趣的体验,亚投行刚成立不久的时候他被邀请去北京参加中国政治经济研讨会,上午讨论的是国际政治经济,大家都在关注中国出资几百亿美元给亚投行,感觉中国复兴国库充盈让世界各国政府无比汗颜,既然世界人民生活过得那么惨,我们也该慷慨解囊,为国际社会多做贡献。但下午同一个研讨会讨论国内政治经济的时候,主导讨论的议题是国内无比巨大的地方债务,各方都在忧心如果一旦处理不慎,债务问题会直接拖跨中国经济导致比08年更严重的世界经济危机,顿时大有国库亏空,入不敷出之感,这种情况下不少人一定会问了国内经济都那么困难还在国际上撒钱真的合适么?

笔者在出席国际学术智库研讨会的时候也有同感,外交论坛大家常常在讨论中国崛起,重塑世界秩序以及国际社会如何适应中国时代,如何在中国的一带一路中找机遇,感觉在党的带领下中国一片欣欣向荣,繁荣昌盛,内无忧外无患。然而讨论国内政治的时候,焦点却是经济增速滑坡,官员腐败,环境污染,加固的防火墙,房价泡沫带来的各种政府合法性赤字问题,不禁让人忧心中国的未来。同样的,前段时间笔者和美国的中国专家沈大伟在伦敦交流时,他对这几年中国内政发展非常不看好,却给中国外交参与全球治理打高分。为什么内政外交有如此对立性值得思考。

十九大后这种内政外交对立性会进一步加深还是缩小值得关注,最近国内学术界在讨论"战略透支"这个概念,不少人都在忧心中国政治经济战略是否有过度扩展的风险,这种反思其实是非常好的。如果特朗普的政策是"美国优先",从一定程度上来说邓小平当年的"韬光养晦"也有"中国优先"的意思,如果国内政治经济搞不好谈何大国外交,民族复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韬光养晦"并非完全不合时宜,19大后的外交究竟怎么走,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曾敬涵是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政治和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亚非和中东研究中心副主任,著有《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意识形态、合法性与凝聚力》一书。他同时还在推特@Jinghan_Zeng和微博@Dr曾敬涵上发表评论。本文不代表BBC观点和立场。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