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改时区独统之争 细数中国的时区改正

Image caption 中国在近代化上海开埠后 开始导入英国的GMT时间

台湾的"改时区"联署通过,当局将讨论后给予响应,细数过往中国的时区改制,国民政府在大陆也有顺应民生社会的时区改正。

曾经的中华民国时区

位于台湾的国家发展委员会(简称国发会)的公共政策平台,最近因为有网友在网络发起"时区改正",希望由目前的格林威治时间加8小时,改制为加9小时,引起正反网友的讨论。

支持者认为,它可以与中国时区有所区隔,而反对者则认为,这样的改制只是"精神胜利法",更是独派想"跟日本靠拢",也发起另外的"反对因为政治因素干扰作息的改正时区"联署,形成一种变相拉锯。

由于台湾是民主社会,政府有必要对公民提案进行响应,因此台湾国发会也于26日召集相关人士,预计由内政部与经济部等统筹意见后,2周内统一回复。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也表示,这议题会"审慎考虑"。

就历史而言,近代中国在西洋化后,目前的GMT+8制度先是在上海开埠之后就在19世纪末期导入。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先是废除清朝时的钦天监制度,在于1918年设立长白(GMT+8.5)、中原(GMT+8)、陇蜀(GMT+7)、回藏(GMT+6)与昆仑(GMT+5.5)等五大时区。

当时的时区设定,不外乎是在民主中国成立后,配合各地的作息与习惯而设置,国民政府也在各地车站、码头与银行广设报时系统,希望中国人民到了各省市,也要习惯当地的时区。

而在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来台后,五时区也仍未在台湾课本上消失,更成为台湾的中高生史地必考题,聆听广播时,整点报时绝对是先说"中原标准时间"这句,成为台湾人的集体回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华民国过往实施五时区制,培养现代中国人生活作息。图为1949年南京火车站人们赶车。

台湾曾有的夏令时间

过往在英国生活,最熟悉就是每到了换季时,英国政府都会公布夏季与冬令的转换日期,好让大家做好换季准备。位于较北边的英国,夏季白昼长、冬季黑夜长,调时差也成为一种换季习惯。

而就在中华民国政府退居台湾之后,也曾于1950年至1979年间,断断续续实施过夏令时间(也称日光节约时间),会在夏季三个月左右调整间为

GMT+9。但是在1980年以后,因为"成效不彰"所以不再实施。

国际地理学者、参与台湾史地教科书编撰的廖振顺,跟BBC中文网回忆,当时的夏令时间,长度差不多就是一季,国民政府视情况会在选日子调整回GMT+8,政府的目的,当然是要鼓励民众早点出门,替国家经济劳动。

加上当时台湾普遍缺电,主要用电以国防跟公家为主,政府都鼓励人民在白天就尽快出门,避免过多的民生用电消耗。他说:"我们称做『日光节约时间』,其实就是当时时空背景穷,政府想能省则省"。

而小时生活在乡下的家父回忆,政府实施夏令时间,只在都市会比较有作用,在乡下地方则是没特别遵循:"乡下地方都是看农历过日子,甚至日出而作,天一亮就出门,晚上很早就睡,自己有一套生理时钟",不会在乎时间调整。

家父也说,改时区比较麻烦的是当兵,军队的作息要调整,还有公家机关等签署公文时,会压日期跟时间,会蛮常出现忘记实施夏令时间而签错时间的状况。加上铁路局跟航空的班表这三个月都要调整,某种程度上还是会耗费成本。

廖振顺也提及,实施夏令时间,通常是纬度高的国家愈有利,像是英国纬度高,节约能源的比例也愈好,台湾纬度在23度左右,夏天实施时间短,成效普通,加上1980年代后台湾经济突飞猛进,自然也就不需要了。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在共产党建政后,改回单一北京时间,显示中央统治权威

改时区真意味独立?

而回到这场公民联署,有一个被扩大解释的在于,发起改正时区从GMT+8到GMT+9这点。由于GMT+9是属于日韩通用的时区,因此会有许多人质疑,是否想要"去中国化",来向日本靠拢。

而就历史来说,台湾在过去被日本统治时,一开始也曾经是使用GMT+8。但在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后,日本加速台湾的皇民化运动,因此改制时区为与东京中央符合的GMT+9。后来日本占领香港、新加坡时,也改正时区为GMT+9,某种程度上,也是种对日本内地的效忠,禁止其他"政治思维"。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应用在中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后,也废除中华民国的五时区制度,改用北京时间的GMT+8,1971年以后更扩大到新疆与西藏。就某种程度而言,中共政府也是希望各省都可以跟北京中央效忠,政治意图明显。

廖振顺则说,时区划分是"理论时区"与"行政时区"。理论时区是经度15度即差1小时,台湾经度在121度,本来就在GMT+8范围。共产党建政后,废除中华民国五时区制,就是为了自己行政方便重要,所以那是政治上的"行政时区",过往日本统治台湾改时区,也是行政方便考虑。

而这场联署,在网络上只要5000人同意就可以成案,廖振顺也认为比例太小,掀起亲中或亲日更没必要:"就是个简单的地理讨论"。只是台湾与北京的经度都正好在GMT+8中,无意间让时区议题掀起讨论,如果台湾政府为了"行政需要",将来改正时区,那才会引起其他的政治考虑。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