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火烧出的悲歌:台湾缅籍华侨与困苦劳工

台湾新北市中和的华新街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位于台湾新北市中和的华新街,居住着庞大地缅甸华侨与缅籍劳工,缅甸餐厅随处可见。

当北京以超惊人的速度在清除都市边缘的低端人口时,台北同样因为火灾而烧出的违建问题,更有许多长年困苦劳工故事。

日前,中国北京市大兴区的大火,夺走了19条无辜生命,也引发了当局决定大动作整治,限时部分劳动人口搬出北京,房屋遭到断水断电后被夷平,引发"清理低端人口"争议。而在同一时间,台湾新北市中和区的南势角一隅,也发生了纵火事件,造成9死2伤的悲剧,死亡者不少是缅甸籍劳工。

事件的起因,是在于49岁的缅甸籍嫌犯,因为与缅甸友人争吵,心生不满下买汽油纵火。然而,不只有无辜者伤亡,嫌犯纵火的地点,也是遭到不当改建的违章建筑,顶楼加盖一层外,也被房东至少隔成41间,全都用木板隔住,意外助长火势。他们辛苦的生活环境也才因此被外界知晓。

前中华民国缅甸归国华侨协会理事长苏良音,1965年从缅甸仰光只身一人来台,当时19岁的他,见证50多年来当地小区变迁,他对BBC中文网形容:"这些缅甸工人们的生活很悲惨,几乎是没有质量可言"。

当地的中和华新街,原来是农田与坟墓地,二次大战与国共内战时,许多中国人南移逃到缅甸避难。在中国由共产党执政后,许多华侨选择来台念书、就业,一部分在中和的农田附近落脚,60多年来逐渐成为庞大社群。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苏良音来台时19岁,如今71岁的他,回忆起缅甸小区过往,仍旧历历在目。

苏良音预估,缅甸华侨的后代在中和至少超过8万人,而真正缅甸籍的人应该也有近千人。当年苏良音考到师范大学当老师,有部分的华侨考到医科、或从事外贸等,久而久之,不只华侨,许多缅甸劳工也来当地讨生活。但他也表示,7成以上的人,都是只能从事劳力工作。

"就跟看非洲人一样"

当记者问到,以前台湾人是怎么看待当地缅甸华侨跟缅甸人时,苏良音不讳言地说:"那时候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就跟看非洲人一样"。

缅甸长年接受英国统治,养成了一种特殊悠闲喝咖啡的文化,许多缅甸华侨也自搬桌椅到街上喝咖啡、清茶(冲淡的英式红茶),加上劳工多半三班制,让当地一天到晚灯火通明,都是缅甸华侨跟缅甸人的喝茶吃饭身影。

苏良音回忆,当时他还看过有媒体形容他们是"不务正业、喜欢游走街边打架"的人群,也让许多当地缅籍人士遭受异样眼光。因为不了解缅甸喝茶文化,当地许多原居民也都避而远之,让他们一度被隔绝。

不少外移台湾的缅甸华侨与缅甸人,在缅甸都受过高等教育,甚至进入大学,但是国民政府当时不承认缅甸学历,让他们只能从事低阶劳动、如建筑搬运工等。也因此,让部分不法房东抓到机会,改建公寓隔成许多小房间,至今仍以每月最低3000台币(100美金)的价格出租给这些劳工。

来台湾近30年,在当地经营缅甸小吃,55岁的华侨彭世兴,当年也是在缅甸就读大学,但是来台后,受限于语言与学历承认,起初也做过很多苦工,最后辗转开小吃店。他回忆这样的违建套房至少20多年前就存在,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电灯泡,完全没有隔音,"只要睡得着就很好的地方"。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湾新北市中和区的南势角一隅日前发生的纵火案,造成9人死亡,暴露出违建与缅籍劳工困苦生活的一面。

从知识分子到怀才不遇

而在台湾讨生活的缅籍劳工,也都是日薪工,有开工才算钱,收入漂浮不定,好的时候一天2800台币(93美金),但也有800台币(27美金)的日子。许多台湾建商、承包商常常因故拖延结款、甚至逃跑不付钱,让很多缅籍劳工吃了闷亏,苏良音说:"很多人没钱,还去医院排队卖血换一餐"。

几十年下来,当地也存在某种恶性循环,不少老中青的缅甸华侨或是缅籍劳工,常常一天到晚群聚在附近公园"清谈",苏良音说:"讲好听是清谈、说直接点就是抑郁不得志",这些原先在缅甸的知识分子,聊政治、经济,大多自认怀才不遇。

在酒精与烟草都无法抒发忧郁后,也有不少人求助非法药物,精神恍惚:"晚上你走进巷子内看,很多针头、注射药物",苏良音隐晦地点出了当地的药物滥用问题。他也认为,这样的纵火问题,就是在这种不良循环下,稍微一个争吵就直接爆发,"他可能犯罪当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台湾成功大学都市计划系主任张学圣接受BBC中文网访问时指出,中和纵火案是顶楼违建又加盖的典型范例,因为违建本身就违法,也就不受台湾建筑法与消防法的规范,一但发生火灾,权责归咎极为困难,"很多方面都有责任"。

台湾违建以1995年为分界,95年前的违建可以列入"缓拆",95年后的属于需强制拆除,根据台湾营建署1月统计,全台湾有70多万件的违建问题。但是过往在拆除时,常会遭受到政治力介入、甚至议员关说,让第一线的执法人员受到极大压力。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北京日前也发生所谓"低端人口清理",张学圣认为,两岸土地制度不同,台湾以沟通与软性鼓励来推动都市更新。

违建拆除与外籍工安置

北京当局对于所谓"低端人口"清理的态度,有不少台湾人认为当局"雷厉风行",而张学圣则说,两岸土地制度本不相同,台湾是私有制、中国大陆是国有制。台湾在进行都市更新时,都要经过原住户、建商同意,有其市场机制,中国则没有所谓住户同意问题,都是一纸命令。

张学圣还补充,学生与外地劳工永远是违建住户的最大来源,违建固然要根绝,这几年政府大力推行"防灾型都更",软性鼓励老小区整建、迁移。他说:"台湾民众是需要更大的诱因来决定是否会配合政府迁居,增加更多交通、就业、教育等诱因,可以让更多民众支持改建"。

这几年为了让台湾人更了解缅甸,苏良音也跟当地政府争取举办缅甸传统拨水节,邀请当地原居民体验缅甸文化,也努力举办文化导览,介绍当地缅甸社群历史"现在许多人对我们印象都改观了",政府也同意他们搬桌子到街边喝茶,是属于固有文化,不再强制取缔。

而这场纵火,也让台湾新北市政府决定铁腕执法,从12月起将强制拆除目前列管的200多件顶楼加盖又出租的违建。然而,苏良音也认为,更重要的是这些合法依亲来台的华侨与缅籍劳工们,应有的工作权与辅导等政府要切实做好,他感叹:"不然这样的悲剧还是会发生,绝不会只有这次"。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