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韩令”下的韩流产业能否重回中国市场?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限韩令”下的韩流粉

韩国总统文在寅于12月13日-16日首访中国,因为“萨德”问题一度紧张的中韩关系迎来“破冰期”。因“萨德”问题饱受“限韩令”困扰的韩流产业也迎来了松绑的机会。从2016年夏天到现在,韩流产业在中国经历了什么?这给两国业界带来了什么影响?两国合作的前景如何?BBC中文为你探索这些问题。

魏佳韵今年28岁。12月1日这天,新婚的她独自从广东的家中来到香港,不是为了度蜜月,而是为了她的偶像,韩国男子组合GOT7。

GOT7要在香港参加一年一度的亚洲音乐颁奖礼MAMA(Mnet Asian Music Awards)。这个颁奖礼由韩国电视台Mnet主办,今年第六年在香港举行。

这不是魏佳韵第一次为了追星而专程离开内地。过去一年,她先后几次前往澳门、泰国、韩国观看GOT7的演出,每次花费一万多人民币,一年下来的花费达到七八万。但是她觉得,这些都值得。

图片版权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不少“韩流”偶像在中国拥有很多粉丝。图为韩国男子组合GOT7。

“因为限韩令,他们来不了内地,只能是我跟去其他地方啊”。

由于“限韩令”的影响,过去一年在内地见到韩国艺人的机会几乎为零。这不仅仅给像魏佳韵这样的”韩饭”造成了不便,也给韩流产业和内地的娱乐行业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从未被承认的限韩令

有中国媒体总结“限韩令”的具体内容有五点:

  • 禁止韩国团队来华执导;
  • 停止新的韩国文化产业公司投资;
  • 停止韩国偶像团体面向1万名以上观众演出;
  • 禁止新签韩国电视剧、综艺节目合作项目;
  • 禁止韩国演员出演电视剧在电视台播放等。

至今为止中国政府也没有公开承认过“限韩令”的存在。然而从2016年夏天开始,韩国艺人在华活动“绝迹”是不争的事实。外界普遍认为,由于韩国政府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惹中国不满,中国政府决定对韩国实施“限韩令”作为惩罚。

韩国编剧朴新熙告诉BBC中文,他有一个跟中国制作公司合作的电视剧项目,2015年开始撰写剧本,原本打算启用韩国制作团队和演员,但去年7月,随着韩国政府正式宣布“萨德”系统部署意向,他接到通知称自己的剧无法使用韩国艺人、韩国导演和制作团队,11月“萨德”用地协议正式签署后,他又接到韩国编剧不能署名的通知。朴新熙说,“这些都是因为限韩令”。虽然没有收到白纸黑字的通报,但中国公司通知他,“估计可能无法得到政府的批准”,因此这个项目被一直搁置。

朴新熙的故事只是众多事例中的一个。2016年下半年以来,韩国演艺界人士在中国的公开活动几乎“绝迹”。2016年8月,韩剧《任意依恋》北京粉丝见面“因为不可抗力的因素”被延期后不了了之,之后又有组合EXO演唱会无限延期、数位韩国演员参演的电视剧被换角等消息。

图片版权 Starnews/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限韩令”以来,组合EXO等韩国艺人几乎没有内地活动。图为EXO2013年在韩国某音乐节目表演。

朴新熙引用一些韩国文化界人士的看法称,“萨德”以后中韩两国的文化交流活动几乎回到了“断交水平”。

限韩令有何影响?

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于今年3月成立了“中国商业损失投诉中心”,根据文体观光部数据,今年3月-9月,该中心一共接到投诉60起,其中电视广播领域14起,电子游戏领域28起,动画4起,娱乐、音乐6起,电影、卡通形象4起,其他4起。而韩国政府表示,还有很多企业没有投诉,实际数字应该更高。

中国是韩国文化产业出口的最大市场之一。韩国韩国文化产业交流财团的统计发现,“限韩令”开始生效的2016年三季度,韩国韩流企业的股价平均下降了14%,并在第四季度继续下降。据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预计,“限韩令”导致韩国文化产业损失约87亿韩元。现代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韩载振曾对韩国媒体表示,对华出口约占韩国文化产业出口总额的27%。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是韩流产业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但受“限韩令”影响,过去一段时间两国业界公开合作几乎“绝迹”。

但合作的窗口并不是完全关闭的。韩国电视剧制作公司协会事务局长朴相洲(音)对韩国文化产业交流财团表示,该协会会员企业今年早些时候还曾与中国某主流视频播放平台签署合作协议,但由于“政治问题”没有公开发布这一消息。

现代经济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与韩国企业相比,“限韩令”给中国企业带来的收入损失“微弱”,但没有显示具体数据。

安仁焕认为,“限韩令”给中国市场带来的真正影响在经济收益之外。

他对BBC中文解释称,“萨德”事件以前,中国许多大企业向韩国娱乐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由此中韩两国文化产业领域已经形成了中国资本与韩国技术结合的合作模式。即包括韩国的知名艺人、编剧、作曲家等在内的“技术”与中国的资本相结合。在这种模式下诞生了一些在中国大获成功的综艺节目与电视剧,但随着“萨德”事件的发酵,这种合作被迫中止。

安仁焕说,中国市场仍然需要质量较高的内容吸引观众,但是由于无法公开与韩方合作,过去一年内地出现了许多“模仿”韩国内容的节目。这些节目与韩国的内容高度相似,但却没有征得韩方的事先同意。当韩方向中国制作方抗议时,中方都以“因为限韩令我们也没办法”作为回应。

安仁焕认为,本来韩方的制作经验应该通过共同制作的方式传递给中国,但现在的“模仿”模式省略了这个过程,“这对中国自己竞争力的提高会起反作用”。

朴新熙也认同这一观点。他说,“限韩令”期间中国没有办法掌握韩国的内容生产能力和技术,这使得中国的内容产业错过了成长的机会。但他承认,总的来说,“韩国方面的损失更大”。

迎松绑良机 但前景如何?

近一段时间,中韩两国关系出现回暖迹象。10月28日,韩美防长发表共同声明,重申“萨德”是“临时部署”,不针对第三国。10月30日,韩国外长康京和表示,韩国政府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不考虑追加部署“萨德”系统,韩美日安全合作不会发展成为三方军事同盟。12月1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这也是“萨德”事件后两国间的首次国事访问,外界将这看做是两国关系恢复的重要积极信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在文化产业领域,这被看做是“限韩令”松绑的一个机会。但过去一年的形势也给两国业界此后的合作留下了阴影。

安仁焕表示,经历“萨德”带来的打击后,韩国业内许多人认为,需要降低对中国市场的依存度,应该更加多样多变地开发东南亚、南美、欧洲、美国等全世界的文化市场。因此在过去一年,韩流偶像更加频繁地出现在日本、香港、台湾、东南亚等地区。

他同时表示,即使“限韩令”解除,韩国企业也会担心会不会因为其他政治问题产生“第二个限韩令”,会对中国的投资更小心谨慎,所以“短时期内很难恢复到萨德以前的水平”。

过去五年来MAMA一直在香港举办,今年MAMA首次同时在越南、日本、香港三地举行,并将“共存”定为本届活动的主题,也可以显示出韩流产业对多元市场的重视。

MAMA主办方CJ E&M音乐会展事业局长金显修(Kim Hyun-soo)告诉BBC中文,不同地区之间有文化、语言及思考方式的差异,但相信韩流可以起到"文化使节团"的作用,用文化使亚洲成为一体。

看重东南亚市场的不止是韩国。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影视公司人士告诉BBC中文,经过“限韩令”一事,中国公司也认为东南亚是规避风险的一个选择。尤其是泰国艺人和影视剧在内地有一定的“观众缘”,在韩国方面合作无法开展的情况下,他们已经开始更多地跟泰国方面接触合作。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中国市场对韩流产业的重要性是无法取代的。朴相洲就对韩国文化产业交流财团表示,不可能会有“替代”中国的市场。他说,就版权市场来说,中国占到韩国海外市场的80%-90%,平均每集电视剧在中国可以卖到30-35万美元的价格,这是日本市场价格的三倍。而东南亚市场连日本都很难超越,更不要提中国了。

金显修也提到,对于流行音乐市场来说,中国市场潜力最大,粉丝热情最高涨,是韩国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因此MAMA才会选择连续六年在香港举办。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