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逝世:大陆纪念刷屏 台湾争论“御用文人”

图片版权 chinanews
Image caption 2008年10月7日,余光中回到母校南京秣陵路小学(原崔八巷小学)与孩子们合影。

余光中以89岁高龄过世,引发海峡两岸各界的纪念潮。对于余光中的一生,台湾当地却有多种解读。

台湾民间对余光中的评价呈两极分化。有人认为他的诗意境相当美,对台湾文学影响巨大。也有人批评,余光中在台湾戒严时代,帮助国民党打压了台湾乡土文学发展。

南京出生、四川成长、求学于台湾、任教于香港的余光中,一生流转。没有稳定居所的他,培养出多愁善感的性格,外省的背景,政治思想上的“亲中”,一直以来被视为台湾的统派。

余光中的新诗《乡愁》曾被中国前总理温家宝拿来改编。2003年,温家宝访美会见纽约华侨华人时说,"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是最大的国殇,最大的乡愁",并明言"只要有一线希望,不会放弃和平统一"。

这一故事使余光中陷入"统战"之争。当时余光中回应说,他只是抒发对土地的怀念,想不到这诗"在大陆比在台湾有名"。

图片版权 chinanews
Image caption 被称作“乡愁诗人”的余光中,不免与台湾的乡土派文人发生冲突。

台湾评价两极

余光中逝世当天,台湾作家、曾担任过文化部长的龙应台在网络发文,称余光中的辞世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并评价说,“他或许曾经因时代成见而保守,可是数十年来在风吹草动、价值混乱中忠于自己的真实情感、执着于自己所信仰的美学,不随浪潮的推涌而附从漂流”。

台湾乡土派作家、曾和余光中有师生情谊的陈芳明对BBC中文网表示,虽然自己曾因政治见解不同和余光中绝交20年,但恩师离去让他无限感慨。

在台湾网络上,有网友批评,余光中是国民党的"御用文学家",长期抨击乡土意识。过去余光中力倡台湾教科书不应删减中国古文比例,与民进党政府基调不合,在国民党的马英九执政时期,写诗颂扬过其夫人周美青。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12月19日,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左)专程前往吊唁余光中。

《狼来了》引发的论战

余光中为何评价两极,可回溯到他发表的《狼来了》一文一度引起台湾文化圈紧张的事件——1977年,余光中投书《联合报》,发表《狼来了》一文,指台湾的乡土文学跟中国的工农兵文学"有其相似之处",引发文学论战。

当时与其论战的乡土文学作家陈映真,暗指余光中曾密告当时台湾总政治作战部主任王升,一度引起台湾文化圈紧张,担忧国民党会清算。而最终,台湾当局并未逮捕乡土文学作家。

许多人认为,这一事件伤害了台湾文坛。台湾政治评论者金恒炜批评,余光中从年轻时就步步高升,可以说是受国民党栽培的典型例子。自认自由主义作家的余光中,一生没有对实施白色恐怖统治的两蒋批评,"说不过去"。

当时陈芳明写信给余光中,表达无法赞同,师徒就此"绝交"20年,直到后来1996年陈芳明率先破冰致歉,两人才恢复友谊。

回忆起这事,陈芳明说余光中当时承受巨大压力:"当时的时空背景是,1977年中国文革刚结束,在香港教书的他曾说,上课时一直被左派学生批斗"。

学生批斗余光中说,"为何你不教左派文学?教什么徐志摩?靡靡之音!老师要跟人民们站在一起!"。陈芳明回忆说,余光中很生气,深忧台湾被赤化的他才会从香港隔海投书到台湾。陈芳明补充说:"余光中说自己从不认识王升"。

“内心纠葛”

图片版权 chinanews
Image caption 12月14日,余光中母校南京五中内,介绍余光中的电子屏。余光中在中国大陆影响甚广。

陈芳明过去担任民进党党职,长期在海外从事台湾独立运动,被国民党列入黑名单,纵使被归类为"独派学者",他仍说:"余光中有其文学标竿与影响性,人死了才突然被公审,是不太公平的"。

陈芳明回忆在学生时代,余光中常常邀请去他位于台北厦门街的家中,两人一起畅谈文学,有时余光中即兴做了诗词,也会当场大声朗诵,"我记得他的咬字清楚、声调优美,听他的朗诵真的会起鸡皮疙瘩"。

台湾作家杨渡投书《中国时报》回忆,晚年余光中在受访时,都避谈当年的"狼来了"事件。"事情过去就过去了,答案啊答案,在茫茫风中"。杨渡认为,在过去的时空背景下,余光中的内心纠葛不是简单推论能断定的。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