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一带一路”破解“修昔底德陷阱”?

The outcome is not inevitable: powers can avoid war if they act appropriately. 图片版权 iStock
Image caption 有分析认为"修昔底德陷阱"并非不可避免的铁律,如果大国采取谨慎措施消除误会,战争可以避免。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在其第一个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中国说成"战略竞争者",揭露了世界两个最强大国家互为竞争对手的本质。英国媒体发表评论对中美对抗危及世界表示担心。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中国在军事战略,经济扩张以及地区安全等方面对美国构成的挑战,正在威胁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以及改变美国主宰的国际秩序,"对此我们将展开竞争,从而保护美国利益,推动我们的价值。"

在中国看来,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是对过去一年以来美国一些貌似自相矛盾的外交与安全政策做了梳理,在对外战略中重申"美国优先",再次强调了美国和中国的竞争对手关系。

已经离开白宫的特朗普总统的前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坚信美国同中国正在进行一场赢者通吃的较量。他说,"我们正在与中国打经济战。25或30年内,我们中的一个将成为霸主,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霸主将是他们。"

"修昔底德陷阱"

对于中美两国的紧张关系,金融时报周三(12月27日)发表评论说,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展开对立竞争对中美两国以及对世界其他国家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呢?文章重提了关于中美关系的评论中频繁被引用的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说雅典崛起令斯巴达感到恐惧,最终导致战争不可避免。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总统(左)的前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右)说:"我们正在与中国打经济战。25或30年内,我们中的一个将成为霸主,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霸主将是他们。"

《金融时报》的编辑詹姆斯•金奇(James Kynge) 在评论中再次提到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贝尔佛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艾里森用"修昔底德陷阱"比喻中美关系的著名观点。格雷厄姆·艾里森说,在过去500年当中有过16次崛起强权危及到守成强权地位的案例,其中12次都导致了战争。

一般认为,1914年奥地利王储斐迪南大公爵在萨拉热窝遇刺是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按照"修昔底德陷阱"的逻辑,当时,在法国和俄罗斯支持下的英国就好比历史上的斯巴达,而统一后经济崛起成为当时欧洲第一大经济体的德国类似历史上的雅典。

一个巴掌拍不响,一战爆发的背景,除了德国崛起,另外一面是现存大国对眼中"威胁"的反应,两者相加导致战争不可避免。英国一直是欧洲最强国和大陆力量的平衡者,竭力压制崛起的德国。

2013年出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秘密根源》(Gerry Docherty and Jim Macgregor)一书认为,德国扩张导致大战爆发是刻意伪装的历史谎言,正史充满了战胜国价值判断。作者通过大量档案和史实分析指出,在大战爆发前差不多十年期间,摧毁德国一直是伦敦政治决策圈的目标。

不过詹姆斯•金奇在《金融时报》文章中认为,仔细研究中国的崛起战略会发现,里面有更深层的来源于传统智慧"三十六计"的东西,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对抗。他认为中国这些古老的政治,外交和军事智慧产生于修昔底德时代。

虽然准确地说,"三十六计"可上溯到中国南北朝的文献,似乎比修昔底德晚了八百年,但《金融时报》的观点是"修昔底德陷阱"并非铁律,中国有一样古老的智慧和谋略传统,即强调避免直接挑战强权的"不确定战略",可以用"偷梁换柱"的办法,在避免直接战争的同时,同样达到破坏对手地位的目的。

Image caption 习近平和葡京今年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上

“一带一路”“平行世界”

例如,现在中国常常会跟随美国一起行动,避免迎头相撞,但同时在营造自己的力量体系,形成不同于西方主宰全球秩序的另一途径。按照美国克林顿总统时期的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的话说就是:"现在世界在平行运行的默契就是,西方在做自己的事情,中国在做它自己的事情。那些得到中国资助的国家在按照中国的方式做事;我们支持的国家在按照我们的方式做事。"

但问题是这种平行方式能够坚持多久。《金融时报》的评论注意到在这种平行运行方式中,中国一边的力量在增长。中国通过"一带一路"促进同欧亚大陆70多个国家的经贸合作,北京在积极地推行自己的多边主义。中国在"一带一路"过程中并不寻求同有关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而是承诺为他们出资修建基础设施。

"一带一路"的做法偏离了美国的规矩。虽然中国是世贸组织的成员国,但其市场经济地位又得不到承认,经常要抗争针对中国的"倾销"判决,从而处于不利地位。现在"一带一路"似乎成了世贸组织的平行结构。"一带一路"加上中国同中欧和东欧16个国家的所谓"16+1"政治经济谈判,中国在西方主宰秩序外营造自己的一套政治和经济平行结构。

中国当局的政治和经济把握能力常常能够超出西方的负面评论和悲观预期。这次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美国面临的挑战包括中俄等所谓"修正主义强权"(Revisionist Powers),即 "中国与俄罗斯挑战美国权力、影响力、和利益,并试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他们决心让自身的经济体越发不自由、不公平,决心发展自己的军队,还决心管控信息数据从而压迫他们的社会,并拓展影响力。"

因此《金融时报》评论说,如果中国按目前速度持续经济增长,不久就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面对将来一个把持非市场经济的一党制国家主宰全球经贸的前景,令《金融时报》作者发问: 西方国家的出路何在?作者给出的答案是:关键不在于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而是西方如何能够自己清理内部腐烂的结构,这样才能改善他们自身问题成堆的管理和执政结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