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豪宅保姆纵火案开庭 大火烧出中产式恐慌

林生斌通过微博表达对妻子及儿女的思念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林生斌通过微博 @老婆孩子在天堂 表达对妻子及儿女的思念

2017年,杭州发生了一起举国关注的豪宅纵火案。嫌疑犯是来自广东东莞的保姆莫焕晶,她在凌晨纵火后逃亡,导致女主人及三名孩子死亡。2018年2月1日,该案在杭州开庭。

在仇富与拜金共存的中国,这一次,舆论的天平都倒向了富有的受害家庭一方。舆论认为,保姆纵火可恨,同时其它责任方在追责过程中的遮掩同样令人不满。

事发小区蓝色钱江位于杭州钱江新城CBD的核心区,当地中介网站显示,其二手房价已经达到了约6万元/平方米。这样一个知名的豪宅小区,小区消防预警及救援理应更完备,然而,事发半年后,在家属多次质疑小区消防设施运行不正常、消防安全不到位,以及要求有关部门公开消防现场救援记录及过程的情况下,有关部门至今未给出答复。

遇害女主人的哥哥事后发微博称:如果物业给力,消防措施得当,4条生命就可能得以生还,而不用在大火中苦等两个小时,最后被活活熏死。

火灾也引发了中国中高产阶级的恐慌,有家庭在杭州火灾后辞退了保姆,也有更多家庭开始检查自己小区的物业消防是否合格。

保姆有债务纠纷曾多次行窃

2017年6月22日,杭州蓝色钱江小区内一套360平米的豪宅起火,女主人朱小贞及其三个未成年孩子不幸在火海中丧生。事发时男主人林生斌在广州出差。

警方通报称,这是一起人为放火刑事案件,保姆莫焕晶于6月22日凌晨5时许,使用打火机点燃了客厅里一本硬面书,实施纵火。此后莫焕晶穿着睡衣和塑胶拖鞋通过保姆电梯逃生,并且告诉楼下碰到她的住户:朱小贞让她下楼报警。目击者称,莫焕晶当时手上拿着一个铁榔头及手机,神态很淡定。

杭州检方起诉书称,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在被害人朱小贞家中从事保姆工作期间,多次窃取朱小贞家中贵重物品进行典当、抵押,或以买房为由向朱小贞借款,所得款项均被其用于赌博并挥霍一空。案发前一晚,莫焕晶又用手机进行网上赌博,输光6万余元。为继续筹措赌资,莫焕晶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莫焕晶涉嫌“放火罪”、“盗窃罪”,已被检方批捕。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犯罪嫌疑人莫焕晶

在网上搜索莫焕晶的名字,不难找出她此前因欠债而被告上法庭的记录。那么,保姆中介将这种有前科的人推荐给雇主,是否也需要担责呢?

对此,黑龙江滨利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秋实认为,中介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去审查保姆的背景,因此很难追责,“做保姆只是一种工作技能,谁也不可能对其品行进行保证,何况涉嫌犯罪的人并非全是再犯,没有必要也没理由要求人家去做这样的工作”。

至于莫焕晶,王秋实认为,判死刑几乎毫无悬念。

“如果有证据证明保姆当时第一时间报警,并且救援当中消防和物业确实有重大的问题导致四个死亡结果的产生,那么在量刑的时候有可能予以考虑,但是因为死亡四人,即使有所考虑也很难改变死刑的量刑。”王秋实说。

林生斌对媒体表示,已经放弃向莫焕晶提出民事赔偿,只希望法律能够严惩莫。

消防及物业救援不力引质疑

2017年6月22日凌晨,女主人朱小贞和还在睡梦中的孩子被浓烟呛醒,此后报警。

火灾后时间轴:

  • 05:04开始,朱小贞连续三次拨打报警电话。
  • 05:23,消防人员赶到但未能进入房间。
  • 05:12,朱小贞给自己的邻居拨打电话求救。
  • 05:30,当邻居发现未接电话回拨之后,无人接听。
  • 05:40,另一路消防队员赶到,进屋仍未果,此后从下一楼层的另一部保姆电梯进入保姆门开始灭火。
  • 05:53,消防人员进屋,但告知物业保安屋内没人。

消防人员没有在屋内发现被困者。但实际情况是,朱小贞带着三个孩子被困在离起火点最远的女儿的小房间,正在被浓烟推向死亡。

6:50,朱小贞弟弟避开保安,成功进入火灾现场,并于6:53拍下火依然在燃烧的视频。但官方通报称,6:48,火已经被扑灭。

7:00左右,四名死者在女儿的小房间被发现。后来也有声音质疑为何救援人员没有及时破门救人。

同时,小区所属的绿城集团的物业也受到林家及同小区业主质疑。火灾发生后,杭州消防出具的报告称,绿城物业存在多处安全隐患和应急处理不当:消控室值班人员中,有一人属无证上岗;火灾当日,消防供水管网压力不足,致使消火栓无法启动;确认火警35分钟后,仍未启动消火栓泵;水泵接合器锈死。

此外,中国媒体报道透露,火灾当日,消防人员迟迟未从物业处拿到户型图,也有可能影响了救人。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林生斌要求官方公开消防救援过程

辩方律师中途退庭导致庭审改期

此事件原定于2017年12月21日在杭州开庭。不料,莫焕晶的代理律师党琳山在开庭中途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法庭停止审理,之后退庭以示抗议。庭审被迫择期举行。

此后,党琳山在微博发声明称,他向杭州中院申请的“38名消防员出庭”被驳回,"杭州消防部门不提供火场信息,警方也只采集了两名第二批进入火场的消防员”,因此,退庭是“杭州市公安局故意不全面收集证据,检察院不履行法定职责,法院无视辩护人的合理要求,公检法一条龙企图掩盖真相引起的”。

党琳山的退庭行为获得了大量网友的支持。有网友留言称:“杀了莫是很容易的,但他认为只有还原事实真相,才能推动物业、消防的改善,所以这不仅仅是为莫辩护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律师和林家是殊途同归的”。

12月23日,林家代理律师林杰回应党琳山的退庭行为称:理解保姆方关于在法庭审理中调查清楚事实过程的要求。因为这也也是我们对法庭的要求;但我们并不赞同辩护律师退庭的做法。

12月25日,林生斌通过个人微博@老婆孩子在天堂 发布《信息公开申请书》,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申请公开6·22火灾现场录音、调查报告等信息。目前还未受到任何回复。

对于党琳山的退庭行为,广东省司法行政机关已经对其进行行政处罚立案。杭州官方则称,被告人莫焕晶已经接受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两名法律援助律师继续担任其辩护人。

12月21日开庭那天,杭州中院刻意安排在小法庭审理纵火案,林生斌申请40个旁听名额只获4个,1个名额转送记者后,法院核明其记者身份后又拒入法庭。

截至目前,这场广受关注的庭审并没有向社会完全公开。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