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女博士举报教授性骚扰 能推动中国的#MeToo运动吗?

Photo from Luo Xixi's Weibo post showing the MeToo hashtag 图片版权 Weibo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罗茜茜,在微博上实名举报该校教授陈小武持续性骚扰多名女学生,引发中国网络热议,文章在一天之内已获300万阅读量。

这次曝光行动,促使北航暂停有关副教授的职务,调查事件。涉事教授则向媒体称自己“没做违法乱纪的事”。

现居美国的罗茜茜向BBC中文表示,自己之所以鼓起勇气作实名举报,深受美国社会的#metoo 运动鼓励:“它给了我很多勇气。”

罗茜茜作出举报后,有女权组织在网上呼吁其他女性响应,向自己的母校发信要求“加快建立校园性骚扰防范机制”。

北航女生们对教授的性侵举报,是单一事件还是一响头炮?席卷欧美国家的“#MeToo”风潮,会在中国爆发吗?

不只曝光 更要问责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哈维·韦恩斯坦性侵多名女星的新闻曝光后,全球掀起#MeToo的活动

去年,好莱坞大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多名女星的新闻曝光后,演员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呼吁曾受性骚扰或性侵的女性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经历,获得全球各地大量女性响应。

据Hashtracking的统计,在过去一个月内有近190万使用#MeToo的推文。

但在亚洲,#MeToo响应者寥。中国社交网络上,罗茜茜的举报可谓是首宗引发广泛回响的#MeToo行动。事态仍在发展当中,虽最终结果尚不明朗,但欧美网络常见的连锁效应,至今未有在中国网络和社会上出现。

女性权益组织者认为,#MeToo在中国出现的形式,与西方有明显差别。

平妇女权益机构共同发起人冯媛说:“中国的(#MeToo)行动与检举人,一开始就是举报、要求惩处,更加有问责性。”

罗茜茜向BBC中文披露,她在去年10月中旬向学校举报,今年一月在网上披露事件,期间两个月,她一直在配合学校的调查,直到确认校方已将陈停职,她才在网上公布事件。在调查过程中,罗茜茜联络多位受害者提供证言,并收集了录音等实质证据。

图片版权 BUAA
Image caption 罗茜茜指,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求学期间,被一名教授性骚扰

冯媛说,中国女性想要仿效罗茜茜、公开自己被侵害的经历,门槛亦相对较高, 这同时也体现出制度缺位。 

“无论是国家反性骚扰的法律,还是各个学校、单位都没有反性骚扰的制度。一般女性没有一定的准备,她们的控诉可能就会石沉大海,没人听见。(检举)门槛高,反应慢或拖延时间,对受害者来说太不公平。”

“司法制度不完善难以为妇女讨回公道,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各个机构没有内部的性骚扰防治措施和流程,那些情节够不上走法律程序的性骚扰事件,受害者也无从得到帮助和支持,肇事者轻易免掉被调查和处理。因此,靠社交媒体来引起重视、产生舆论压力,从而进行问责。”

“但正因为这样,我觉得站出来说的人很了不起,她们是开路者。”

中国的#MeToo为何在校园爆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示意图:北京一所大学的学生

欧美国家的#MeToo运动在演艺界或体坛最具影响力,中国的反性骚扰运动则在高校率先爆发。在北航事件之前,2017年内网上已先后曝出多宗高校性侵事件,包括北京电影学院及江西南昌大学。

女权人士肖美丽对中国的反性骚扰、反性侵运动在高校校园开始不感意外:“很多网友都是在读生、或受过高等教育的,对大学(环境)都很不满。”

“高校中,老师和学生权力关系的不平等非常严重,很多人都有耳闻(性骚扰)或亲身经历。女生一说出这种事,大家都会相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中国的大学,女性研究生的比例逐步增加,但女性硕导、博导的比例一直很低

2016年,非政府组织广州性别教育中心调查访问近7000名大学生,受访女性中有75%表示曾受到性骚扰;报称曾受骚扰者,有超过一半选择沉默、不作举报,其中六成人说是因为“报告了也没有用”。

有研究指出,在中国高校、尤其研究院阶段,指导教师对学生的学术前景、论文发表机会、甚至能否毕业,均有几乎独断的权力,加入校园相应处理机制从缺,令学生不敢反抗或声张。

女性主义者李思磐在一篇论文中指,高校女性学生被教师要求参与酬酢、在饭桌上“陪酒”,或在日常交往中忍受男性教师轻薄言辞、举动的情况,并不罕见。

性骚扰问题严重,缘于中国大学校园的性别歧视风气。李思磐向BBC中文指出:“(高校内)有刻板印象,认为女性不适合从事研究,有很多对追求高学历女性的污名化。”

“性骚扰”被当“潜规则”

#MeToo运动能否在中国广泛发展?分析人士均不太乐观。一个主要原因,是目前中国社会的性别意识不足。

讨论“性骚扰”问题,中国流行的用字是“潜规则”,不将性骚扰视为对受害者的冒犯或伤害。李思磐指出,这是将责任归咎受害者,假设了受害者是为了获得利益而作“交易”,忽视了骚扰者利用权力操控他人意志的行为。

“(教师)‘失德’、‘潜规则’这些说法,把它模糊成道德问题、个人问题,没把性骚扰看成一个权利的问题。”

“一个国家的妇女在公共领域拥有多少权利,性骚扰问题是一个指标:社会是否有好的制度,保障较弱势的群体?”

#MeToo的阻碍是审查?

《剩女时代》(Leftover Women: The Resurgence of Gender Inequality in China)作者洪理达(Leta Hong Fincher)认为中国的#MeToo运动,很难达到其他国家的规模。

“在中国,令类似运动疯传的最大障碍是审查……假如引起公愤达一个程度,当局认为(会令社会)不稳,它们会毫不犹豫地彻底审查。 ”

“过去几个月,美国的#MeToo运动每天都把有权势的男人拉下来,当中有不少政坛人物……可以想象,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来说,这是非常可怕的。”

女权运动受打压

#MeToo运动的发展,与女权意识被唤醒分不开。而在中国,虽然女权运动也曾经十分蓬勃,但近年却遭遇打压。

中国当局近年大力打击公民社会,对象包括维权律师、异见人士、非政府组织等等──女权活动人士也受到有针对性地打压。

2015年三月,“女权五姐妹”因策划宣传反公共交通性骚扰活动被刑拘,引起哗然。

洪理达认为女权活动人士成为当局的目标,是因为其组织力强。“不同城市都有女权活动人士,她们互相协调、能够吸引广泛支持。中国官方视她们为政治威胁。”

救自己也是救他人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罗茜茜曾对BBC表示,#MeToo运动在中国有越滚越大的可能

成功促使校方调查涉事教授后,罗茜茜认为“曝光不能止于曝光”,发起网上联署要求北航校方设立性骚扰申诉及问责机制。

联名信题为“请别辜负我们的勇气和期待”。

协助罗茜茜的律师万淼焱向BBC中文指出,虽然罗茜茜重提事件时,已经超过三年的兴讼时效,但她仍打破沉默站出来,在中国网络上获得的回响非常正面,“也鼓舞了一些原本保持沉默的性骚扰受害人”。

“与全球的"#MeToo"运动一样,(罗茜茜的自述)是为了让有同样经历的人明白,身边也有同路人,因而勇于面对事件。救自己,也是救他人。”

“当整体社会观念对性骚扰都是说NO,立法和相应防治机制的建立都不是问题。”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