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观察:中国软化形象 瓦解美盟友和第一岛链

菲律宾总统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举行的中国武器移交仪式上查看中国制造的7.62毫米高精度狙击步枪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去年6月28日中国赠送了大量枪支给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帮助马尼拉打击盘踞在菲律宾南部一个城市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武装

中国在亚洲迅速改变外交策略,抓住特朗普当选后带来的"战略机遇",加速修补同亚太地区美国两个主要盟友菲律宾和日本长期以来的紧张关系。《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汤姆·米歇尔和约翰·里德发表评论认为,北京向马尼拉提出条件慷慨的基建协议,并且采取措施吸引日本公司作中国的投资。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报道说,在去年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在习近平露面发表演讲前,他的助理为他准备了4个不同的演讲草稿。据熟悉中国领导人工作的两个消息人士说,习近平选择了措辞最温和的演讲稿,把中国描绘成爱护环境,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坚定支持者。

在习近平演讲数天后,特朗普就让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协议。该协议是美国主导的排斥中国的12国贸易协议。在美国的可靠性在亚太受到怀疑的时候,中国审时度势,不失时机地采取措施,改变东亚地区的力量平衡。

突破“第一岛链

在北京战略家眼中,台湾,菲律宾和日本构成了美国在太平洋营造的,旨在遏制中国向西太平洋投送兵力的"第一岛链"。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国对邻国大力施展软实力的同时,中国的军事实力也在不断增长(中国新型潜艇在南海)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前首席外交政策顾问杰克·苏利文说,亚洲国家认为特朗普当选总统可能标志着力量转移。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文章认为,近10年来,中国在对亚太邻国,特别是在东海和南海的领土争端问题上,一直采取了强硬做法,最近习近平开始采取怀柔政策,大幅度改变之前的做法。现在中国更侧重外交和经济吸引。中国试图采取军事和经济,软实力和硬实力相结合,刚柔并济,争取菲律宾和日本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分析认为,习近平正在努力削弱这个所谓的"第一岛链",来作为其新丝路政策的补充。中国提出的价值900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项目旨在通过陆路和水路,连接东南亚,中东,非洲和欧洲,就像当初二战后美国对欧洲盟国的援助项目"马歇尔计划"那样。

中国的"软实力"

哈佛大学的学者约瑟夫·奈是提出"软实力"概念的学者,他说"马歇尔计划是软实力的最大体现,因为该计划令美国在西欧赢得了羡慕和感激",当然美国的动机并不能说完全是出于善意,只能说部分出于善意。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和和军事影响扩大,习近平把改善生活水平列为执政党的成就,并且通过对外修建基础设施项目为中国争取潜在的盟友。

Image caption 提出"软实力"概念的约瑟夫·奈说,"马歇尔计划是软实力的最大体现,因为该计划令美国在西欧赢得了羡慕和感激"。“一带一路”被说成中国的“马歇尔计划”

习近平去年10月在中共19大讲话中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中国人民大学的国际问题学者时殷弘说,外国人有时候认为中国言行不一,但是因为中国经济的成功,使得中国的制度,理论和价值比以往更具吸引力。

在英国决定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中共对其国家主宰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信心达到了空前水平。用中国学者的话说,是"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中国投资菲律宾

不过北京以往的强硬言行并不容易被马尼拉和东京一下子忘掉。去年中国不仅占有了南海的新建岛礁,还加强了已有的海上基地。

中国海警船还进入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周围的的有争议海域。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在日本首相安倍一方面承认日中两国彼此有经济需要,一方面也对北京的咄咄逼人战略加以警惕。

杰克·苏利文认为,在亚洲除了柬埔寨,没有其它国家希望看到中国的主宰和霸权,但在另外一方面,他们也不愿意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做出选择。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选举期间曾经说过要去中国控制的南海,诸如黄岩岛,宣誓菲律宾的主权。他在2016年7月就职后不久,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对南海问题作出有利于菲律宾的判决,但是杜特尔特决定搁置同中国的争议,换取中国的基建投资。

Image caption 钓鱼岛争议升温,中国海警船只频繁出入钓鱼岛争议水域

2016年10月杜特尔特访问北京时对习近平说,菲中关系进入了春天。访问后杜特尔特带回了价值15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他对中国媒体说,为了一块海域争夺没有意义,菲律宾希望讨论友谊,合作和商业。

约瑟夫·奈认为中国的经济政策打动了杜特尔特,体现了中国的软实力。当然在南海争端问题上,诸如在黄岩岛问题上,还有中国的硬实力。中国将菲律宾从那里排挤出去。

中国市场吸引日本

2012年9月东京决定从私人所有者手里购买钓鱼岛后,令钓鱼岛争议升温,中国海警船只频繁出入钓鱼岛争议水域,导致中日关系紧张。

在两国关系紧张的时候,2016年王毅担任中国外长后首次访问日本,出乎日本意料,王毅试图缓解紧张关系,特别表示关注日本投资下降的问题。

2011年,日本曾经是中国最大外资投资国。但经过钓鱼岛争端,5年后,随着日本企业把注意力转向了东南亚和印度,日本下降为中国第五大外资投资国。

不过中国的和解姿态受到日本首相安倍和日本企业的欢迎。《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文章认为,从经济角度看,现在中国市场中产阶级消费者增加,比5年前对日本企业的吸引力更大。

安倍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在去年11月的两个地区论坛上进行会面,日中关系持续改善。消息人士说,那些会谈或许是安倍同中国那两位领导人之间进行过的最好的会谈。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