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巫”到百公斤“网红”:解放胖女体的汪绮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打破身体羞辱的台湾胖体偶像汪绮

你硬不硬与我们无关,我们性不性感,自己说了算!这是一百多公斤的汪绮在台北自己布置的家里房间内对BBC中文讲述的女权运动理念。这些话她不只对着镜头说,她更在网路上大声疾呼“胖女体解放”,倡议不论何种体型都应该有表达情欲的自由。

汪绮直白地说:“今天你一付要跟我打炮的样子跑过来跟我说:‘你的身体我不行’,奇怪耶,我有说你可以吗?”她和四位志同道合的女性组成“女怪”,拍摄一系列以大胆手法展现自己身体的照片,她谈到社会上对“不完美女体”的歧视,她的语调中带有一丝丝怒气:“我们可以觉得自己很清纯、很性感、很漂亮、很火辣,但这些都跟你们没关系,凭什么要你来认定?”

她和女怪们接着又发起“身体平权运动”,所有不完美的身体──胖的、骨感的、有皱纹的、有疤痕的──都应该能选择自己感到自在的生活方式,他人没有权力批评。

采访当天,汪绮依约准备了几套衣服,包括白色薄纱和黑色洞洞装,她自豪地说她身着的白纱是自己做的。她的房间内最醒目的就是电子琴、摄像头和录音、打光设备,做为一个YouTuber,她的房间就是她其中一个工作场所。和母亲同住的她有一个衣帽间,在出门前,她细心地涂上金属色的口红,在犹豫不决该穿哪一件大衣时还询问了记者的意见。

图片版权 Wangchi
Image caption 汪绮和四位伙伴组成女怪,拍摄一系列照片

“美和体型是无关的”,不管你是“Born this way or choose this way(生来如此或是选择如此), 你都要基于自己的意志,不为他人而活。”她说:“自在会让你做出更舒服的、让你自己变得更好看的选择。”学习和自己身体不完美之处和平相处,就越可能达到自在,进而“好看”的境界。

汪绮和保守的母亲相处并不和睦,从初中时的“叛逆”打扮,到现在从事的表演和女权运动,汪绮的母亲不能理解女儿为什么要拍这种“不雅、裸露”的照片。汪绮长大后才发现:“我对抗不是我妈,而是我妈背后的传统社会价值观。”

从“女巫”到“胖体偶像”

“我小时候非常非常讨厌自己,因为我觉得我长得完全不是他人欲望的样子,如果有童话故事,我一定是女巫。”汪绮以开朗的语调说出小时候自卑,以及因为体型被同学排挤的过去。她在房间的显眼处摆了一个迪士尼卡通《小美人鱼》里的巫婆“乌苏拉”公仔,她笑着说这是朋友送她的,“我也觉得和我长得很像!”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汪绮房间的乌苏拉公仔装在包装盒里避免弄脏

汪绮形容自己的母亲是“骨架小、40几公斤、受欢迎的美女”,加上母亲在医院担任护理师,特别在意汪绮的体型,从小学开始就让她吃减肥药,但汪绮的体重仍一直增长。

因为想改变自己的样子,汪绮从初中开始化妆,不是少女系淡妆,而是金属感假睫毛、粗黑眼线等等的大胆妆容,她不同意一些女性主义者认为化妆是对女性的压迫,她认为“化妆是找回喜欢自己的重要力量”。

图片版权 Wangchi
Image caption 汪绮活跃于台湾的表演界

她接受自己身体和长相并不是变魔术般“砰”的一瞬间发生,而是直到大学的某一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化妆走在路上也不会很想死”,从那时候开始,她化妆后“有力量的脸”和“原本的脸”开始混合在一起,她就渐渐不讨厌自己了,看待自己身体的眼光也不再是“我的身体是不是会让我想吸引的人产生欲望?”

大学修读戏剧系的她原本并不是以“艺人”为目标,她踏入表演圈几乎可以说是一场意外。两年前她大学刚毕业要搬离租屋处,搬家搬得一身狼狈的且素颜的她坐上一台“行动KTV计程车”,计程车司机会录下乘客唱歌的视频传到网路上,汪绮以充满力量的歌声唱了《And I Am Telling You I'm Not Going》(我告诉你我不会离去),视频就在网上爆红。

她以“很魔幻”形容当天发生的事:“如果那天我没有搭上那台计程车,我可能不会做这个行业,”她说自己的个性虽然不至于很害羞,但也不喜欢总是面对很多人群。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汪绮自己经营YouTube频道,也有经纪人为她安排其他工作

现年25岁的她是个“斜杠青年”,她称自己是表演工作者/歌手/演员/大尺寸模特/女权主义者/身体平权运动者,同时也用笔名“猫不”在网站当专栏作家。

她演出过蔡依林的MV、在剧场表演,也自导自演拍片。她的YouTube频道有一万七千多名粉丝,她常发表评论和影音作品的Facebook粉丝页有七万多个赞,在中国大陆的视频社交平台美拍上的粉丝有48.1万。她的粉丝因为喜欢她的表演而观看她,因此不会批评她的长相或身材。至于一些网路上的恶毒攻击,她哈哈大笑地说:“我完全不在乎陌生人的批评,如果我表现出难过的样子可以拿到钱的话,我可能会试一下。”

谁说胖子一定要友善?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汪绮坦言在亚洲做一个胖体女演员仍有很多限制,“像是《罗密欧与茱丽叶》,就不会有人找我演茱丽叶,虽然我满期待的啦,”汪绮说完后哈哈大笑。汪绮觉得欧美的市场给胖体演员的机会更多──能饰演主角,有多元化的角色能够尝试。但在亚洲,胖体女演员常饰演“女主角身边好脾气的胖子姐妹”。

一直是“非主流”的汪绮就算在胖体演员也算是异数,她表示,她给人的感觉比较尖锐,不适合搞笑的角色,她常常被选中演出阴沉的、诡异的胖子,但她很喜欢演这些角色,觉得很过瘾:“因为胖子本来就不一定要是友善的。”

胖体偶像开始减肥?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汪绮开始减肥之后已经瘦到一百公斤以下。

几经挣扎之下,汪绮在2017年底向粉丝公开自己正在减肥。她减肥的主因有二,她发现近年她的体重“以非常不科学的方式上升”,她感受到自己身体功能变差,而她和家人的关系甚至有点冲突,如果她病倒了,家人会是主要的照顾者,到时候双方都会不好受,因此她决定减肥。

她的减肥计画为期一年,目前她已经从125公斤瘦到了90公斤,她请来摄影师为“每一个少十公斤的汪绮”拍照留下纪录。

汪绮坦承害怕自己瘦下来后会失去因为胖所以被粉丝喜爱的“胖体偶像”身分,但她又说:“思考和前进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她在意“维持自己的胖体”,那和“让自己保持纤瘦”其实是一样的概念,又掉入“别人会因为我如何如何而不爱我”的框架,所以她决定继续诚实地面对自己。

2018年初,她搬出了与母亲同住的公寓,开始艰难但坚定地赚钱养活自己,同时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她的新年新希望是,“要原谅那个一直恐慌不被爱的自己”。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