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权贵吴小晖被公诉 涉集资诈骗及职务侵占

安邦前员工称,吴小晖个人风格明显,全公司大小事情都是他一支笔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安邦前员工称,吴小晖个人风格明显,全公司大小事情都是他一支笔

近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对安邦原董事长吴晓晖提起公诉,涉嫌罪名为集资诈骗、职务侵占。

同时,中国保监会在官网发布消息称,鉴于安邦集团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因此保监会决定对安邦保险实施接管,接管期限自2018年2月23日起至2019年2月22日止。中国保险法规定,若保险公司偿付能力严重不足,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可以对其实行接管。

接管工作组由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部门人员组成。安邦将完成股权重整,期间其民营企业性质不变。

吴小晖的红色权贵路

吴小晖出生于1966年,祖籍浙江平阳县。安邦前员工@Meredith hj 在知乎上称,吴小晖“精力特充沛,身后一群助理得小跑才跟得上这位CEO的脚步;讲话滔滔不绝,说好一个小时的全国视频会,从来没有按时结束的时候,脱稿再讲两个小时是常态;个人风格明显,全公司大小事情都是他一支笔。”

吴早年在浙江从事过汽车销售工作,此后在陈毅儿子陈小鲁旗下的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工作。

《纽约时报》曾报道,吴小晖通过陈小鲁结识邓小平外孙女卓苒并与之结婚。卓苒是吴小晖的第三任妻子,吴的第二任妻子为前浙江省副省长、杭州市长卢文舸之女。

《南方周末》的报道称,2004年前后,北京曾派人到平阳县调查过吴小晖的背景,鉴于此,当地官员才知道,吴小晖离开了卢家进了邓家。

2000年,卓苒和陈小鲁共同出资两亿人民币成立了标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10年,卓苒退出,陈小鲁成为占股90%的大股东。标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曾经是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而后者是安邦保险的发起股东。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7年6月14日凌晨,安邦集团在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

2015年,财新网曾报道,吴小晖与卓苒“育有一子,但目前夫妻关系已确认中止。2014年,因海外媒体多渲染安邦与邓家的关系,邓家曾小范围开会讨论过安邦的事宜,确认已与邓家无关。”

2017年6月14日凌晨,安邦集团在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一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知情人士告诉BBC中文,在2017年6月8日,两辆警车就从北京的安邦办公楼带走了吴小晖。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知情人士告诉BBC中文,吴小晖被带走前后,卓苒与吴签署了离婚协议。

多位了解吴小晖与邓家关系的人士称,由于吴小晖与卓苒婚姻关系并不和谐,因此吴小晖与邓家关系并不密切。

安邦激进路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4年,安邦以19.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旗下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

2004年,安邦在宁波注册成立,陈小鲁一直是公司的董事。

2015年1月,《南方周末》报道称,陈小鲁掌控的上海标基、浙江标基、嘉兴公路等3家公司合计持有安邦保险集团51.36%的股权,因此有意见认为陈小鲁才是安邦的实际控制人。

对此,陈小鲁坚决否认,他在微信称:“我与小晖合作快15年,就是顾问,一咨询,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不介入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只做战略咨询,如2013年建议安邦收购国外资产,特别是美元资产。如此而已。”

他通过财新网回应称:“我跟小晖的合作就是站台。什么叫站台,就是很多老干部受邀参加一些活动,往那一坐就完了。现在很多红二代也是这样的,钱都不(用)给的。”

财新网报道称,“安邦集团的终极控制人只有也只能是一个人,即吴小晖本人”。

安邦继中国人寿以及平安保险之后的中国第三大保险公司。成立十年后,也就是2014年,安邦突飞猛进,四处收购,成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

2013年起,安邦首先在国内开始了大规模收购,相继收购了招商银行、民生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股权。2014年,安邦以19.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旗下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以及比利时保险公司FIDEA和比利时LLOYD银行。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安邦集团在短短13年内成为中国第三大保险集团,引人关注。

2015年,安邦保险以14亿欧元全资收购了荷兰VIVAT保险公司, 16亿美元收购美国信保人寿公司,并且收购了韩国东洋人寿。2016年,安邦同意接手黑石旗下地产投资信托企业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 Inc.集团,交易价约为65亿美元。2017年,安邦斥资50亿美元收购了黑石在日本的住宅地产组合。

安邦股权错综复杂,被视为中国最不透明的公司之一。2017年4月,财新报道称安邦在2014年虚增了90亿美元的注册资本,通过分析工商资料及公司年报,财新还原了安邦在2014年如何通过相互投资来放大自身资本,以及如何通过多层有限合伙公司实现两次巨额增资的手法。

对此,安邦予以否认,并在加拿大对财新《穿透安邦魔术》一文作者郭冰婷提起了诉讼。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