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三中全会:强调机构改革但未提修宪

中共党徽 图片版权 Reuters

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发表的会后公报重点提及国家机构改革。

周三(2月28日)结束的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召集了202名中央委员和171名候补中央委员,听取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报告。会议通过了拟向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推荐的国家机构领导人员人选建议名单,以及拟向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推荐的全国政协领导人员人选建议名单。

公报称,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同意把《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的部分内容按照法定程序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但官方没有公布这几份文件的任何具体内容。

全会公报因循中共十九大提出的方向,将“深化党和国家机制改革”列为首要任务,并称须“确保党的领导全覆盖”。

接受BBC中文采访的专家认为,此次会议是习近平政府第一次对于党政军提出强有力的改革信号,也是首次就机构改革提出比较有力的改革走向。

公报指,中共将要“强化党的组织在同级组织中的领导地位,更好发挥党的职能部门作用,统筹设置党政机构,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会议开始前,中共提出修改宪法引起各界关注,但相关问题在公报中并未有提及。有分析认为,海内外的激烈反应或许是中共三中全会公报不再明确提及修宪问题的原因。

也有观察人士认为,修宪建议以中共中央委员会致信全国人大的方式提出后,已经走完了应有的程序,不再列入三中全会公报内容,也在情理之中。

敏感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外界关注中国如何构建“世界一流的武装力量”。

中共的修宪提议在上周末公布后,中国《解放军报》刊登文章表示,“全军和武警部队官兵”完全赞成、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

而中国网民则用各种含蓄的方式,表达对这一修宪提议的不满,以致在中国互联网上,包括“袁世凯”、“连任”、“小熊维尼”等词成为被限制的敏感词。

尽管如此,前《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发出一封致北京市人大代表的公开信,紧急呼吁人大代表们在即将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投出反对票,否决关于取消宪法规定国家主席任期的建议。

这是中国内部极为罕见的反对声音,一时间成为国际媒体的热点报道新闻。

在海外,舆论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共此举是恢复领导干部终身制,是政治倒退,甚至是帝制复辟。

机构改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全国人大代表大会投票情况(示意图)

十九届三中全会强调,中共将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视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场深刻变革”。

公报称:“面对新时代新任务提出的新要求,党和国家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同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要求还不完全适应,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还不完全适应。”

报告强调要通过改革“解决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中存在的障碍和弊端”,但尚未列出具体的机构改革措施。

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客席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林和立向BBC中文表示,此次机构改革将进一步加强中共权威,把习近平此前设置的领导小组与委员会的权力固化、机构化,而不是将权力返还给国务院。

“公报提到要确保党的领导全覆盖,以及强化党的组织在同级组织中的领导地位,统筹设置党政机构等,”林和立说,“这在十九大报告已经说的很清楚——党的权力要贯穿一切。”

三中全会并未公布具体的机构改革方案,因此林和立表示,改革推行的方向目前尚不清楚。

他补充说,“习近平当了总书记后,为了巩固极权,破坏了很多行之有效的机制,设置了很多针对具体工作的党的领导小组,比如刘鹤所在的中央经济工作领导小组。”

“从改革到外交,各种权力都被集中到这些领导小组,很多都是习牵头的。这些机构高度不透明,没有明确职责与工作规矩。这次机构改革是否会把这些权力还给政府,还是继续加强党的领导,将这些领导小组固化、机构化。我认为前者很难实现。”

反常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习近平修宪:中国官方跟网民的审查"躲猫猫"

中共历史上,三中全会通常讨论经济问题。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的1978年的第十一届三中全会。那次全会被认为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开始。往届三中全会一般在中共党代会后约一年召开,一般在秋天,但此次三中全会距中共十九大仅过去四个月,距二中全会只有一个多月时间。

分析人士认为,从会议议程上看,此次三中全会也和往届惯例不同。

“这次三中全会和以前历次三中全会时间都不太一样。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以前的每次三中全会都有重要内容出台,释放一些改革等方面的重大信号。比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决议。”独立学者、中国历史学家章立凡向BBC中文表示。

“这一次当然也谈到了党政机关和政府机构改革,但是这个好像也不是什么政治体制改革,也就是行政体制改革,”章立凡说。

他表示,此次公报总体来说亮点不及外界期待,目前也较难洞悉缘由。

“大家期待对修宪问题有进一步的解读,但公报对修宪一个字也没有提,”章立凡说。

“在二中全会结束仅仅一个多月的情况下就开一个这样的三中全会,这中间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我们不知道。”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