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两会“帽子”文化随笔

廖爱莲和潘桂仙
Image caption 廖爱莲和潘桂仙是中国近三千名全国人大代表中两位女代表。

随着中国几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次"两会"落下帷幕,廖爱莲和潘桂仙也准备启程回家了。

她们是中国近三千名全国人大代表中的两位女代表。过去两周,她们在人民大会堂参与了对中国高层多数已提前内定政策和决议的投票。

BBC驻北京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说,像很多其他代表一样,两位女士也有自己的提案:廖女士关心农村公路建设问题;潘女士则热衷农村妇女问题。

她们所穿戴的传统凤尾帽可意义非常。与其他少数民族代表一起,民族服饰展现的是中国宪法所保证的民族平等。

不过,实际情况是,中国的国家权力正日益向汉族、向北京和共产党统治阶层精英集中。

在本次两会期间,人大修宪,取消了对国家主席的两任限期,被普遍认为是会使中国更为集权且影响深远的一大变故。变故之大以至于一些分析人士至今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不少人会前自信满满,却最后被"打脸"。

来自西藏的扎西江村提案希望促进当地基础设施建设,也与这次全国两会的主题"民族复兴"所契合。

Image caption 来自西藏的扎西江村提案希望促进当地基础设施建设。

习近平主席也在人大闭幕致辞中表示,中国梦即将实现。

然而,这是一场明显的民族主义演说,一边对中国的独创性和发明赞不绝口,一边严厉警告将保护中国领土完整,打击疆独、藏独和台独。

他为未来勾勒了宏伟蓝图,不仅要改善生活水平和促进经济增长,还有一些更具历史意义的事情,例如要让中国作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在全球舞台上夺回其应有的地位。

中国媒体和体制内的一些精英群体似乎也感同身受,他们觉得,在西方民主国家正遭遇危机,而影响力也江河日下的情况下,属于中国的时刻已经到来。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曾试图让广大的农民工群体在两会上发声,但代表率非常低

王向伟是《南华早报》的前主编,他支持国家主席需要更多任期以完成使命。

他说:"我认为有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原因是因为他把中国带入了世界一流国家的行列,并且在世界舞台上恢复了其本身的地位,这就是为什么他在统治阶层内和党外都能得到如此多的支持来行使一个更长的任期"。

在人大会议上,几乎没有人发表什么反对意见,只有两票反对废除任期限制。几乎所有的公开讨论都遭到了严厉的审查。

粟琼是一名来自东部福建省的土家族,她说主要关注农民工问题。

有趣的是,中国曾试图让广大的农民工群体在两会上发声,但代表率非常低,从底层进行政治变革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不过,这其中也蕴藏着危险。

或许,一党统治在过去拥有两位数经济增长率的好日子时要容易得多。

大约十年前,党和人民之间所谓的讨价还价似乎还有些道理,我们来搞政治,你来发财。

Image caption 土家族代表粟琼说,她主要关注农民工问题。

但今天的故事则复杂得多,经济增长放缓、工业产能过剩、劳动力老龄化加剧、严重的环境污染,这些都是挑战的一部分。

解决这些需要仔细地权衡得失——在失业的农民工和工厂老板间寻找平衡,在民众的健康与经济增长间寻找平衡,在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间寻找平衡。

曾几何时,甚至一些中共党内高层人士也认为,中国必须经历一个有限的政治改革。

时代变了。

习近平第一任期的一大标志即是扼杀上述观点;有数百名活动人士、民运人士和律师遭到拘留、入狱或其他方式噤声。

现在,邓小平时代为防止重蹈毛泽东时代恐怖专制的终身制覆辙而设立的两届任期限制也被消除了。

习近平一旦未来在面对种种危机,是否偏听偏信,是否会犯下严重错误?

头顶毡帽的奇巴图来自内蒙,他的提案是地方扶贫。

尽管习近平关于历史使命论述中几乎没有提及扶贫,但多数人知道这是他的关心的话题。

除反腐运动让政敌有效闭嘴外,扶贫是他第一任期的另一大亮点。

官方电视台充斥着习近平坐在简陋农家,认真聆听和阐述观点的影像。

Image caption 头顶毡帽的奇巴图来自内蒙,他的提案是地方扶贫。

中国民主缺失,民意反馈渠道明显受限,但并不意味着政府可以完全忽视民众。

在没有投票的情况下,共产党长期利用民意调查,来试图找出人们真正的想法。

也许,这对中国来说是一线希望,因为习近平的个人命运已紧紧地与国家的经济政治命运相连。

凯瑞·布朗(Kerry Brown)是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教授和刘鸣炜中国研究院院长。

他认为: "有如此让人难以置信强势的领导人,乍看上去会很让人担心"。

"实际上,他会继续让那些得陇望蜀的中产阶级开心。因为如果这些人没得到他们生活中期望的东西,并不会真正忠于党的。他最后会成为他们的仆人。"

现在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相信习近平民族复兴的憧憬,并且愿意支持他来作为"掌舵者"。

英语中"帽子"一词有多重意思。有俗语讲,如果帽子合适,就戴上吧,意思是如果批评中肯,就接受吧。

新时代来了,我们会看到有新气象吗?

Image caption 来自新疆的俄罗族族代表闵晓青头戴传统的kokoshnik帽饰。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