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港独”言论引陆港官方抨击 忧成铜锣湾书店翻版

戴耀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戴耀廷表示自己不支持港独、不会推动港独,自己只是提出"学术讨论"

2014年“占领中环”发起人之一、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上月底在台湾一个论坛上表示,如果中国“反专制”成功,中国各族群可以考虑成为独立国家,或成为联邦。

这番话引来香港特区政府、中联办、港澳办、《人民日报》和香港建制派高调抨击,点名批评戴“鼓吹港独”,甚至有声音要求褫夺他的终身教席及护照;由香港六间大学教职员工会组成的“大学及专上院校工会联盟”则发声明,指这是针对戴耀廷的“政治迫害”,认为政府打压了学者言论及学术自由。

4月5日戴耀廷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表示,自己只是提出“学术讨论”,没有违反任何香港现行刑法,形容自己面对“具规模和组织性的打击行动”,属“文革式批斗”。

戴耀廷说,2014年发起占领行动时并无担心自身安全,但2016年铜锣湾书店事件发生后心态有变,对今次风波也份外担心。他强调如果日后他出现在大陆,“一定并非自愿”。

触动神经

3月24-25日,戴耀廷出席台湾“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主办的论坛,曾做以下陈述:

“反专制成功后,我们要建立一个民主的国家和民主的社会……中国大陆不同的族群,也可以决定用什么关系连系在一起,可以考虑成为独立的国家、一个联邦的部分、也可以考虑像欧盟的邦联。”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戴耀廷称对受到中方高调抨击感到不解。

“这个就是民主自决……透过族群每一个人平等的权利,去决定他们的前途,也牵涉到香港的未来是怎么样。”

约一个星期后,香港政府发表声明,批评“有大学教员发表有关香港可以考虑成立独立国家的言论”,对此感震惊并予以强烈谴责。翌日,港澳办、中联办相继表态,点名指戴耀廷出席“台独”组织举办的活动“鼓吹港独”,“勾结外部分裂势力... ... 企图分裂国家... ... 违反国家宪法及香港基本法”。

“五独”论坛?

北京对香港民主派人士与台湾、西藏等地交流一向相当敏感。去年香港雨伞运动领袖黄之锋、罗冠聪等人赴台,与台湾政党“时代力量”交流,亦曾被国台办斥为“港独台独勾连”。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戴耀廷今次参与的论坛被《人民日报》海外版形容为集“疆、藏、蒙、港和台独”的“五独论坛”。论坛其他参与者包括包括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副主席哈米堤(Umit Hamit)、“南蒙古大呼拉尔台”秘书长代钦等。主办方“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亦被港澳办斥为“台独组织”,但该组织否认。

戴耀廷表示自己不支持港独、不会推动港独,与“所谓争取独立”的组织没有任何关连。但他认为,自己作为公民社会一员,应与世上其他公民团体“保持交流连系”。

他又说,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也不是追求“藏独”,而是要求西藏“一国两制”。达赖喇嘛曾表示,从1974年开始便不寻求独立,要求实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但中国官媒称,达赖喇嘛所说的"高度自治",仍然是"西藏独立"的翻版。

翻查资料,“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2009年成立,成立宗旨是“团结一切反对共产专制人士、加强青年反共教育、唤起全民反共意识,维护台湾主权”。台媒报道,组织成立时获多名绿营巨头致贺,时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则是该会“知名会员”。

谈论港独是否“违法”?

港府、中联办及港澳办均指控,戴耀廷“违反国家宪法及香港基本法”,两办声明强调,支持港府“依法规管港独分子与外部分裂势力的勾连活动”。香港有亲建​​制组织要求港大褫夺其教席。但本身是法律学者的戴耀廷说,自己没有违反香港的刑事法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去年九月,香港多间大学均出现“香港独立标语”。

面对要求褫夺戴耀廷教度的呼声,香港大学校委会主席李国章曾回应港媒称,事件属戴耀廷的“私人发言”,如果有触犯法例校方才能跟进,“如果不是犯法,我们无权跟进。”

有组织认为,今次事件是政府及建制派为《基本法》23条立法(香港实行的国家安全相关法律)铺路,不过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表示两者“扯不上关系”。

“23条立法”是香港政治中一项关键争议。 2003年港府推动23条本地立法,规管涉及“颠覆及分裂国家”的行为;民主派忧虑立法将限缩言论自由,出现“以言入罪”情况,有50万市民游行反对立法。

口诛笔伐

戴耀廷并非第一次成为舆论口诛的目标。

2013年,戴耀廷与学者陈健民、牧师朱耀明提出“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行动,争取落实不以政治立场筛选候选人的普选,演变成2014年长达79日、占领香港三区主要干道的“雨伞运动”,是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

中国官媒多次点名批评戴在香港“策动颜色革命”。戴因「占领中环」被控三罪,包括“串谋公众妨扰”、“煽惑公众妨扰”及“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面临最高七年的监禁,案件年底开审。戴耀廷已表明愿意为案件坐牢,体现“公民抗命”的精神。占领运动末期,戴耀廷到警署自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占领运动末期,戴耀廷到警署自首。

“不同意不等于要推翻”

戴耀廷说,自己今次的言论无意挑衅中方的红线──早于2015年他已发表过同样的观点。他慨叹,从来无人知道中方红线如何划定:“如果自己早划下红线,等同丧失言论自由。”

他再三重申自己并非反共,而是反专制。“共产党是专制,我是反对现在的共产党;但专制结束,中共仍可以继续存在,在非专制的中国里做一个政治组织。”他说:“所谓反共与推翻共产党是两回事……我不同意,不代表要组织游击队去推翻它。”

戴耀廷又跟BBC中文强调,自己是一名“大中华胶”(泛指思考香港前途问题时会考虑到中华民族、中国的人),反对“港独”,就算香港在极端的情况下暂时独立,一旦中国和平了,自己仍然希望香港是联邦的一部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球场上近年多次出现"香港独立"标语。

他称,目前“港独”的基本条件并不存在,但如果中国反专制成功,或是中国内部出现大变动,香港可以提出独立。“一个地区要争取独立,不是自称独立就是独立国,而是国际社会是否按国际法认同你的主权地位。惟有是中共专制政权结束,才有可能出现民主制度并尊重人民自决权利,中国各族群才有可能成为独立主权国。在这个环境下,谈香港独立才有意思。”

上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成功推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戴耀廷认为这显示中国专制政权会“延续一段不短的时间”,待权力延续至继任人时,或许才有转变的机会,上述这些想像只是为香港的未来做准备。

戴耀廷强调,这些都只是“想像”而已:“我在想那么远的东西,为什么会被人骂?”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