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事件:广东医生被跨省追捕背后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鸿茅药酒官网产品介绍

近日,中国广东医生谭秦东因在网上发帖质疑中国知名药品鸿茅药酒“有毒”,被内蒙警方跨省抓捕一事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轩然大波。

这个由顶级明星代言、在中国数十家电视台晚上黄金时间轮回播出的品牌,被进一步爆出在电视广告中一年投入超过150亿。更让人惊诧的,还有其在25个省市2600余次的广告违法记录。

周二,谭秦东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取保候审。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发文,要求内蒙药监部门严格药品广告审批,加大监督检查。

号称“包治百病”的鸿茅药酒引发的此次事件,能促使中国治好长期存在的医药广告等社会顽疾吗?

图片版权 Hu Dingfeng
Image caption 被关押3个多月之后,谭秦东(左)取保候审。

“犯鸿茅者,虽远必诛”?

“自由真好!”这是毕业于中南大学麻醉学专业、并拥有职业医生资格的谭秦东周二下午离开凉城县看守所时,面对中国媒体记者反复说的一句话。

2017年12月19日,谭秦东在网络上发布了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一文,指责经常出现在电视广告中的“鸿茅药酒”,存在广告夸大其词、包含有毒中药材等问题,并称“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

正是这样一篇文章,让谭秦东身陷囹圄。今年1月10日,发帖人谭秦东被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为名刑事拘留。1月25日,检察机关批准对其逮捕。

“当时是有三个办案人员直接来到谭医生的家,等他下班的时候把他带走,”谭秦东的律师胡定峰对BBC中文说。“另外还有一位是鸿茅药酒的高管”。

胡定峰律师说,刚开始他在看守所见到谭秦东时,谭秦东坚持自己无罪,但到后来却甚至希望其帮他做有罪辩护。“他对我说,没办法,我们斗不过他们。”

该事件经过中国多家媒体的报道后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众多网友质疑,为何在网络上发布一个质疑帖竟能让警方和企业一起去千里外“跨省追捕”。

“国家机器充当企业打手吗?声援扩散,望当局能够给出一个合理解释。”微博网友@Montage开心吗 评论道。

“民事纠纷刑事化”?

面对网络上汹涌的质疑,中国医师协会周一发表声明称,“我们认为刑法应当谦抑”,并认为“公权力机关应慎重对待不同学术观点和言论,防止将民事纠纷刑事化”。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根据谭秦东所发文章的内容,充其量只是涉嫌民事侵权问题,被以刑事罪名批捕“非常荒诞”。

“他说了‘毒药’之类的词,肯定是用词不当,但是他说的依据、报道的事实,包括文章的点击量只有两千多,这一切都构不上刑事罪名的条件。” 朱巍对BBC中文说。

图片版权 Hu Dingfeng
Image caption 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后,谭秦东说自己一度被吓得快要小便失禁。此事再次引发了对滥用警权的争议。

中国《刑法》规定,损害商业信誉、商品信誉并对他人造成重大损失将构成刑事罪名,当事人将被处以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罚金。除此之外,受害企业也可以“侵害名誉权”为由,提起民事诉讼。

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秘书长韩嘉毅认为,去公安机关报案还是民事起诉,也取决于企业自身的选择。他认为,有很多企业其实希望走民事起诉,因为可以让自己的财产和利益得到更好的保护。

“走刑事案件把人抓了,判了有什么用?钱要不回来。”韩嘉毅对BBC中文说。“但像鸿茅药酒这类企业可能觉得,走刑事也有好处,可以直接抓人,速度快。”

屡屡违规的广告金主

“由67味中草药配制而成”、“喝鸿茅,百病消”,经常看电视的中国观众对鸿茅药酒和它显眼的红色包装并不陌生。

央视市场研究(CTR)去年的一项数据显示,鸿茅药酒的生产商鸿茅国药公司在广告上不惜重金。2016年,整个鸿茅品牌的电视广告投放额为150亿元,位居全行业第一,但BBC中文无法独立核实该数据。

据当地统计部门数据,鸿茅国药公司的所在地——内蒙古凉城县2016年的地区生产总值(GDP)也不过80亿元。

鸿茅药酒的重金宣传背后,却是常年的“劣迹”。

据《人民日报》旗下的《健康时报》报道,近十年来,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甚至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教授曹培鑫认为,鸿茅药酒广告并非个案,而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链。“医疗和药品是一个庞大的盈利产业。这一类的广告早就已经以既定的模式,在传播中占有一席之地。”

他认为,此类广告正是戳中了中国医疗保险覆盖率还不是很高的情况下,很多人对偏方都抱着试试看的心理。

谭秦东取保候审后,BBC中文记者随机选取了中国大陆的两家省级电视台的下属频道,记录下了它们在黄金时间(晚上七至九点前后)节目间播放广告的类型。

一家生活频道在近10分钟的时间内播放了19条广告,其中有14条广告和医疗、保健及药品相关。另一家新闻频道在近5分钟的时间内则播出了10条广告,7条与医疗、保健及药品相关。

在两家媒体播出的广告中,都包括鸿茅药酒。

中国传媒大学传媒经济学教授姚林青认为,医疗与药物广告的泛滥是互联网浪潮下,省市级电视台面临危机的反映。

“大众传媒本来是一个喉舌机构,但是在自负盈亏之后,为了维持运转,他们必须要盈利,因此只能接下这些广告,”姚林青说。

一位曾工作于市级电视台广告部,要求匿名的人士向BBC中文称,广告监督体制的缺失是地方电视台成为重灾区的重要原因。

“有一段时间,药品广告的审批直接下放到了市级部门,虽然现在又要到省里去批,但批了之后还是市里来监管。地方广播电视局和电视台穿的是同一条裤子。你怎么指望他们自己监管自己?”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