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作家林奕含离世一周年 “房思琪们”改变了世界吗?

图片版权 Facebook / Yihan Lin
Image caption 林奕含以《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文坛初露锋芒,但也是她的遗作。

被台湾文学界誉为“文学新星”的林奕含的殒落撞击社会,撞出一块块如殒石坑般的问题——如何定义“权势性侵”?性侵受害者该如何自处?又该如何为自己发声?师生之间的感情界限如何拿捏?社会和家属如何对待性侵受害者?婚姻中的第三者是否都应该被谴责?

一年过去,华文世界因为《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书,掀起了一连串怎么样的改变?

曾经以 “美女资优生”、“婚礼上剖白患有精神疾病心路历程的新娘”短暂成为媒体焦点的林奕含,在2017年2月出版处女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而在文坛一鸣惊人。

她的书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写出年长的补习班老师利用权势“诱奸”未成年女学生,书中以工笔描绘性侵受害者的心理状态,以细腻的笔触写出尖锐的质问,林奕含以“文坛新星美女作家”的形象再度进入公众视野,看似站在她最热爱的文学舞台中心的林奕含,却令人意外地选择在同年4月27日,以上吊自杀的方式结束她年仅26岁的生命。

“房思琪们”发声

除了在台湾引发诸多争论,林奕含的死讯也在中国大陆及香港引起热议。

林奕含过世后,民众更对她的遗作感兴趣,书本一度卖到缺货,简体版也正式在2018年1月于中国大陆发售,但在那之前,许多台湾以外的人已经透过各种途径阅读过这本书。《房思琪》一书在中国大陆出版时,作家冯唐在荐文中指出这是“汉语文学中稀有的、由女性作家书写的性暴力故事”。

林奕含自杀后家属发表的声明中写到:“她写书的目的,是希望社会上不要再有第二个房思琪,希望天下的父母、善良的男孩、女孩和男人,都能用温柔和温暖的心灵来一起保护房思琪们。”

2017年,欧美世界刮起“#MeToo”旋风,来自演艺界、体育界等不同界别的女性纷纷以自述形式,揭示受到性侵犯/性骚扰的经历,零星敢言者先行,邀发越来越多女性响应,造成连锁效应。

而在两岸三地,响应#MeToo的女性们,除了受欧美例子激发,也明言是受到林奕含事件的冲击。

2017年6月,欧美“#MeToo”风潮仍未爆发时,林奕含事件在大陆网络仍有余热之际,一封署名“阿廖沙”的公开信在大陆网络广传,披露出一名北京电影学院学生遭教授亲人性侵、校方阻止她追究的经历。作者表示,自己是趁着大家“惋惜、怜悯”林奕含的遭遇时,重提自己过去的经历。

至去年11月,以跨栏成绩闻名的香港田径运动员吕丽瑶,在Facebook披露自己13岁遭教练性侵的过去,提到是林奕含的案件,让她最先萌生讲出自身经历的念头。

“林奕含”与“房思琪”彷佛成为少女遭受性侵事件的代名词。在中国大陆,#MeToo运动集中在大学校园爆发,往往被媒体冠为“X大版林奕含”事件。

“林奕含条款”

图片版权 Facebook / Yihan Lin
Image caption 林奕含曾因为才华及美貌在高中时成为媒体焦点。

林奕含离世的一个月内,台湾法律有了一些修正。

台湾立法院通过“补习及进修教育法”第九条修正条文,明定补习班教职员工都必须揭露其真实姓名。为了保障学生安全,补习班申请立案或人事异动时,均应附上教职员工名册及警察刑事纪录等证明文件让地方主管教育机关核准。

法条也明定,补习班相关人员如果知道有性侵害、性骚扰发生,应向有关机关通报,杜绝不适任人员进入补教业。

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决议通过废止《刑法》第239条的通奸罪,司改会指出,通奸罪的例外规定,让提告者可以撤销对配偶的告诉,只对第三者提告,这不但违反《刑事诉讼法》原则,更让通奸罪的女性受刑人远高于男性,造成实质不平等的压迫女性。

司改委员林志洁表示,林奕含事件也与通奸除罪化有关。因为过往有案例是性侵受害者提告,因罪证不足告不成性侵,受害者却被配偶以通奸罪控告的案例,造成一些性侵受害者不敢提出指控。

追查谁是“李国华”?

林奕含生前接受访问时,曾否认自己是书中主角,表示故事情节是改编自身边女性的真实经验。她的父母经由出版社发表的声明中点出:“奕含这些日子以来的痛苦,纠缠着她的梦魇,也让她不能治愈的主因,不是忧郁症,而是发生在8-9年前的诱奸。”

“美女作家香消玉殒”让台湾社会掀起追查“谁是李国华”的热烈议论,读者们以书做为线索,锁定国文补教名师陈星(本名陈国星)就是书中连续“诱奸”未成年女学生的老师李国华。

陈星在2017年5月打破沉默,透过补习班发表声明,承认与林奕含交往2个多月,陈星的妻子知情后选择原谅。

在舆论沸腾下,多位民众对陈星提告,台南地检署经过113天的侦办,在2017年8 月宣布因罪证不足,全案不起诉。

检方认为,两人发生性行为时是合意性交,当时林奕含已年满18岁且已非陈星的学生。陈星被告发与未满14岁及未满16岁女子性交、利用权势性交、强制性交、强制性交致女子羞忿自杀等五大罪嫌,均认定罪证不足。

根据台南地检署新闻稿,在侦办期间,林奕含的父母表示不会对陈星提起告诉。检方多次请求家属提供林奕含生前遗留的日记、手札文件与电脑等相关资料,但家属都表示无法提供。

当时民意代表、名嘴和舆论强烈谴责陈星,要他为林奕含的死负责。甚至有网民“起底”陈星,人肉搜寻陈星的女儿,她拿着名牌包、与演艺圈有连结的日常生活被放上网路检视,导致她疑似因压力过大自残。

陈星在检方调查终结后以本名陈国星发表声明,表示“对于林家的遭遇始终感到沉痛与不舍”,虽然检方不起诉陈星,他说∶“本人仍保持着哀矜勿喜的心情,要对自己道德上的过错,再次对林家、陈家、补教同仁、社会大众深深地道歉。”

陈星的补习班生意受到林奕含事件波及,他因而暂时淡出。但据消息指出,他也在中国大陆发展补教事业。

舆论风向转变

Image caption 网民对于林奕含事件的舆论风向从谴责诱奸到渐渐认为这是一起婚外情事件。

网民从一开始的群情激愤,到检调单位公布侦查结果后,舆论风向发生变化,从一面倒批判陈星,到检讨林奕含写作的目的以及重新审视她是否为性侵受害者。

台湾最大网路论坛之一“批踢踢实业坊”的热门讨论区中,今年四月中旬有网友发文“还有人在关心林奕含吗?”又引起热烈回响。

有网民写到:“后来检调调查人证物证,发现他们只是婚外情……说配合到底的林家也不太配合,不过,至少借社会的刀插掉陈星半条命了。”该文引来许多网友附和,有人说:“只是因为她自杀才没有被追究,要是还活着,大概黑到发亮”、“就是个小三,只是文笔可以吸引许多人声援”、“林的确是有错的人,但陈也没多好,一个巴掌拍不响”。

没有幸存的花

图片版权 Facebook / Guerrilla Publishing
Image caption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林奕含过世后曾一度卖到缺货。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书腰上介绍这本书是“骇丽的文学标本、幸存之花”,“如果世界上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而我就在旁边;如果我从她的十三岁活下来……”林奕含配合出版社的宣传行程,接受媒体采访,出席新书发表会,她白皙精致的外表、温婉但字斟句酌的说话方式、有时出其不意说出尖锐字句的谈吐,让她在网路世界受到瞩目。

这不是她第一次在网路上受到关注。2016年4月,林奕含在自己的婚宴上致词,细数自己在高二开始与精神疾病“相处”的心路历程,婚宴气氛从一开始的欢愉,到渐渐凝重,镜头捕捉到林奕含的父母在台下拭泪,当时她说:“我想要成为可以实质上帮助精神病去污名化的人。”影片被上传到YouTube,引发台湾社会讨论,但影片很快就被下架。

她因病几次自杀未遂,也没有完成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系和政治大学中文系学位。她在书的作者介绍中说自己“没有什么学经历,所有的身分里最习惯的是精神病患”。

翻开书封,白纸上只有一行字:“改编自真人真事”。书中的房思琪在13岁时被年长她30多岁的补习班老师李国华强暴,她强迫自己“爱上老师”以逃避自己被强暴的事实,从国中到高中,房思琪的精神状态在创伤压力与屈辱感之下不断恶化,最后在李国华对她施与性虐待之后终于彻底发疯。书中写到,李国华除了房思琪之外,还以老师身分引诱、设局性侵其他女学生,补习班职员也是共犯。

林奕含自杀前仍频繁出席新书宣传活动,也和编辑们讨论接下来的行程。4月26日她连络编辑,表示接下来有事无法再继续行程,隔天她被已分居的丈夫发现在住处上吊自杀。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