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女性主义的呼吁为什么总"没用"?

艾玛·沃森在《名利场》露胸的照片引起女性主义者们的"口水战" 图片版权 TIM WALKER / VANITY FAIR
Image caption 艾玛·沃森在《名利场》露胸的照片引起女性主义者们的“口水战”

强奸案又起,女性主义几十年减少强奸案的努力似乎成效并不明显。原因到底出在哪里?

几天前,北京电影学院爆出强奸案,一时间"强奸""女权"又占据了媒体的头版头条。几乎同一时间,英国一位被性侵的少女,通过BBC呼吁受过性侵的女性勇敢站出来,举报强奸犯,讲述自己的故事。

令人尴尬的是,女性主义者天天都在呼吁"男女平等"、杜绝强奸,但是强奸案的数量却不见减少。英格兰和威尔士在2016年发生的强奸案数量是2012年的一倍。为什么女性主义的努力和呼声在事实数据面前显得有那么一点"没用"?

女权的性解放适得其反?

图片版权 ACEBOOK / YIHAN LIN
Image caption 台湾女作家林奕含被补习班老师诱奸

女性主义者最普遍的要求是男女平等。所以男性强迫女性进行不情愿的性行为,就是男性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女性身上。这,就是不平等。男女性平等,女性有性自由。

进入21世纪,男人对婚前女方必须是处女的苛求似乎普遍在减少,女性也有了更大的性自由。

但是,这背后隐藏的问题是由于性思想的解放,一些女性被性侵略时的羞耻感减少。她们可能选择把强奸当成不愉快的性经历,而不去报案。

所以,看似强奸案的数量在减少,但其实背后往往隐藏着更多不为人知的、甚至根本没有被意识到是"强奸"的"强奸案"。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女权主义者们一方面在高举"减少强奸"的旗帜呐喊,一方面强奸案数量高居不下的原因之一。

女权到底能不能对抗"人性本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性争取平等权利

著名的性学家弗洛伊德对人性的一个解释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人总想满足自己的快乐,而最直接的表现也是最根本的冲动就是性。

如果像弗洛伊德所述,性是快乐的源泉,那么女权主义所要求的"男人不可以强奸女人"就是"男人必须压制自己的快乐"。在文明社会,压抑并不是罕见。而且弗洛伊德晚年也说文明意味着对人性的压制。

虽然并不是为强奸辩护,但是人到底可以在多大程度下、多时间内压抑自己的原始欲望却是一个让人思考的问题。

女性主义想要阻止或减少强奸案的发生,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女性主义者"内部混乱"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参与“乳房运动”的人赤裸上身

最后,我必须承认我把"强奸"和"女权"联系起来本身就可能被人攻击。因为女性主义者对什么是"女性主义"的定义原本就有分歧。

"女性应该对自己的身体有绝对的话语权"是许多女性主义者共同认可的一个观点。

2012年印度巴士轮奸案的犯案人直到狱中都坚称女人就应该"享受"被强奸、 穿着暴露、半夜上街的女人就要承担被强奸的风险。全世界的女权主义者似乎都在那一刻愤怒了。

在一些女性主义者看来裸体都是我们的自由。"解放乳房"运动(女性不穿衣服上街游行)每年都在纽约等地如火如荼的进行。

但是,去年艾玛·沃森在《名利场》露胸的时候,到底该不该"露胸"却在女性主义者内部引起了争议。 批评者说艾玛在一本卖男性读者居多的在职上露自己的胸,这是在取悦男人。

而同样自称是女性主义者的艾玛说想露就露,关我的胸什么事。

女性主义者一方面想要宣传女人身体和意志的自由,另一方面又在怎么个自由法上面争论不休。这种内部争论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一场闹剧。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有多少人有时间和耐心等待女权主义者争吵后,倾听女权主义者解释她们信什么,然后再花时间考虑她们的提议呢?

可能等女性主义者更"内部一致"的时候,争取女性权利的效果会更显著。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