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高票胜选的林郑和回归廿载的香港

          

林郑月娥在当选后一日与现任特首梁振英会面。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林郑月娥在当选后一日与现任特首梁振英会面。

林郑月娥以777票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行政长官选举中胜出,名至实归,不仅体现出中央对她的充分信任,也反映出选委会大多数选委理性观察、客观评估、充分比较的真实结果。新一届特首如何领导特区政府,解决香港社会面临的问题,对即将迎来回归二十周年的香港而言至关重要。

弥合撕裂分歧需各方持份者共同努力

此次特首选举之前,中央曾多次强调特首须符合四个标准,即爱国爱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及港人拥护。林郑月娥此次高票当选,且获得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发言人的充分肯定,证明其确实符合香港各界的认可和中央的要求,这对特区政府日后顺利施政有重要意义。

林郑月娥作为有丰富经验的政府高官,形象清新、历练丰厚、能力全面。香港社会应该对其有信心,相信她能够带领团队把特首的工作做好。林郑的胜选演讲呼吁"选举过后,团结向前",表达自己要怀着谦虚的心情与大家同行,从中可见她胜者不骄、气度不凡,既说明其具有包容开放的胸襟、谦卑内敛的心态,也具有积极开阔的视野,说明她非常明了社会面临的争论和分歧,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林郑团结包容和积极向前的表态,为日后弥合建制派与泛民派提供了更多可能和想象空间。

应当肯定,林郑的胜选表态真诚、理性而智慧,这对弥合社会撕裂十分可贵。纵观整个选战过程,虽然竞选语言不时闪现火花,但总体来看这场选举还是一场君子之争。败选后曾俊华祝福林郑,赞其勤力、盼市民给她机会,胡国兴则祝愿林郑月娥做到她所言,放下成见、与众同行,可谓展现了君子风度,这对于弥合社会分歧是一个积极有益的信号。

当然,也应看到,选战伊始就有相当部分的泛民选委及其支持者对林郑月娥持否定态度,选举结束后一些泛民选委耸人听闻地斥责26日是黑暗的一天,甚至有人扬言要继续抗争。说明,选战的结束意味着新的攻坚克难的开始,创和谐补撕裂的任务不轻。任何选举,都有胜选和败选者,一个健康的社会,胜选者及其支持者、败选者及其支持者都存在如何理性对待对方的问题,都存在如何客观看待特首选举的制度性结果的问题。就此而言,遵守规则、尊重制度而非情绪化的发泄是一个起码的、建设性的取态。尽管"民主300+"的选委及其支持者的言论代表了一种社会声音,但部分过激的声音给人的印象,首先便是不尊重制度和规则。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法治也是市民高度珍视的核心价值。讲法治精神,就需要看到,无论是现在特首选举委员会的投票方式,还是未来实现一人一票普选特首的方式,总会存在不同候选人有不同支持度的现象。根据现行有效制度产生的特首,也许不是某些人和群体所希望的候选人,但如果每一个持份者都尊重制度、尊重法律,分歧和撕裂便不难弥合。

给林郑一个机会,实际上就是给香港一个机会,给所有持份者一个机会。如果说林郑表达了谦虚、包容的团结的呼吁,则泛民也需要善意回应,这也是考验他们是否具有广阔胸襟的时候。继续陷入只讲立场,不论是非,一味表达极端政治诉求,绝非香港之福。一些泛民派人士以"非真普选"为由攻击现行特首选举制度,但同时又参与了这次选举,等于既承认游戏规则,又因为结果未能如愿而诋毁规则,这种做法没有建设性,不利于弥合社会矛盾。这样的政治文化不改变,无论谁当特首,因为整体社会氛围是不健康的。

自非法占中以来,香港存在太多政治争拗和分歧,使得香港市民无法宁心静气,更谈不上集思广益来思考和谋划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旧问题无法解决,新问题纷至沓来,矛盾只会日积月累,反过来促使香港社会陷入了更加无休无止的纷争。这种恶性循环的状况既掣肘了特区政府有效施政,又导致香港社会丧失了许多解决问题、弥合矛盾的机会。不同政治派别之间的角力,例如泛民议员在立法会的拉布等行为,实际上是在强制整个社会买单,极大地增加了社会成本。香港欲弥合各政治派别的分歧和矛盾,需要新任特首调动建制、泛民各派力量,加强沟通,共同努力。

解决重大政治议题存在可能性

近年来,关于基本法再启蒙和"一国两制"再思考的说法不绝于耳。从中央层面看,香港回归20周年,到了总结过去、展望未来、重新出发的时候。"一国两制"在港实施20周年,总体来看是成功的,但也面临着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新特首的产生,正是总结反思、继续前进的关键时期。

国家主席习近平讲,中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持两点:一是坚定不移,不会变、不动摇;二是全面准确,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此两点论述正是总结"一国两制"基本规律的重要论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去年视察香港时提出,解决香港问题要勿忘初心、保持耐心、坚定信心,也是总结"一国两制"的方向性指引。

讨论"一国两制"的初心,首先要明确"一国"的原则。在坚持"一国"的前提下,才能继续按照历史和现实的需要实施"两制"。香港回归20周年来,"两制"的格局没有变化,中央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立场没有变化,但近年来"一国"原则却屡屡遭到挑战。从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的长期缺位到"港独"思潮的蔓延,威胁"一国"原则的现象甚至呈现出滋长趋势。因此,中央和香港在现阶段反思"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再启蒙,意义深远。

林郑月娥并未在其竞选政纲论及二十三条立法和重启政改话题,这是一种策略性的考虑。毕竟,对于香港社会这些长期争论的话题,不是政纲里文字上呼应或特首上任后就能手到擒来解决的问题。因为重启政改的过程既涉及特区的权力,也涉及到中央的权力,还取决于香港社会的共识及特区与中央的共识,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而社会对于23条立法的分歧一点也不亚于政改问题的分歧。在此情况下,林郑在现阶段低调处理相关问题的表述,从策略层面来讲无可厚非。但香港社会有呼声和诉求,林郑上任以后也需积极面对这些问题,并有所呼应。

香港社会有声音呼吁重启政改,这种诉求本身无可厚非,但中央对政改有决定权和主导权。对此,中央已经有明确的原则和立场,就是要按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的有关决定来推进香港的民主进程,这一重启政改的原则底线不可逾越。因此,重启政改的关键是如何在基本法和全国人大有关决定的范围内进行理性对话和凝聚共识,这才是香港社会看待重启政改应有的理性立场。

另外,基本法23条立法搁浅至今,无疑是特区尚未履行维护国家安全宪制义务的重大缺漏,社会也应当认真反思和对待。笔者并不主张要把重启政改和完成国安立法挂钩,但讲权利、争自由和尽义务、履责任是法治社会的车之两轮、鸟之两翼,这一点社会应当形成共识。香港大学民意计划负责人钟庭耀先生经常抛出社会对重启政改的民调数据,不知道他是否愿意作一个这样的民调,在强烈支持重启政改的人士中有多少人是支持尽快完成基本法23条立法的?如果真有这样的民调,且数据显示,绝大部分支持重启政改人士也支持尽快完成国安立法,那么,这些重大政治性难题还会成为难题吗?如果不是这样,而是大部分支持重启政改的人却反对国安立法,那就得反思难题之所以为难题的始作俑者是谁了。

(注:上述文章不代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