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一个“留守女人”的梦

. 图片版权 JOSE CENDON

国内的窘况驱使冈比亚大批年轻人逃往欧洲。她年轻漂亮、有追求,还是单身,为什么不想去伦敦或是罗马发展事业、寻找伴侣?

如果说成功仅靠意志力,那么,泰达·加罗的名字可能会与玛莉官(Mary Quant)或者香奈儿(Coco Chanel)并排在一起。

泰达在冈比亚西部一个村庄开了间时装店,她在纽约或者巴黎没有分店,她自制的香水—品牌名"蓝色感觉"—这个圣诞节也不会和雅诗兰黛并排摆在同一货架。

但是,我们坐在她的时装店门外闲聊,看着鸡、羊在小巷中悠闲散步,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听取权势强大女高管的励志演讲,或许,可以说是冈比亚版的时尚女魔头安娜·温特(Anna Wintour)?

她说,人生全在自己,自信最为重要。是的,还有我们一定从老板嘴里听到过的那句话,"没有问题,只有机会。"

图片版权 JOSE CENDON

她可以这么说。靠最后这句老板口头禅的激励,她为自己开创出一条生路。她提醒我,冈比亚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这就是说,每个老婆要想赢得老公的欢心可能都很难。

不过,这也许就是需要喷一喷"蓝色感觉"的原因了。这款香水是用当地路边野生的薰衣草为原材料制成的。泰达的营销口号是:"蓝色感觉"—保你让男人无法拒绝。

不过,看看村里现在的状况,也许用不了多久,还值得费工夫讨欢心的男人就剩不下几个了。过去几年,越来越多的男人离开故土,他们搭乘长途客车,目的地不单单是出村,而是彻底出国。

首先他们会往北走,穿越撒哈拉沙漠抵达利比亚。从那里,他们搭乘人蛇的偷渡船,经过地中海进入欧洲。

这种模式在非洲这一带都曾重复出现,从西海岸的冈比亚一直到东海岸的索马里。但是对冈比亚来说,问题特别严重。

图片版权 JOSE CENDON
Image caption 冈比亚前总统贾梅

过去20多年,冈比亚一直由贾梅(Yahyah Jammeh)总统统治,不过本月初,他令人吃惊地在大选中落败。温柔些说,贾梅属于那种强人型领导,他可不会为需要讲礼貌而伤脑筋。

今年早些时候,贾梅的一个政治对手在监禁期间被毒打致死,贾梅受到质疑和批评,他给联合国和国际特赦的回答是:去下地狱吧。

贾梅的"臣民"们的应对措施是:去欧洲吧。人数创纪录。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专员的介绍,今年,从利比亚离岸的偷渡船上的人,14个中就有1个是冈比亚人。

冈比亚总人口不到200万,这可是一个相当大的数目。虽然这其中大多数都是经济移民、而不是政治移民,但是,贾梅臭名昭彰,大多数逃跑的冈比亚人都以为,自己怎么也有个机会申请避难吧。

贾梅的继任艾达玛·巴罗(Adama Barrow)选举中胜出时,他本人看上去好像和所有的人一样吃惊。他已经承诺扭转这股逃亡风。但是,冈比亚面临严重干旱,经济相当困窘,没有多少人看好总统承诺的前景。

图片版权 JOSE CENDON

在冈比亚,穿越撒哈拉沙漠的路线走的人太多了、太熟了,以至于都有了个专门的名字:后路。

泰达说,"我可以说,单单我们这个村子就有大约50人走了后路,尽管人们听说过死在沙漠、大海中的故事。在清真寺,人们会给那些已经到了国外的人祈祷,为那些即将走上后路的人祈祷。"

在欧洲已经找到工作的人经常会给家里汇款。现在在泰达所在的村里,那些所谓"西联汇款婚姻"中的留守女人通常穿的更漂亮、家里还安了卫视锅。

但是现在,和欧洲一样,移民太多也成了一个引起担心的问题。大逃亡让冈比亚流失了宝贵的年轻人。

如果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也许用不了多久,农忙时节就没有青壮年劳力忙收成了。喷了"蓝色感觉"之后,又能和谁去欢乐、生孩子呢?

泰达现在参与一项政府计划、鼓励年轻人留在国内。她在时装店里培训缝纫学徒。

但这又引出了新问题。学会了新手艺,泰达的四个学徒走上了后路。就连泰达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弟弟也一样,泰达教会他做销售,最近听说,弟弟死在利比亚。

我问泰达,难道你本人就没有考虑过走后路?归根结底,她只有31岁,人很漂亮,有追求,还是单身。难道不想在伦敦或是罗马继续发展时装事业?或者,寻找人生伴侣?

泰达摇了摇头。她再次提醒我,人生全在自己怎么做,而不是在哪里做。

不过,对其他冈比亚人来说,光靠"蓝色感觉"的魅力不足以诱惑他们留下来。

请用下表发表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