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缅甸--真话、谎言、昂山素季

罗兴亚人是缅甸境内穆斯林少数民族 图片版权 Empics
Image caption 罗兴亚人是缅甸境内穆斯林少数民族

特朗普和昂山素季的共同之处可能比你想象的多!除了年龄相仿、发型惹眼,几乎每天,素季的下属也在猛轰国际媒体制造假新闻。

特朗普和昂山素季的共同点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多。俩人年龄都超过七十岁,俩人发型都曾是关注和热议的话题,俩人都同样不喜欢记者。

特朗普和媒体的关系已经被广泛、深入地报道过,昂山素季的可能让人看了有点吃惊。归根结底,她是举世闻名的人权、民主象征。她被软禁的那些年,记者曾经冒着很大的风险去看她:带给世界她不屈不挠的英勇故事。

现在昂山素季掌权了,事情不同了。她从来不接受缅甸媒体的采访--偶尔受访都是和国际媒体,九个月前就职以来,她从来没有召开过正式的新闻发布会。但是几乎每天,昂山素季政府控制的报纸首页都在猛批国际新闻单位、全球电视台的报道是假新闻。感觉像是回到了军事统治年代。

原因是,外国记者在报道罗兴亚人的处境。罗兴亚人是少数民族,穆斯林,人口大约100万,曾经长期受歧视,过去3个多月受到残酷的军事打压。一些人可能会吃惊,昂山素季没有站在受压制的少数民族、人权的立场上,而是和军队密切配合,曾经常年限制她自由的军队。

上星期,我曾经试图前往临近孟加拉的若开邦(Rakhine State)北部冲突地区。有人指称,缅甸军队过去将近四个月在这里搞种族清洗、甚至大屠杀。没有任何独立机构或个人获准进入。

所以,接到若开邦政府的许可批准前往该地区,也真有些吃惊。我们立刻飞往若开邦首府实兑(Sittwe),从那里搭乘拥挤的渡船,沿玛育河(Mayyu River)北行。四个小时,看了好几部缅甸片儿之后,我们抵达Buthedaung镇。从这里再坐45分钟的公交车就到冲突地区了。

不幸的是,官方也来人迎接了。"欢迎"团队包括警察、安保官员,在码头上拦住我们,表示要"请"我们去镇政府。到了镇政府,对方很有礼貌地通知说:你们的批文被撤销了,消息已经传到首都内比都的昂山素季政府了。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昂山素季在一次会议上讲话

乘船返回之前,当地一名行政官员同意给我们一个采访。这也算是一个小小胜利吧。自从10月初这起危机升级以来,我们多次试图联系昂山素季和她的发言人,但全部遭到拒绝。

丹塔觉(Than Htut Kyaw)是医生出身,缅甸佛教徒,过去10年一直生活在该地区。交谈中,我们很快就看明白了,他和其他许多缅甸佛教徒一样,认为罗兴亚人受到暴行对待的报道都是编造的。

记者、救援人员不能进入、不能自由活动,罗兴亚人只能自己动手传播消息。他们用智能手机拍摄证据证词,通过应用软件发送给在缅甸以外的人。我看到过很多很惨的视频,女人,面部有伤痕,说她们被强暴;孩子,尸横路边;烧焦的颅骨。联合国证实,已经有65000名罗兴亚人逃到孟加拉。

证实这些材料有困难、但并非不可能。通常,都有来自同一地点的多个消息来源,再者,一些组织在当地有隐蔽的人员网络。

但是和丹塔觉医生交谈发现,在他看来,这都不是真的。他笑着说,"都是谣言。"

这也是昂山素季和她的官员正在使用的说辞:都是假的。他们坚持说,被强奸的妇女,被烧毁的村庄,尸体,所有这一切都是编造的,或者是罗兴亚人自己摆拍的,为的是争取世界各国的同情。

Image caption 记者想联系昂山素季的发言人,对方不是不回复,就是说:我正在开会

有一些国家—其中包括英国,都在把昂山素季往好处想,强调缅甸走出独裁统治的积极一面。

归根结底,昂山素季掌控时间确实还不长,根据缅甸宪法,她也无权控制军队和警察。就算她试图阻止缅甸军队在若开邦的行动,可能也做不到,不管她有多少缺点,所有的人一致认为,她现在是缅甸最大的希望。

问题是,昂山素季是可以阻止煽动性宣传的。

为什么她能够控制的那些部长们—那些直接向她汇报的官员、比如她自己的发言人—也在继续领导反罗兴亚人的宣传攻势?批评绝望的罗兴亚人讲述的故事,支持军方的否认,而这支军队过去几十年历史记录糟糕,包括烧毁少数民族村庄、强奸少数民族妇女。

迫于压力,昂山素季组织了一个委员会调查暴行指称。但是,委员会的领导是副总统,从前是将军。不少人预测调查结果可能会被粉饰,结论可能和那位医生的差不多:忽略摆在眼前的、合理推断的证据,都是造谣,假新闻!

欢迎用下表发表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