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谁在“恶搞”教皇呢?

Woman walking past a poster of Pope Franci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罗马惊现"大字报",大主教收到"假新闻",讽刺批评方济各。教宗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被骂,人家用的还是拉丁文。原因?性!

刚看到时,我不禁大吃一惊。

我在电车上,前几排恰好坐着一位修女。车停了,看到路旁贴着几张"大字报"。上面的教宗方济各表情严峻。他阴沉、甚至可以说有些吓人的面孔下是一连串的谴责:撤换牧师;对主教的担心视而不见;古老的天主教团体"马耳他骑士团"遭"砍头"。

这和我早已习惯在罗马看到的正相反。电车经过的这片城区,通常会看到的是笑眯眯的教宗,或者伸出双臂、或者翘着大指。

在意大利,教廷是最像王室的建制了。所以,也许我们并不应吃惊,罗马当局下令把这些冒犯性文字遮住,就剩下方济各严肃的面孔,还有写着"非法张贴"字样的告示。

大约就与罗马城墙上出现此类海报同时,在罗马的大主教们打开邮箱,发现收到梵蒂冈报纸《罗马观察报》(L'Osservatore Romano)的"假"首页。报头教宗徽章下有传统的拉丁文箴言,首页有一长串数名保守派主教向教宗提出的问题,每一个问题下的答案都写着"是与否!"

教宗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被骂,更甚的,人家用的居然还是拉丁文!

虽然教宗方济各深受广大普通天主教徒的爱戴,但是,他对梵蒂冈的改革遭遇阻力,他也激怒了天主教会中更加传统的流派。

紧张的主要源头?没错,就是性。

方济各曾说,离婚后再婚的教徒应该可以领取圣餐。反对者说,这削弱了教会宣讲的婚姻教义,因为再婚是有罪的。那张假报纸假上提出的问题都是关于这个话题的。

站在反教宗前沿的是美国人、枢机主教伯克(Raymond Burke),他是那种坚守陈规的人,曾经告诉当时是美国总统候选人的克里(John Kerry),你不能领圣餐,因为你从前支持堕胎。

图片版权 Latin Mass Society
Image caption 枢机主教伯克

伯克大主教常年专注研究教会法,他希望确保这些法律得以贯彻执行。伯克认为,教宗正在"危险地"摆弄教会2000年的传统,他甚至威胁向教宗下"改正法案"。真这样做,非常大胆、而且相当不寻常,过去几个世纪未曾出现过。

伯克主教住在一套宽敞的公寓中,公寓离墨索里尼修建的台伯河通往圣彼得广场的干道不远。他就是从这里组织他所说的"清晰教义"行动。

主教相当看重传统、仪式。我去采访时,看到主教的红帽摆在玻璃盒中,好像圣物一般。我被带入客厅,里面摆放着高靠背的椅子。我们在客厅里期待主教堂皇入场。和我坐在一起等候的还有主教的新闻顾问,他是这样迎接主教到来的:单腿跪地,亲吻主教手上戴的金戒指。这是教会中对大人物表示尊敬的传统

与此相比,我作为梵蒂冈新闻报道团队一员见到教宗的时候,我们互相握手。我无法不注意到,当别人在他面前单膝跪地的时候、他看上去略有一些不舒服。

罗马流传的说法是,海报是右翼团体张贴的,他们不喜欢教宗呼吁欧洲更加欢迎移民。在这一点上,伯克主教似乎也站在另一面—最近他曾会晤意大利反移民的"北方联盟"领导人。不过,没有证据表明,是伯克策划大字报、制造了假新闻。许多保守的天主教徒不喜欢教宗的一些改革措施。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教宗决定住在梵蒂冈一套更简朴的套房,自己拎包,出门坐福特汽车等,好像捅破了教宗高大上的气泡。一些人认为这样的"自由"是"非教宗"的,不喜欢他把教会中那些更传统的流派称作"生硬"。

迄今,教宗并未理会批评。

他最近曾经开玩笑说,"我没吃镇静剂。"他说,他对付压力的办法是,把问题写下来,放在沉睡的圣约瑟塑像下。圣约瑟是木匠,天主教徒遇到实际困难时求助的圣人。教宗接着说,"现在圣约瑟睡在纸条堆成的床垫子上了。"

问题是,教宗的任务是,成为教会团结的基石,如果教宗引起分裂,就敲响警钟了。虽然方济各在召唤迷途羔羊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他也面临疏远那些圈内羔羊的风险。

教宗承认主教和神父之间出现"裂痕"。如果不修补,这有可能会演变成更严重的问题。

看来,将来很可能还会出更多"恶搞"教皇的事儿。

(注:Christopher Lamb 是天主教权威报纸《Tablet》驻梵蒂冈记者)

网友留言

教宗沒有辱沒方濟各這個聖名,毫無疑問,他可以成為聖方濟小兄弟會的一個小兄弟。

白志柔, 中華民國新北市中和區

行动前可否警醒、扪心自问:爱主耶稣基督吗?!彰显福音了吗?!是"指着主夸口"吗?!腓立比书3:13、14。FYI

碧海长鲸,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