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变性佳丽 怎样才算最美?

变性人选美

盛装华服、美女如云…..记者去做变性人选美的评委,真有点掌握不好标准。印尼穆斯林占多数,为安全起见,如此另类选美转入地下。

"我们要你来做评委。"电话那头传来尤丽妈咪的喊声。尤丽妈咪是印度尼西亚变性人社区的领导人、保护人。在印尼,变性人也被称为"瓦莉亚"(Waria),这是印尼语中男人和女人两个字结合起来创造的新词。

上一次见到尤丽妈咪还是几个月前了。她继续坚持说,"丽贝卡,你一定要来印尼瓦莉亚选美大赛做评委!"

我略有一点不安。但是,尤丽妈咪来电话,绝对不敢捣乱。

记得我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她曾经杀过人,用刀捅死的。我仔细审视了一下她浓妆艳抹的面容、沾着假睫毛的眼睛、鲜红的嘴唇,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最后我决定,不是。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针对印尼变性人、同性恋群体的攻击有所升级

印度尼西亚的瓦莉亚通常是被贪恋的对象,多数从事性工作。在一些岛上,传统中,瓦莉亚是受人尊敬的,但是现在,变性人在印尼却越来越受鄙视、迫害:印尼采纳了更加严格的伊斯兰教义。

尤丽妈咪解释说,"我不够漂亮、做不成妓女,所以我就去做她们的保护者。"伊斯兰团体多次攻击走街的变性人。

接近午夜时,我们一起去距离铁路线不远的一个地方见艾莉娜。她穿着紧紧的紧身衣,曲线毕露。对于一般瓦莉亚来说,全套变性手术太贵、承受不起,不过,许多人攒够钱做简单的胸部造型手术。

艾莉娜会把客人带进铁路线旁搭起的一个小帐篷内,里面弥漫着浓浓的尿骚味儿。她说,"我曾被人扒光了衣服、挨过打,我的脸还被人用刀划过。他们一边打我们一边高喊'真主至上'。"

当年,尤丽妈咪和性工作者们混在一起时得知了父母去世的消息。她说,"我穿女人衣服他们非常失望,他们就死了。这好像我杀了他们一样。"

她回家参加葬礼,做警察的哥哥用枪顶着她的脑门、威胁要杀死她。"哥哥说我给全家带来了耻辱。他们把我的长头发剃光。但是我最后想办法逃走了、逃去雅加达。那时我就决定,我必须证明,我不是一钱不值的。"

Image caption 尤丽妈咪 (资料图片)

尤丽妈咪确实摆脱了走街的命运。现在,她是印尼第一位获得法律学位的瓦莉亚,她还建立起印尼第一家变性人养老院、收容那些被家庭抛弃的人。另外,她还组织印尼每年一度的变性人选美大赛。

过去几年的大赛都是公开举行的,但是最近也受到袭击。所以,这次转入地地下秘密举行。尤丽妈咪在电话中严肃地告诫我—不止一次—不要邀请其他当地记者一起来。

但是,比赛地点一点儿也不难找得到。看到我在手机上查地图,街上小贩立刻兴高采烈地指点我,"来看那些美丽人妖的?就在那边儿,老学校礼堂里!"

Image caption 印尼曾发生针对LGBT(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社区的抗议示威

来自巴布亚的10号,来自苏拉威西的9号,来自巴里的7号…….不同地区的佳丽身着亮晶晶的华服走上舞台,观众群中传出热烈的欢呼声、掌声!这是她们能够尽情狂欢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场合之一。

各位选手脚蹬高到荒唐的高跟鞋、踩着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点儿,扭着猫步走T台。后台,发型、化妆师已经忙碌一整天了。这可是件严肃的大事,瓦莉亚扪看上去确实美到难以置信。

评委席上和我坐在一起的还有:一位英俊的男同性恋电视明星、美丽动人的前印尼变性人小姐、一位著名的变性人维权人士,还有一名身着白色长袍、头戴小白帽的男子。

我问到,"那个穿白袍的人是谁?"

尤丽妈咪回答说,"她!她是来自苏拉威西的瓦莉亚,那里人尊敬瓦莉亚,瓦莉亚是带领人们祷告的。"

Image caption LGBT活动人士说,他们应该受宪法保护

看着眼前一个个佳丽、一件件华服,我努力认真、公平地做笔记,7号笑容很灿烂,喜欢3号的红鞋,1号穿传统衣衫,很酷……但最后,一切都变得模糊不

好像过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我们都被叫到旁边小屋。做决定的时间到了。

同志明星希望那位漂亮的"最女性化的瓦莉亚"得桂冠,明星动情地说,"他看起来真……像女人。"活动人士反驳说,"如果我们要选的是这个,那还不如干脆去看印尼小姐选美。"

我们需要个领头人。

争吵激烈了,尤丽妈咪忠诚的助理跑过来递给我们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的是尤丽妈咪选定的获奖者。电视明星问,"这是什么?"对方回答,"尤丽妈咪决定了。"

辩论到此结束。尤丽妈咪发话了,谁也别捣乱。

不久前,尤丽妈咪的哥哥—那个威胁要开枪打死她的警察—去她开办的养老院。哥哥说,"我们全家都为你骄傲,你出名了,做好事。"

向我转述这一幕时,泪水滑过脸颊、搞乱了她的妆容。清了。

网友留言

像恐怖份子..

而實際上文中所說的極端回教徒除了不殺人外做的和恐怖份子沒分別....

佚名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