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南海争端—菲律宾渔民的中国问题

中国海警船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黄岩岛驱赶菲律宾渔船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中国海警船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黄岩岛驱赶菲律宾渔船

中国的南海行动怎样冲击菲律宾普通渔民的生活?中国计划怎样把美国拉下亚太权坛?通过他的经历,或许可以看出一点儿眉目。

他头带黑帽,上面绣着口号"试试!"上身穿一件无袖、艳紫色体恤衫。阳光刺目,他眯着眼睛;一辈子出海,脸上皮肤又黑又糙。他肌肉发达,真壮,和身边带挎斗的小摩托车比起来,块头显得有点过大。

他和他摩托车组成的团队叫"妖怪组合",现在他靠载客挣钱糊口。

乔森(Jurrick Joson)站在一条泥土路的尽头,路一边是小棚子、小商店,另一边是西菲律宾海,海浪轻轻地拍打着堤岸。

大海一望无际,从这里出海航行一天,就可以抵达一个叫做下马辛洛克(Lower Masinloc)的地方。三角形的群礁,中间巨大的泻湖,以乔森的故乡命名。他家祖祖辈辈都在这里打鱼为生。

Image caption 马辛洛克传统的渔民住宅

乔森看看自己的摩托车、再看看大海,他说,"我非常愤怒。如果我有枪,我一定会和他们打。如果美国支持我们,我们应该和他们开战。"

乔森显然受了刺激。他说,三年前的那档子事让他仍然不时做噩梦。当时,他的渔船被中国直升机追赶,乘快艇的中国军人威胁他们,并且向他们开水炮。

乔森说,"强大的水龙击中我的渔船,然后直接击中我,我被抛入大海。我试图爬上来,但是对方又朝我开了一炮。就好像他们故意要把我弄死一样。"

乔森使劲把着船身,最后总算安全爬了上来。菲律宾渔船撤退。从此,中国控制了岛礁,说这是在中国领海内。这片水域就是南中国海,捕鱼的地区叫黄岩岛。

去年7月,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判决,中国违背了国际公约,中国的领海主权主张没有法律基础。但是迄今为止,判决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虽然菲律宾和美国有防御公约,但是菲律宾人被告知,美国是不会因为一个捕鱼的岛礁和中国开战的。但是,这也确实引发他们质疑:美国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介入、抗拒中国的欺凌行为?

通过后来乔森经历的那一连串的事儿,也许可以看出中国计划如何把美国拉下亚太地区权坛的一点儿眉目。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杜特尔特(左)上任后,一直致力改善中国关系

首先,去年1月,在意识到自己的国家势单力薄之后,菲律宾新"狂人"总统杜特尔特立刻飞往北京谈交易:中国拿投资来、换取菲律宾闭口不谈黄岩岛;

后来,一批中国官员突然来到马辛洛克,笑容可掬、一通亲切握手,最后邀请当地的捕鱼协会去中国参观,一切费用都由中国承担。

协会主席库阿雷斯玛(Leonardo Cuaresma)身材消瘦、戴着眼镜。他告诉我,他们被带去参观海洋研究船、高科技水产中心,然后搭乘高铁,从中国南方前往首都北京,继续开会、参观。行程结束时,中国提出承诺:收购马辛洛克捕捞的所有的鱼!

库阿雷斯玛沉思着说,"我不知道我们应不应该相信他们,但是,我们也许只能信。"

再后来,乔森听说,他们又可以去黄岩岛附近捕鱼了。事实上,杜特尔特总统希望菲律宾渔民去那一带水域。起初乔森还有点儿犹豫,他还没有忘记那段噩梦经历。但是我去找他那一天,他刚刚回来,出海去黄岩岛附近一星期。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国海军正在南海同菲律宾进行联合巡逻

乔森满含感情地看着停靠在水边的渔船,船体狭长,状如独木舟,宽宽的竹制稳定器,鲜艳的黄绿蓝三色,缆绳……这完全就是昔日的象征。不难看出,这根本比不上中国的捕鱼技术,更不用说对付高压水炮了。

那一星期捕鱼,乔森挣的钱比开摩托拉客要多10倍。最近几年,他养活不起老婆比琳达和四个孩子,日子越来越紧,比琳达只好到沙特阿拉伯去当女佣,现在还在那儿呢。

乔森说,"我一点儿自信心都没了。"说这话时,他的嘴唇开始颤抖。"我是渔民,这就是我。现在我又能捕鱼了,比琳达应该能回家,我们一家人又能团聚了。"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