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波兰——难以治愈的二战后遗症

树林
Image caption 六年前,人们在这里找到了尤兰塔的尸体

战争伤痛传给了下一代:产权纠纷、腐败、甚至谋杀。6年前,这位为穷人维权的64岁的寡妇被害,今天,她的冤魂重返华沙……

"就在那儿,那排树的后面,"我们拐下羊肠小路,走入一片荒野,寒风刺骨,脚下积雪吱嘎作响。

出华沙不远,2011年,就是在这片树林,人们发现了被烧死的寡妇尤兰塔(Jolanta Brzeska)的尸体。死时她只有64岁。

现在,她的冤魂重返波兰。

波兰记者爱查(Iza Michalewicz)带我来到树林中,她告诉我,"在我看来,她是诚实的象征,尤兰塔是代表华沙最底层的穷人做斗争。"

爱查是在出问题一年后结识尤兰塔的。当时,尤兰塔的女儿玛格达联系爱查、请她帮助母亲。玛格达向我讲述了那段经历。

"2006年,一天我们正在吃完饭,突然门铃响了,来了一群人,大概10个人。他们说,'晚上好,我们是这套房子的新主人,想来看一看。'"

"然后他们就开始在我们的公寓内转悠。我们非常震惊!那伙人当中的一位女人说,'窗户原来形状不这样。'我妈妈转过身来对她说,'不这样?你什么意思?我在这儿住50年了!'"

"那位女人回答说,'是的。但是二战期间,窗户是不同形状的。'"

从那以后,尤兰塔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女人,在没搞明白那人是谁之前她就被人杀死了。

Image caption 反纳粹占领的华沙起义遭到残酷镇压

为了理解故事的根源,我参观了华沙起义博物馆。博物馆播放3D视频,观众可以看到1944年纳粹镇压华沙起义之后城市的惨景。

当时,华沙老城85%以上的建筑被纳粹摧毁。废墟中,被烧焦的残存架构犹如骷髅,断裂的桥梁斜插在河中。1939年华沙有150万居民,起义后只有大约1000人在破碎的城市中生活。

新共产党政权将土地国有化、推动重建,并且规定战前的业主将有可能办理房产权。1950年代和1960年代期间,有波兰人申请产权,但大多数只拿到"拒绝"回文。之后许多年,人们都把这些文件看作一钱不值的废纸。

但最近,波兰政府试图修补过往举措,鼓励原来业主的后代重新拿回祖上的房产权。

这就催生了所谓的"房产清理人"。他们认识到,可以收购从前那些被看作一钱不值、但却说明你曾经有房产的"拒绝"文件,通常只花很少一点钱就能入手,然后他们就接手那些房子。像尤兰塔这样的低租住户成了他们发大财的绊脚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华沙王宫城堡。华沙是二战中遭受破坏最为严重的城市之一,战后经历涅磐般重建

来尤兰塔一家看房子、说窗户原来形状不一样的那位女人是战前房主的女儿,她着手重新索回房产,没成功,后来她把自己的那一份卖给一名男子。从此之后,这名男子就成了尤兰塔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玛格达回忆说,"一天晚上,他又来了,坐在我们的沙发上说,'你什么时候搬出我的公寓?'后来我们不再给他开门。但是他带着电锯来、锯断金属合页。"

尤兰塔的遭遇并不是孤立的。据信,"房产清理人"把多达四万人"清理"出门。

尤兰塔不想罢休。她建立起"华沙租户协会",鼓励其他受害人一起为家而战。她还参与揭曝政府部门的腐败现象,其中包括官员与"房产清理人"串通一气、甚至把房产据为己有。

玛格达说,"妈妈搞不懂,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

Image caption 华沙涂鸦:维权活动人士尤兰塔

尤兰塔家的房子也是我们在博物馆看过的3D录像中废墟的一部分,战后她父亲重建了房子。当时在华沙各地,这是正常现象。

尤兰塔被谋杀,没有人因此被控罪。去年,当局重新启动对这起命案的调查,另外也在调查100起涉嫌腐败的案例和归还房产权的决定。

在理清纠纷、新法规出台之前,目前暂缓一切归还房产行动。但是,一些被迫出门的租户感觉被出卖,他们说政府这是在故意拖延。

与此同时,尤兰塔今年的忌日将是很特别的一次。华沙市府决定用她的名字命名一处广场。这标志着华沙承认,纠正过去错误的善意举措引发了巨大痛苦。

这也将是战争后遗症的一个警示。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