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触手成春—碧草绿树的大沙漠

  • 2017年 3月 17日
阿曼沙漠 图片版权 Danita Delimont Creative / Alamy

难道不该是金色的不毛之地?大自然真爱开玩笑,今年给阿曼大沙漠披了一件碧草绿树、鲜花点缀的"青葱"装!骆驼高兴了,人呢?

这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大沙漠,但是,是绿色的!青青翠翠,宛如春天的杨柳。碧草绿树间,点缀着肥壮的骆驼,懒散地吃"点心":润润的树叶。

这是阿曼的瓦希伯沙漠(Wahiba Sands),绵延的沙丘一眼看不到头。通常,这里应该是金色的不毛之地,没有能吃、能喝的。

但是,去年夏天这里雨水很多,今年以来降水量也一直超过常年。雨水的滋润,给沙漠带来了鲜活的新生命。石墙上开花,是奇迹,沙丘上长草——新鲜的青草——一样也是奇迹。

就好像,地下的种子一直在等着这一刻的到来,把炎热、干燥、荒芜的大沙漠改变成巨大的露天餐馆,骆驼可以尽情美餐。入夜,其它更小的沙漠动物也会爬出来、跑出来大快朵颐。

我在一家贝都因人家里,接待我的是25岁的萨尔玛,她和一大家子人一起在这里生活。看着外面一望无际的绿色沙漠,我不禁问她,这样奇妙的景色你怎么想?

萨尔玛穿着橙红两色的长袍,戴着贝都因女人戏剧化的鹰嘴面罩。她伸出一只檀香染过的手、指了指外面一群闲散地踱步、觅食的山羊,笑了起来。好像这就是她的回答。

贝都因人溺爱他们的动物,自己放养的牲口能吃到心满意足,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能让他们更高兴的事了。

Image caption 资料图片:贝都因女人的面罩很特别

萨尔玛递给我一个旧塑料瓶,里面装着石头和沙土,还有,比沙丘还绿的什么东西!原来,这是一只毒蝎子,像小老鼠一样大的毒蝎子。活的,高傲地举着毒针,时刻准备着消灭对手的样子!

萨尔玛家一个小孩子发现这只毒蝎藏在树丛中,抓起来带回家,一来可做护身符,而来满足好奇心。危险的好奇心,这种蝎子剧毒,蜇人一下可以诱发过敏反应、胰腺衰竭。不过,蝎子看着很养眼,明黄的肚腹、碧绿的身躯,漂亮,像个玩具。

我们吃着枣、喝着浓浓的咖啡……屋外,天空一片铅灰。

几天前,我曾经搭乘渔船出海,同行的是三名20多岁的水手。 看着空中水汽越来越重,他们的眼中满是失望。

我们经过一群小岛,其中一个叫"伊甸园",另一个叫"破灭之地"。这一带通常是飞鱼、海马、黄貂鱼、沙丁鱼的嬉水乐园。但是那一天,天空和大海都非常宁静,一片空白一般,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船长阿里说,最近一次下大暴雨的时候,他爬上桅杆、举着手电……他们那艘满载鲟鱼、金枪鱼的帆船安全返回玛托拉(Muttrah)鱼市。

我有个朋友,还能记起童年时——1980年代——那个鱼市的样子,活蹦乱跳的虾堆成小山,巨大的双髻鲨排成长队。

阿里拿其他船员开心。他说,这一带可是潜水采珍珠的好地方。那么,到底是哪儿呢?他心不在焉地回复了一句:岩石缝。

最难的地方,你才能找到最大的。阿里给我讲了他爷爷的故事。爷爷曾经是德霍帆船的船长,就是给中国带去乳香的那种帆船。爷爷去世时把水手箱留给了阿里,里面有一条粗粗的绳索,捕鲨用的;银烟枪,抽大麻用的,还有一个牡蛎壳,像小臂那么大。

Image caption 阿曼著名的"空漠"

碧绿的沙漠,萨尔玛并未为之动容。但是,难以预测的天气,好像让许多阿曼人很烦。不过,预报说,阿曼又将重返炎热、干燥的常态了。

刚好,正是时候。

本月下旬,奥地利太空研讨会将在阿曼召开,探讨能否选择这里作为下一次火星模拟使命的承办地,在干燥、岩石突兀的平原上让太空人好好体验一番。对于阿曼这样一个和平、相对前瞻的阿拉伯国家来说,这是一次超好的公关机会。

阿曼地貌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加多样、奇特。广袤的红砂石平原,点缀着灌木丛林,石灰封顶的孔雀石山、铜山如雪山一样耀眼,但却如粉笔一样干燥。

1422年,一位游客曾经写道,他短剑上的宝石被阿曼无情的日光晒成了煤!

下午,我告别萨尔玛一家。春日,夜幕降临的速度非常快,月亮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问萨尔玛,沙漠里的生活你最喜爱的是什么?她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傻瓜。难道不是显而易见吗?

萨尔玛的目光越过碧绿的青草、盛开的合欢、开心的山羊,宛如在遥想那个更加熟悉、亲切、广袤、亘古难变的大自然。

她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沙。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