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新疆—中国的“反恐前线”?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这是2月27日

中国当局担心,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圣战信号会渗透进入新疆。记者亲自到南疆转了转,听听那里的汉人、维族人怎么说。

皮山。市场上,一位父亲刚给自己的小孩子买了一把玩具号,孩子使劲一吹,号声把附近那位正在捣香料的男子吓了一跳。大街对面,几名青年卷起印花红地毯。刮风,空中悬浮着大漠里吹来的沙子。

看上去不像战场。但是上个月,就在这里的大街上,三名年轻的维族男子带刀攻击汉人。警察60秒之内赶到,击毙攻击者,但是已经有五人被砍死。

每一处政府办公室、饮食店、商店都有X光机,还要搜身。几乎每一个街区都有警察站,武装巡逻队在街上巡察。大幅告示警告人们交出刀、望远镜、拳击手套。

新疆南部地区,中国反恐战争的前线。

更多阅读:

中国新疆举行反恐誓师大会

阿富汗与中国边界恐袭威胁 北京如何应对?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在北京开两会的新疆代表

并不总是这样。700年前,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沿着丝绸之路来中国时曾到访绿洲小镇。他写道,当地人根本不像好战的。就连我30年前第一次来的时候,新疆还都是以能歌善舞更出名,而不是暴力。

但是过去10年间,一条无形的战线越来越牢固。长期以来,一直有维族人不希望属于中国、不喜欢这里的汉人移民。但是现在,这其中一些人去伊拉克、叙利亚参战,用的是圣战语言。中国担心他们会回来制造血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维族人

图片版权 AFP
  • 当地最大的单一民族是维吾尔族,占总人口的45%;汉族人口为40%
  • 维吾尔族历史上属突厥语系的穆斯林
  • 中国政府在1949年全面粉碎短命的东突厥斯坦政权,重新确立对新疆地区的领导
  • 1949年之后,开始自东面进入新疆的大规模汉族移民
  • 维吾尔人担忧其传统文化面临侵蚀

宗教、文化鸿沟?

一位汉人告诉我,恐怖攻击事件比政府承认的要多得多。他在新疆20年了。我们一起喝茶,喝的是红茶、不是绿茶,用的是银茶壶,看上去更阿拉伯、而不是中国。

外面大街上,留大胡子的老人溜达着去清真寺,年轻人不许留大胡子,坐在剃头师傅的椅子上刮脸,背景是巨大的红色标语牌,上面写着敦促新疆人感恩共产党、习近平的口号。除了我,好像没人对口号感兴趣。很少维族人讲汉语。和我一起喝茶的男子抱怨说,和汉人比,维族人更顽固、懒惰、没有上进心。但是他还说,维族人更道德、更团结。

他把两个社区分歧的原因归结为佛教文化和穆斯林文化之间的鸿沟。他平铺直叙地讲了另外一起攻击事件。三名年轻的维族男子冲进麻将馆,不分青红皂白乱砍里面赌牌的人。

攻击者腰里别着带血的刀跑出去,但是他们没算计好退路、被一群人堵在死胡同。他说,"我们把那些恐怖分子打死了。"参与的所有人都得到了奖金。对他来说,故事说明的道理是,中国在新疆获胜只能靠力量。

因为有审查、恐吓,所以不可能得出维吾尔人真实感觉是怎样的结论。几名维族人告诉我们,宗教压制让人窒息,政治说教起反作用。但是这些人又说,抵抗是徒劳的,唯一明智的选择是随遇而安。

Image caption 新疆的比伯

视频:希望架起文化桥梁的中国维吾尔族歌手阿卜拉江

阿卜拉江更进一步。他32岁,是维族歌手,很乐观。有人称他是新疆的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因为他穿衣、跳舞风格都像足了那位加拿大偶像,有流行歌、粉丝群。他在皮山的泥土房长大,然后去乌鲁木齐追求明星梦。

人称AJ的阿卜拉江告诉我说,其他年轻的维族人抓住每一个受教育、改善人生的机会非常重要。

他告诉我,"我的歌唱的都是正能量,"边说话,他便用手梳理挑染着金色的头发。正能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形容他们认可的文化时爱用的一个字眼。

他在五层的制作间苦思冥想,反复考虑下次电视出境时唱的歌词、编舞、服装,努力工作、敬业精神显而易见。

但是,下了楼,阿卜拉江的正能量有所减退。大厅里,四名安保人员围在暖气边。大街上,配备全套防暴行头的武装警察走出饼店,一邻居嘟囔说,总有人消失。

穿着黑色晚礼服打着领结的歌星AJ左右瞧了瞧,没有粉丝冲上来欢迎他。他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出门上街。"

我可以看出这是为什么。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