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出国了 名字让你很囧

凯文·科斯特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电影明星(凯文·科斯特纳)又怎样,在法国你还是一个"凯文"

在国内好好一个名字让老外感觉别扭、甚至同情?名字能影响性格、运程吗?"洪荒力"注定会长成硬汉、"凯文"必然是傻瓜?

有一种理论叫"主格决定论",深受文学专业学生和部分闲人喜爱。这个理论说的是,人的成长过程中,总有一天性格会和名字配上套。

如果你叫"洪荒力"(Max Power,麦克斯·鲍威尔,直译最大能量)或者"任手雷"(Chuck Handgrenade,查克·汉德格林纳达,直译扔手雷),那么命中注定,你以后一定就是个爱"动手"的实干家。如果你叫"阳光"(Ray O'Sunshine)或者"幸福"(Sunny B Happy),那么你就是尤物转世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成为这个理论的适用对象,因为我的名字普普通通。我甚至没有一个中间名的字母缩写,这是出于"回报率"考虑的,父母以为,除非你是专业打板球的、或者要当美国政客,中间那个字母没用。

这一切都改变了。一天,同事给我看了一篇刊登在法国杂志上的文章,标题是"凯文的诅咒"(The Curse of Kevin)。

文章指出,在说法语的世界,叫那个名——也就是我的名——基本上就意味着你命中注定要被别人看作傻瓜,而且,并不一定是那种可爱的小傻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巴黎,"凯文"的禁区?

我妈妈是爱尔兰人,如果她听说了,肯定会感觉很悲哀。在她看来,"凯文"是很受尊重的圣人的名字,再说,头韵还和我的姓"康纳利"合拍,听着悦耳。

我本人其实从来没有完全接受这个说法。圣人凯文是吝啬的隐士,有一次,一位女子向他示爱,他把对方推到一片扎人的荨麻丛中。

如果凯文活在今天的话,我想,他得到的一定会是被法庭强制去接受心理治疗,而不是忠实信徒的祈祷。但是,当然了,叫什么名字,我本人没有发言权。

还有,在说法语的地方,"凯文"这个名字也并不总是诅咒。

1990年代我曾住在巴黎,当时虽然"凯文"算不上很流行,但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被人接受。

从来没有彻底搞明白,为什么"凯文"从默默无闻突然受人重视,尽管很短暂。但是我们知道,在1991年,法国有14087新生儿起名叫"凯文",当时也没有原因怀疑,"凯文"一定不会给你带来中六合彩的运气。

真不确信是为什么。当然了,当时好莱坞有几个"凯文":科斯特纳、贝肯、史派西。但是单看起来,谁的名气都不足以达到可以解释"凯文"复兴的现象。我们推断了一番,或许,把这些"凯文"加在一起,构成了某种临界质量,好像明星核反应。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史派西也是"凯文"

对立派解释说,"凯文"再度流行是因为当红少男组合乐队有成员同名,甚至有人说,是因为美国电影《小鬼当家》里那个机灵鬼也叫"凯文"。

不管怎么说吧,我们"凯文"的鸿运非常短。

后来,法国"凯文"越来越少,现在更是惨不忍睹。也许新父母被吓坏了,法国社会学家分析这类现象时可是刻薄无比。他们会说,"凯文"是下层人的常用名,阳春白雪的从来瞧不起。

简言之,"凯文"是粗俗的下里巴人。调查显示,和"菲利普"、"让-卢克"、"文森特"比起来,"凯文"的应聘成功率要低30%。

那篇"凯文的诅咒"发表后,跟帖讨论有一点或许和美国、英国的不同之处是,并没有人愤怒驳斥:不要把"凯文"孤立、边缘化,但确实有人很热心,提出一系列其他同样被诅咒的名字,包括布莱恩、布兰登、杰西卡和迪伦。无人跟进讨论,父母起名时灵感来自获奥斯卡奖的美国歌手迪伦、还是儿童剧《魔术转椅》中的小兔子迪伦是否会给你今后的运程带来不同影响。

不管怎么说吧,现在还出版了一本法文小说,讲述一个名叫"凯文"的年轻男子的故事,他改名叫"亚历山大"之后,才被巴黎知识分子沙龙接受。

我不知道,我没资格加入此类沙龙是不是完全都是我的名字造成的,但是,小说确实及时提醒我,现在在说法语世界,受排挤好像已经成了"凯文"的生活常态。

本想说句我根本搞不懂这一切,但是,这岂不就是"主格决定论"的诅咒?叫"凯文"?命中注定你就是什么也不懂!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