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一白遮百丑的“美女”观

蜡烛公主 图片版权 Shing Yin
Image caption 蜡烛公主拒绝晒太阳!

古谚流传至今,想必有群众基础。亚洲人普遍认为白才是美,马来西亚"黑妹"回顾成长的烦恼,审视今日,欣慰地发现:时尚在变。

你听说过"蜡烛公主"吗?不对,这可不是什么鲜为人知的童话故事。

在马来西亚,蜡烛公主说的是那些不能忍受长时间晒太阳的妹子。就好像蜡烛,太热了,就化了。

蜡烛公主起源于古老的马来民间传说,现在这个词用来指那种躲太阳如同躲瘟疫一样的人,她们很怕晒黑。

从来没有人叫过我这个外号,不过,我当然也认识不少蜡烛公主。这些人一眼就能看的出来:小阳伞时刻不离身,俨如护身符,所有白皮肤女孩子的保护神。

对她们来说,户外运动比如篮球、排球可都是禁忌项目,绝对不能参与。她们更喜欢室内运动,比如乒乓球。

我曾有一个蜡烛公主好朋友,如果我们一起出去,一旦要走入太阳地儿,她会立刻撑开阳伞!

上学时,看到其他女生穿过我们的校园时如何确保任何一缕阳光都不要落在自己皮肤上,我曾经觉得很好笑。后来我知道了,在马来西亚,皮肤白比皮肤黑优势大很多!懂了这个理之后,我就不再觉得小阳伞好笑了。

图片版权 Shing Yin
Image caption 美白产品是畅销货

没有最白只有更白

在亚洲,喜爱肤色更白和阶层的联系远远超过和种族之间的关系。和世界各地其他许多社会一样,马来西亚也存在和《白雪公主》中那个邪恶皇后同样的偏见:我们痴迷于皮肤白!

在马来西亚华裔社区,长期以来,白一直被视作漂亮。我相信,许多马来裔、印度裔肯定也有同感。

自古以来,黑皮肤的人多是农民、体力劳动者,富人不用下地干活,当然就更白了。

媒体于事无补,通常更愿意用那些拥有所谓"泛亚洲相貌"、皮肤更白的演员。美白护肤品经常成为火爆的畅销货。

图片版权 Shing Yin
Image caption 蜡烛公主很娇贵

我上高中时是学校篮球队的,晒得比较黑。记得有一次,刚刚打完一场很激烈的比赛,我和队友一起走进教室。一名同学开始大笑,叫我们"非洲"。其他同学都入伙、跟着歇斯底里地大笑、大叫。

我们并没有因此停止打篮球,因为我们非常喜爱打篮球。但是出了那档子事以后,我开始尽量避免照相。站在我那些有"普通"肤色的朋友一旁,我会觉得自己很丑。

另外,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我自己的家人经常也坚持同类观点。每一次我回去参加家庭聚会,亲戚的"评论"总会包括以下两点:我胖了、还是瘦了,我黑了、还是白了。

这样的经历,许多亚洲人可能都熟悉。但是,糟糕的是,他们的"赞美"会让我感觉自身价值得到肯定,达不到他们的期待值,我会觉得很羞愧。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不要跟我提晒太阳!

直到几年前,我才终于真正摆脱了这样自我厌恶的循环,我有更积极向上、更爱鼓励他人的朋友;我有了那个他,每天都会说我很美丽,他真的认为我很美丽。渐渐地,我也开始相信了。

确实,蜡烛公主这个字本身并不完全是赞美,也略有一点瞧不起的意思,看透了蜡烛公主:太娇气、一定要被宠、不够强壮。

广告也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最近,马来西亚电视台播放的一则广告当中有一个躲太阳的模特,配音说,"阳光不仅会破坏你的容貌和皮肤,还会打击你的信心!用X品牌的防晒霜,给自己更白、更健康的皮肤吧!"

不过,这和从前的广告比起来已经有了显著的进步。原来的广告会赤裸裸地宣布:皮肤白就是"有魅力"。

马来西亚还是有不少蜡烛公主,但是,也有微小迹象显示:美女观或许开始改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